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蘇成愛:《儒家者言》“未解章”初揭 ——現存最早經傳合璧的《孝經》抄本
在 2020/4/6 12:54:39 發布

《儒家者言》“未解章”初揭

  ——現存最早經傳合璧的《孝經》抄本

 

蘇成愛

安徽財經大學

 

內容摘要:在出土后的將近50年時間里,定縣漢簡《儒家者言》的第24章一直未得到確切的考釋。其實,簡文與《風俗通義》所引《孝經》相同,以此為突破口,可以確定此章為帶有經說的《孝經》,是現存最早的經傳合璧的《孝經》抄本,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彌足珍貴。

關鍵詞定縣漢簡  《儒家者言》  《風俗通義》  《孝經》

 

 

引  言

1973年,河北定縣(今定州市)西漢中山懷王劉修墓出土了大批竹簡,內容包括多種古代典籍。定縣漢墓竹簡整理小組從中整理出8種古書:《太公》《文子》《日書·占卜》《六安王朝五鳳二年正月起居記》《哀公問五義》《保傅傳》《論語》《儒家者言》。與其7種古籍不同的是,《儒家者言》本來沒有書題,在傳世文獻中也沒有找到與之相同的古書,整理者將這些竹簡編在一起,是鑒于其長度、編綸、字數和字體相同,又由于這部分漢簡大多與孔門師徒有關,故而定名為《儒家者言》。整理者依據其各自內容分章編次,共得27章。1981年,整理者發表了相關的考釋[1],其中的26章都能從傳世文獻中找到了與之對應的篇章,唯獨第24章付之闕如,即本文所稱之“未解章”。竹簡出土至今已將近50年,人們一直都在試圖考釋它,作出過種種猜想,卻都苦于無確證。筆者不揣淺陋,試作考證,以期求正于讀者諸君。若有一言可采,則區區幸甚。

 

一、“未解章”與《孝經》

 “未解章”共6簡:

膚受諸父母曾子866

何謂身體發膚弗敢毀傷曰樂正子1831

毀傷父不子也士不友也主[2]313

尊榮無憂子道如此可胃孝1199

□□教之所由曰孝□經□□1845

之且夫為人子親死然后事769

不難發現,以上數句與傳世本《孝經》中的部分文句相仿佛,可是又不那么一致:與866號簡相比,以四部叢刊本為代表的現今通行本《孝經》(以下稱今本)之首章《開宗明義》有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但緊接著是“不敢毀傷,孝之始也”[3],而不是如簡文所言“曾子”如何如何;1831號簡中的“身體發膚,弗敢毀傷”與今本《孝經》“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如出一轍,但今本此句前面無“何謂”,簡本“毀傷”后面緊接著的也并不如今本那樣是“孝之始也”;313號簡只有“毀傷”一詞與見于《孝經》;1199號簡尊榮無憂,子道如此,可胃(謂)孝”發問句式雖與《孝經》曾子之言敢問子從父之令,可謂孝乎”(15章《諫諍》)相同,但所問內容迥異;1845號簡前半“教之所由”與《孝經》“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對應,后半“孝□經□□”可能會是“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的縮略語——“孝,天經地義”,但這兩句一在《孝經》第1章,一在《孝經》第7章,相去甚遠;769號簡“之且夫為人子親死然后事”似在論孝,卻不見于今本《孝經》??磥?,整理者闕而未釋,事出有因。

然而,我們發現,“未解章”的確與《孝經》密切相關,至少有2支竹簡上的文字可以完全肯定出自“《孝經》” ——866號簡、1831號簡。我們這里的“《孝經》”之所以加引號,是因為它與今本《孝經》有所不同。

遍檢古籍,筆者發現這2支竹簡上的文句只見于東漢應劭《風俗通義》所引“《孝經》”(為便于比較,在二者相同的文字之下劃橫線,下同):

866號簡:,父母,曾子(下缺)

“諸”“之”義同,??苫Q,典籍習見,不煩舉例。

《太平御覽》引《風俗通義》佚文:“《孝經》:‘身體發,父母。曾子病困,啟手足以歸全也?!?span style="vertical-align:super"> [4]

