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辛亞民:易卦卦名差異與《周易》古經編纂新探
在 2020/3/30 15:49:44 發布

易卦卦名差異與《周易》古經編纂新探

 

(首發)

辛亞民

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

 

摘要:《周易》類文獻中“同卦異名”現象產生的原因除同音通假外,一類是由于最初為該卦命名時選取了卦爻辭中不同的字詞造成的,如震卦又作來卦等;還有少數卦名是在轉寫過程中發生訛誤造成的,如家人卦又作散卦。這一現象說明不同文獻易卦卦名具有共同的來源,據此可以進一步探究相關文獻的創作、編纂情況?!稓w藏》繼承《周易》卦名,然后據卦名創作了卦辭;《周易》卦名雖然正式產生于卦爻辭之后,但在編纂過程中筮辭中的“中心詞”已經具備卦名的“先天形態”,由此也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周易》同一卦中“一字多義”的現象。

關鍵詞:《周易》;《歸藏》;卦名

 

 

本文討論的《周易》類文獻除今本《周易》外,有清人輯佚《歸藏》(簡稱:輯本《歸藏》),湖北江陵王家臺秦簡《歸藏》(簡稱:秦簡《歸藏》),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帛書《周易》(簡稱:帛書《周易》),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周易》(簡稱:上博簡《周易》),安徽阜陽漢簡《周易》(簡稱:阜陽簡《周易》)、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四)·《筮法》《別卦》(簡稱:清華簡(四))。[1]

考察以上《周易》類文獻,會發現同一個卦在不同的文獻中寫作不同的名稱是一種常見現象,列表如下:

 

易卦卦名對照表

 

今本

《周易》

帛書

《周易》

上博簡

《周易》

阜陽簡

《周易》

清華簡(四)

秦簡

《歸藏》

輯本

《歸藏》

 

 

 

 

IMG_256

http://www.gwz.fudan.edu.cn/articles/0911/0569/image002.jpg

/

 

 

IMG_256

 

/

 

 

 

/

 

 

小畜

/小蓄

 

 

少督

小毒畜

/

 

/

 

 

同人

同人

 

同人

同人

同人

同人

大有

大有

大有

大有

少又

大有

//

 

//

 

馬徒/規?

/

 

/

/夜?

 

林禍

 

噬嗑

筮蓋/筮閘

 

筮閘

 

 

 

 

 

 

/

無妄

無孟

亡忘

無亡

亡孟

毋亡

母亡

大畜

泰蓄/大蓄

 

 

大毒畜

大過

泰過/大過

 

大過

大過

大過

習坎

習贛/

 

 

 

 

 

恒我

大壯

泰壯/大莊/大牀/

 

 

大壯

 

/

 

 

明夷

眀夷

 

 

明夷

家人

家人

 

 

散家人

/

 

?

 

 

 

IMG_256

 

 

 

 

 

 

?

 

規?

//

 

 

夜?

 

 

IMG_256

/

 

 

 

IMG_256

 

 

 

 

/IMG_256

 

/

 

 

 

歸妹

歸妹

 

 

歸妹

歸妹

/

 

IMG_256

IMG_256

 

 

 

/

 

 

/

 

 

 

中孚

中復/中覆

 

 

 

小過

少過

 

大過

小過

既濟

既濟/既齎

既淒

 

 

?

?

未濟

未濟/未齎/

未淒

 

 

未濟

輯本《歸藏》卦名后凡標有“?”者系有爭議卦名,與今本《周易》對應情況尚未確定。

 

以上這種“同卦異名”的情況大體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由于同音通假造成,這類情況占多數。如今本《周易》蒙卦,上博簡《周易》作“尨”;無妄卦,秦簡《歸藏》、輯本《歸藏》作“毋亡”,帛書《周易》作“無孟”,上博簡《周易》作“亡忘”,《清華簡(四)》作“亡孟”;大壯卦,帛書《周易》作“泰壯”;小過卦,帛書《周易》作“少過”等。這種由于文字通假現象造成的卦名差異,問題比較清楚,學界的意見也基本統一。在筆者看來,這類由于文字通假而造成的卦名“差異”,嚴格來說,甚至都不能歸入“同卦異名”的范圍,不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

第二類,同一卦卦名用字音義懸隔,不能用通假字或異體字來解釋。這類情況較少,但要解釋這一現象較有難度,學界爭議較大。如今本《周易》震卦,輯本《歸藏》作“釐”,《清華簡(四)》或作“說明: 來”卦。這種情況,用通假是無法解釋的。在筆者看來,這類情況所涉及的問題較為重要,關系到《周易》古經的創作、編纂、成書等重要的易學問題,是本文要重點討論的問題。