1831號簡:何謂‘身體發膚’弗敢毀傷?曰:樂正子(下缺)

《風俗通義·過譽》:“《孝經》:‘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樂正子春下堂而傷足,三月不出,既瘳矣,猶有憂色?!?span style="vertical-align:super"> [5]

與上例相比,《風俗通義·過譽》所引《孝經》與簡文在文字上并不是那么一致,但二者在文意上并無二致。古人引書時常撮其旨意,于無關緊要處每每有所損益,不足深怪。

《風俗通義》是現存所有的古文獻中唯一能夠找到與簡文相對應文句的古書。這一令人欣喜的發現,使得其余4簡的出處考釋問題也有了著落。不過,在考釋其余4簡之前,有必要先說明《風俗通義》所引“孝經”的問題?!讹L俗通義》所引與今傳本《孝經》經文相比,在經文之外還多出了不少解釋性的文字。其原因在于:作者應劭與其他古人一樣,引用“經說”(傳文)常?!爸狈Q本經”[6],即應劭引“曾子”、“樂正子春”孝行事跡無疑都是出自東漢經說。這本來就是古書通例,無足深怪。

接下來,我們就要根據《風俗通義》引《孝經》經文、經說對866號簡和1831簡進行嘗試性的補足。這2簡可以補作(經說部分用小字):

[身體發],受之父母,曾子[病困,啟手足以歸全也]。(866號簡)不敢毀傷,孝之始也。何謂“身體發膚,弗敢毀傷?”曰:樂正子[春下堂而傷足,三月不出,既瘳矣,猶有憂色。] 1831號簡)

此處記樂正子春的篤孝言行,是從正面論證不可毀傷身體發膚。緊接著應該是從反面論證這一道理,故而接下來應該是:

[茍有]毀傷,父不子也,士不友也,主[不臣也]。(313號簡)

313號簡現已補足,我們再來看另外3簡的簡文。

另外3簡文句也是《孝經》經傳:

(一)1199號簡是《孝經》佚文。

   《孝經》全文基本上是按照曾子每發一問、孔子就作一答的模式闡述孝道。如今傳本《孝經》第15章曾子問:“敢問子從父之令,可謂孝乎?”孔子答:“是何言與,是何言與!昔者天子有爭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諸侯有爭臣五人,雖無道,不失其國;大夫有爭臣三人,雖無道,不失 其家;士有爭友,則身不離于令名;父有爭子,則身不陷于不義。則子不可以不 爭于父,臣不可以不爭于君;故當不義,則爭之。從父之令,又焉得為孝乎!”《孝經》中有少部分章節“有答無問”,當有脫簡。

今傳《孝經》10章與第15章同樣是論述為人子者如何事親的問題,卻只有答語:“子曰:‘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五者備矣,然后能事親。事親者,居上不驕,為下不亂,在丑不爭。居上而驕則亡,為下而亂則刑,在丑而爭則兵。三者不除,雖日用三牲之養,猶為不孝也?!?span>”這是孔子在講述孝于親之“五備”——致敬、致樂、致憂、致哀、致嚴;而驕、亂、爭“三戒”則是從反面進一步論證?!拔鍌洹贝笾驴梢哉f成是“尊”、“榮”和“無憂”,然而上文并不見有問及事親是否應當使之“尊榮無憂”之句,有答無問,與《孝經》體例不合,則第10章前可據1199號簡要補上一問:“[曾子問曰:‘事親使之]尊榮無憂,子道如此,可胃(謂)孝[]?’”這句話是在其他古文獻中都未見的《孝經》佚文。

  (二)依今傳本《孝經》,1845號簡是《孝經》經文及其相應的佚傳,可補為:“[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span>何謂‘德之本]、教之所由’?曰:孝,[][地義]……

現申說如次:

此簡簡文有“曰”字,當與1831號簡所見的《孝經》傳文同例,系以“何謂”、“曰”發問并作答,用自問自答的方式解經,與《春秋公羊傳》的解經方式相仿?!霸弧焙髴斒腔卮鹨忉尩膯栴},“曰”前應當是用“何謂”對所要解釋的經文進行提問。與“教之所由”及“孝”字相關的經文是“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可據補?!敖讨缮病迸c“德之本也”的主語都是“孝”,二者密切相關,故經說應當同時解釋,“何謂”后可補“德之本”句。解經時的提問,為了便于稱說,當力求簡潔,故而“教之所由生也”之“生”之“也”,可略去;同理,“德之本也”亦當省“也”?!缎⒔洝返?span>7章《三才》有孔子之言曰:“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考慮到古人有“以經解經”之例,且引經多力求簡要,可將“孝,□經□□”補足為“孝,[][地義]”。無論是說孝是“德之本”、“教之所由”,還是說它是“天經地義”都是在極力強調孝的重要性,二者可以互相發明。故而古人常常將之對舉。如唐代張弧曰:“《經》云:‘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人之行也?!嬖唬骸蛐?,德之本,教之所由生?!螄渭艺?,立德為先;立德之本,孝之為始?!?a href="#_edn7" name="_ednref7" title="">[7]類似例子還見于《后漢書·延篤傳》[8]《隋書·孝義傳》[9]《北史·孝行傳》[10]等。

  (三)對于769號簡,我們很難在《孝經》中找到文字上非常一致的文句。但簡文“之且夫為人子親死然后事”句似乎與今本《孝經》末章《喪親》有關,似為《孝經》之佚傳:

“子曰:‘孝子之喪也,哭不偯,禮無容,言不文,服美不安,聞樂不樂,食旨不甘,此哀戚之情也。三日而食,教民無以死傷生,毀不滅性,此圣人之政也。喪不過三年,示民有終也。為之棺、槨、衣、衾而舉,陳其簠簋而哀戚。擗踴哭泣,哀以送;卜其宅兆,而安措;為之宗廟,以鬼享;春秋祭祀,以時思。生事愛敬,死事哀戚,生民之本盡矣,死生之義備矣,孝子之事親終矣?!保ū径沃袆澗€的文字與簡文文義密切相關)

據此,補上相關的《孝經》經文,再補上佚傳的缺文,769號簡似可補足為:[擗踴哭泣,哀以送;卜其宅兆,而安措;為之宗廟,以鬼享;春秋祭祀,以時思。生事愛敬,死事哀戚,生民之本盡矣,死生之義備矣,孝子之事親終矣。]……。且夫為人子,親死然后事[之以哀戚]……

綜合以上考校,并參考現今通行本《孝經》,“未解章”的《孝經》經傳似可復原為:

[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span>何謂‘德之本]、教之所由’?曰:孝,[][地義]……”[身體發],受之父母,曾子[病困,啟手足以歸全也]。不敢毀傷,孝之始也。何謂“身體發膚,弗敢毀傷?”曰:樂正子[春下堂而傷足,三月不出,既瘳矣,猶有憂色。][茍有]毀傷。父不子也,士不友也,主[不臣也]。(參照今本第1章《開宗明義》)

[曾子曰:“事親使之]尊榮無憂,子道如此,可胃(謂)孝[乎?’”子曰:“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五者備矣,然后能事親。事親者,居上不驕,為下不亂,在丑不爭。居上而驕則亡,為下而亂則刑,在丑而爭則兵。三者不除,雖日用三牲之養,猶為不孝也?!?/span>](參照今本第10章《紀孝行》)

[擗踴哭泣,哀以送之;卜其宅兆,而安措之;為之宗廟,以鬼享之;春秋祭祀,以時思之。生事愛敬,死事哀戚,生民之本盡矣,死生之義備矣,孝子之事親終矣。]……之。且夫為人子,親死然后事[之以哀戚]……(參照今本第18章《喪親》)

 

二、“未解章”重要的意義

“未解章”實際應當稱為“劉修墓本《孝經》經傳”,抑或可稱為“應劭所見本《孝經》經傳”,雖吉光片羽,仍彌足珍貴,具有不可低估的意義。

定縣漢簡整理小組認為劉修墓出土的古書有8種,現在加上這部經傳合璧的《孝經》,至少已有9種了;同時也首次彌補了以往在兩晉之前的考古資料中沒有《孝經》類文獻發現的缺憾[11]。

更為重要的是,它是我們現在所能見到的最早的經傳合璧的《孝經》版本,來自于2000多年前的古墓,比敦煌遺書中的《孝經鄭氏解》《孝經鄭注義疏》《御注孝經》等經注本的殘卷,要早數百年乃至上千年;提供了不見于其他任何古籍的《孝經》佚文1句,還有助于窺見兩漢“以事說經”“以經證經”的解經方式。

《漢志》顏師古注引桓譚《新論》云:“《古孝經》千八百七十二字,今相異者四百字?!?a href="#_edn12" name="_ednref12" title="">[12] “今相異者四百余字”曾令后世的學者們大為疑惑:后世流傳的古今文《孝經》之間并無如此之大的差別[13],桓譚時代的《孝經》何以有如此之大的差別?而經本文補足的漢簡本《孝經》,經文凡200言,與今傳本相比,相異經文有20余字。據此可推知,漢代古今文《孝經》相異者達400余字是完全有可能的。

古往今來,無數學者都曾為《孝經》的輯佚工作投入心力,僅僅清代至民國期間關于鄭注《孝經》,我國學者就留下了20多部論著,日本學者也留下了10多部論著[14],不過所輯的“《孝經》佚文”其實只是《孝經》注文(經說),而非《孝經》經文,故而從嚴格意義上講,只能算作《孝經》佚注,算不上《孝經》佚文。本文則復原出“曾子曰事親使之尊榮無憂子道如此可胃(謂)孝乎”20余字的《孝經》佚文,同時還有不見于任何載籍的注文。

漢簡本《孝經》經傳的發現,也為深入研究《儒家者言》提供了寶貴的思路。既然它是經傳合璧的《孝經》,就不應該被歸入所謂的《儒家者言》一書?!度寮艺哐浴返臅r間跨度曾被說成上述及商湯周文,下至樂正氏。很多學者都認為,樂正氏系該“書”所見時代最晚的人,對該“書”成書年代具有重要意義?!皹氛印比智『贸霈F在“未解章1831號簡,所指為誰,最早的看法認為,當為春秋戰國之交的樂正子春,曾子(約前505—436)弟子[15];其實,戰國中后期還有個樂正子克,孟子(約前372—289)弟子;此外,我們也無法排除這里就是“樂正子”,即“子”后無“春”也無“克”,“子”是其后學對樂正子春或樂正子克的尊稱。由于簡文殘缺過甚,幾種看法又都能自圓其說,一時令人難以確定。如果《儒家者言》確實屬于作于某一確定時代的古書,這當然至關重要。然而,經過本文的考證,我們明確了“未解章”應該屬于經傳合璧的《孝經》經傳,經與傳作成年代不一,且是獨立存在的一部書,不屬于某部“大書”,因此再要通過“未解章”的某一枝節問題來判定另外一部獨立的“大書”的成書年代,顯然就不合適了。而我們的意見是,除去“未解章”以外的《儒家者言》,如果真的是一本書的話,論證它的成書年代,應當分章而論,甚至有的章一章之內都要分成幾部分來討論,不應捆綁在一起討論。因為很難保證其中沒有第二個,乃至第三、第四甚或更多的“孝經”,也很難保證每一章的“經”都不帶“傳”。

當然,漢簡本《孝經》經傳也為我們進一步探索《孝經》學史上的一系列懸案提供了寶貴的資料。《孝經》作于何人,成于何時?這是2000多年來聚訟不已的歷史疑案。關于其作者問題,有孔子說、孔子作而后儒纂雜說、曾參說、子思說、曾參弟子說、七十子之徒說、孟子門人說、樂正子春說、樂正子克說、樂正氏弟子說等10多種;其成書年代,則有春秋說、春秋戰國之交說、戰國初期說、戰國中期說、戰國后期說、西漢說等等。令人眼花繚亂,莫衷一是。關于其成書年代,今人多傾向于認為它不遲于戰國,理由主要有3條:一是戰國初期魏文侯曾作《孝經傳》;二是《呂氏春秋·察微》曾明引《孝經·諸侯》;三是《呂氏春秋·孝行覽》有論孝文字,大、小戴《禮記》分別于《大孝》《本孝》和《祭義》都有大段文字論孝(出土文獻業已證明漢人二戴所編《禮記》諸篇基本上是先秦文字)。但是有些論者提出異議:一是魏文侯《孝經傳》不可信;二是《呂氏春秋》中標明出自《孝經》的文字系后人竄入;三是《呂氏春秋》、二戴《禮記》論孝文字與《孝經》關系難以確定,與其成書問題并不直接相關[16]。然而就是被認為與《孝經》關系難以確定的《呂氏春秋》、二戴《禮記》,其中《孝行覽》、《大孝》、《本孝》、《祭義》論孝文句又都有文字見于經今人整理的漢簡《儒家者言》第22章和第23章,難道這僅僅是一種巧合?它們是否和第24章“樂正子春”一段文字一樣,是《孝經》傳?《儒家者言》系考古發掘所得,其真實性不容質疑。然而,囿于學殖,這個問題尚難論定,我們只能翹首以待高明。

 

三、余論:劉修墓為何會有應劭所見的《孝經》經傳

胡平[17]、郭沂[18]、舒大剛[19]、劉嬌[20]學者都曾猜測劉修墓出土的《儒家者言》“未解章”與《孝經》有關,懷疑此章是《孝經》傳注或解說,可惜都未能給出確切的證據?,F對照應劭《風俗通義》2處所引“孝經”來看,其中不僅有經說,還有經文。給我們提供極大幫助、使我們將“未解章”與《孝經》聯系起來的,是應劭《風俗通義》那獨一無二的“孝經”引文。

應劭所見本《孝經》為何會同樣出現在劉修的墓中呢?

我們先從兩漢重孝的社會風氣來窺測部分原因。兩漢重孝:高祖劉邦尊其父為“太上皇”;漢武帝“以孝治天下” [21],并一直為漢家沿用,故后世史籍有“漢制,使天下誦《孝經》,選吏舉孝廉,皆以孝為務”的記載[22];漢元帝12歲通讀《孝經》;漢平帝時地方鄉學置有《孝經》師一人;漢明帝曾下令建立校舍,廣收不同民族門徒,“悉令通《孝經》章句”[23];就連因狂惑淫亂而即將被廢去帝位的昌邑王劉賀也懂得引用《孝經》“天子有爭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天下”為自己辯護[24];兩漢除了兩位開國皇帝之外,諸帝廟號前皆冠一“孝”字,亦可見一斑?!缎⒔洝飞醵?,文不足兩千,是漢代幼童必習、天下共誦、婦孺皆知的典籍,有眾本行不廢、并傳于世也是可想而知的了。埋入劉修墓的,也就是當時眾多傳本之一種。

其次,我們可以從應邵及其家族與劉修墓的時空距離來窺測部分原因。應家開始發達的“中興(2555)初”,與漢墓竹簡埋葬的時代相距不遠。所謂的《儒家者言》,出自西漢中山懷王劉修之墓,劉修卒于五鳳三年(前55),與應家開始興起的年代相距不到100年。從空間距離上來看,劉修墓所在地(今河北定州市)距應劭出生地汝南南頓(今河南項城)也不過200多公里。同一種傳本在這樣的空間距離實現傳布,完全是可能的。

最后再從應劭其人及其家族的狀況來窺測部分原因。應劭(約153-203),字仲遠(又作仲瑗、仲援),少時好學,博覽多聞;漢靈帝(168-188在位)初舉孝廉,先后任車騎將軍何苗掾、泰山太守;后投袁紹,任軍謀校尉,卒于鄴(今河北臨漳縣西南鄴鎮東)。他認為,“夫國之大事,莫尚載籍也”[25],平生著述豐富,著作10余種,100多卷。應劭家族世代顯達,以孝聞名。史載:“中興初,有應嫗者,生四子而寡。見神光照社,試探之,乃得黃金。自是諸子宦學,并有才名,至玚七世通顯?!碧评钯t注云:“應順,將作大匠;子疊,江夏太守;疊生郴,武陵太守;郴生奉,從事中郎;奉生劭,車騎將軍掾;劭弟珣,司空掾;珣子玚,曹操辟為丞相掾?!?a href="#_edn26" name="_ednref26" title="">[26]應嫗得金的傳說未必可信,但應家世代顯宦、才名遠揚的記載是可信的。王先謙集解引惠棟引《應亨集·讓著作表》云:‘自司隸校尉奉至臣,五世著作不絕,鄉族以為美談?!?/span>[27]應劭深受其家庭影響。其父名奉,“事后母至孝”,亦曾舉孝廉,又是當時的著名經師,博學多識。劭承家學,于經學、禮學、史學、語言學皆有很深造詣。生于世代顯達、人才輩出、以孝著稱的書香門第,應劭手中有祖傳的《孝經》類書籍,也很正常。

綜上來看,應劭所見本《孝經》,作為當時社會流傳的《孝經》眾本之一,同樣保存在劉修墓中,并于1000多年后重見天日也就不難理解了。

 

附注:本文初稿完成于2009年,承蒙劉信芳教授多次審閱指正,特致謝忱;同時感謝劉釗教授提出的寶貴修改意見,感謝張廷銀先生、張燕嬰先生賜教。

 

原文出處

蘇成愛.《儒家者言》“未解章”初揭——現存最早經傳合璧的《孝經》抄本[J].文獻,2020(01):56-64.

 

追記

2009年,筆者打算報考劉信芳教授的博士,曾于當年521日、1115日通過電子郵件致函求教,當時小文所取的題目是《〈儒家者言〉“未解章”乃現存最早版本的〈孝經〉(含傳)》,那時人們普遍認為在先秦兩漢出土文獻中沒有《孝經》。2011年,西漢?;韬顒①R墓被發現,墓中出土的簡牘至今尚未公布。據雷煥昂先生《西漢?;韬钅购啝┲邪l現多種儒家典籍失傳版本》介紹,劉賀墓中發現的典籍“包括《詩經》、《禮記》類、祠祝禮儀類、《論語》、《春秋》經傳及《孝經》等”。雷煥昂先生在“春秋”后加上“經傳”二字,而“《孝經》”后無“經傳”二字,則劉賀墓出土的是不帶經說的《孝經》。劉賀下葬的年代要比劉修早一些。所以,小文在《文獻》刊出時將原標題改為《〈儒家者言〉“未解章”初揭——現存最早經傳合璧的〈孝經〉抄本》,內容也作了相應的修改。但也有信息源告訴我們,劉賀《孝經》也見于劉修墓《儒家者言》中,如若果真如此,那么2009年筆者的標題所揭示的觀點仍然能夠成立。具體情況如何,我們翹首以待劉賀墓《孝經》的公布及其知情者的賜教。

時間過得真快,如今筆者從劉信芳教授門下博士畢業已經將近8年了,在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做訪問學者已經結束將近1年,不勝唏噓。敝帚自珍,自謂鄙說或仍可備為一說,特公布之,以期諸君賜教焉。

《文獻》2020年第1期虞萬里先生在《欄目導言》中指出:小文“揭示‘未解章’為漢代經傳合璧的《孝經》抄本,意義非常重大。文獻記載,馬融為省兩讀之便,將經傳合一。筆者曾指出:《喪服傳》和《夏小正》之經傳合一,是馬融的先驅,今得《孝經》經傳合一之簡牘,可以證實經傳合一之形式確實在馬融之前已經產生?!庇菹壬詡魇牢墨I所見經傳分合諸事,乃管見所未及。多謝虞先生賜教。


20204420:11:16

 

 

 



[1] 定縣漢墓竹簡整理小組:《〈儒家者言〉釋文》,《文物》1981年第8期,第13-19頁。

[2] “主”,原釋文闕,系據竹簡殘筆補入。

[3] 上海商務印書館縮?。骸缎⒔洝?,商務印書館《四部叢刊》初編本,1937年,第2頁。

[4] 李昉等撰:《太平御覽》第15冊,上海書店出版社影印《四部叢刊》本,1936年,第356頁。

[5] 王利器:《風俗通義校注》,中華書局,1981年,第180頁。

[6] 王利器:《風俗通義校注》,第61頁。

[7] 張?。骸端芈淖印?,中華書局,1985年,第3頁。

[8] 王先謙集解:《后漢書集解》,中華書局,1984年,第738頁。

[9] 魏征等:《隋書》,中華書局,1973年,第1661頁。

[10] 李延壽:《北史》中華書局, 1974年,第2827頁。

[11] 2014年出版的《肩水金關漢簡(叁)》發表了約抄于本始四年(前70)至建平四年(前3)的《孝經》類文獻,暫無法判斷它與定縣漢簡孰早孰晚。但據研究,它屬于沒有抄錄完整經文的“單傳本”《孝經》(黃浩波:《〈肩水金關漢簡(叁)〉所見〈孝經〉解說殘簡》,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15422日),非如定縣漢簡之經傳合璧,并不影響本文的結論。

[12] 王先謙補注:《漢書補注》,中華書局,1983年,第876頁。

[13] 我們知道,今傳本《孝經》傳文所引經文、傳世稀見本《孝經》經文及其傳文所引經文,也包括幾種古文本(如司馬光“指解”本、日傳“太宰”本、“劉炫”本、大足石刻本等),除了真偽難定的《古文孝經》多出真偽難定的《閨門》一章“子曰閨門之內具禮矣乎嚴親嚴兄妻子臣妾猶百姓徒役也”24字以外,各種傳世《孝經》版本其實并沒有多大的差別,只是分章稍異、文字微歧,而文字的歧異又只是有無“也”、“孔子曰”之類無關緊要字眼,無涉宏旨。

[14] 舒大剛:《中國孝經學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436-438頁。

[15] 何直剛:《〈儒家者言〉略說》,《文物》1981年第8期,第20頁。

[16] 詳參杜娟:《1978年以來〈孝經〉研究綜述》,《中國史研究動態》2008年第3期,第2-7頁;肖永明、羅山:《近年來〈孝經〉研究綜述》,《云夢學刊》2009年第第3期,第24-28頁。

[17] 胡平生:《〈孝經〉是怎樣一本書》,《孝經譯注(前言部分)》,中華書局,1996年,第9頁。

[18] 郭沂:《郭店竹簡與先秦學術思想》,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388頁。

[19] 舒大剛:《〈孝經〉名義考——兼及〈孝經〉的成書時代》,《西華大學學報》2004年第1期,第38-42頁。

[20] 劉嬌:《漢簡所見〈孝經〉之傳注或解說初探》,《出土文獻》2015年第1期,第293-303頁。

[21] 趙克堯:《論漢代以孝治天下》,《復旦學報》1992年第3期,第80-86頁。

[22] 王先謙集解:《后漢書集解》,第717頁?!敖砸孕閯铡?,據《全后漢文》引袁宏《紀》補(嚴可均輯:《全后漢文 下》,商務印書館,1999年,第686頁)。

[23] 王先謙集解:《后漢書集解》,第890頁。

[24] 王先謙補注:《漢書補注》,第1306頁。

[25] 王先謙集解:《后漢書集解》,第567頁。

[26] 王先謙集解:《后漢書集解》,第568頁。

[27] 王先謙集解:《后漢書集解》,第568頁。



本文收稿日期為2020年4月4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20年4月6日

點擊下載附件: 2069蘇成愛:《儒家者言》“未解章”初揭 ——現存最早經傳合璧的《孝經》抄本.docx

下載次數:52

分享到:
學者評論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