第三類,由于文字訛誤造成。這類情況也屬于少數,個別卦問題比較清楚,學界也已經有定論。如今本《周易》豫卦,秦簡《歸藏》、《清華簡(四)》均作“介”卦,輯本《歸藏》作“分”卦,顯然“分”當是“介”字之訛。[2]但還有個別卦問題較為復雜,如今本《周易》家人卦,簡本《歸藏》作“散”卦,這一問題學界爭議較大,筆者認為此問題涉及《歸藏》卦名來源、卦辭的創作、編纂以及與《周易》的關系等重要問題,也是本文要探討的重點。

以上三類只是一個大體分類,三類情形也有互相交叉的方面,還有部分涉及三類情形之外的一些細節問題,我們將在行文過程中做詳細論述。另外,我們的討論著眼于有代表性的、較為典型且筆者認為業已思考成熟的一些卦作為探討對象,個別特殊的卦暫不討論。

 

 

先來看第二類情況。

我們以今本《周易》震卦為例,輯本《歸藏》作“釐”卦,《清華簡(四)》或作“說明: 來”,“說明: 來”即“來”的或體?!搬崱焙汀皝怼钡年P系容易解決,二字皆為來紐之部字,同音通假?!搬崱薄皝怼蓖?,古文習見,如《漢書·劉向傳》:“《周頌》曰:‘降福穰穰’,又曰:‘貽我釐麰’?!蓖跸戎t《補注》引王先慎曰:“《毛詩》作‘貽我來牟’……‘釐’、‘來’,文異而聲義同?!庇帧妒酚洝よ绞兰摇に麟[》:“郁釐,譙周云:‘名郁來’?!?/span>

但是,震、來(釐)二字音義相差較遠,無法用通假解釋。震卦為何又寫作“來(釐)”卦?輯本《歸藏》引李過的說法:“震為釐,釐者理也,以帝出乎震,萬物所始條理也?!?a href="#_edn4" name="_ednref4" title="">[3]李過的解釋本于《說卦傳》“帝出乎震”章,但這一解釋迂曲牽強,不可信。

類似地,再來看兩個例子。

今本《周易》姤卦,《清華簡(四)》作“IMG_256”,整理者認為:“IMG_256即‘系’,今本《周易》作‘姤’,系通假關系?!怠阱a部見母,‘姤’在侯部見母,韻部旁對轉?!?a href="#_edn5" name="_ednref5" title="">[4]

今本《周易》豫卦,秦簡《歸藏》及《清華簡(四)》皆作“介”,整理者認為:“‘介’屬月部見母,‘豫’屬魚部喻母,魚、月通轉,見、喻牙喉音,音近可通?!?a href="#_edn6" name="_ednref6" title="">[5]

這兩個卦名差異問題雖然《清華簡(四)》的整理者認為仍然屬于通假關系,但筆者認為,這里的“姤——系”“豫——介”同上文“震——來”的卦名差異現象原因是一樣的,不能用單純的文字通假現象去解釋。要厘清這個問題,需要回到《周易》文本本身,具體來說,需要從《周易》卦名的來源去探究這一現象產生的原因。

關于卦名的來源問題,高亨先生曾提出:


《周易》六十四卦,卦各有名,先有卦名乎?先有筮辭乎?吾不敢確言也。但古人著書,率不名篇,篇名大都為后人所追題,如《書》與《詩》皆是也?!吨芤住分悦?,猶《書》、《詩》之篇名,疑筮辭在先,卦名在后,其初僅有六十四卦形以為別,而無六十四卦名以為稱。依筮辭而題卦名,亦后人之所為也。[6]


按照這一理解,《周易》六十四卦卦名產生于卦爻辭之后,卦名多是取卦爻辭中常見的、主要的字詞。高亨先生還制作《<周易>卦名來歷表》說明六十四卦卦名與卦爻辭之間的聯系。[7]就絕大多數卦而言,“依筮辭而題卦名”的原則是適用的,如乾卦卦名取自九三爻辭“君子終日乾乾”之“乾”字,屯卦卦名取自六二爻辭“屯如邅如”及九五爻辭“屯其膏”之“屯”,蒙卦除六三之外的其他爻辭及卦辭皆有“蒙”字,故取“蒙”為卦名……

我們順著“依筮辭而題卦名”的思路來考察上文提及的三個卦的卦名差異問題。

先來看“震——來”問題。

首先讓我們來考察一下震卦卦爻辭。


51震震:亨。震虩虩,笑言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

初九,震虩虩,后,笑言啞啞,吉。

六二,震,厲,億喪貝;躋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六三,震蘇蘇,震行無眚。

九四,震遂泥。

六五,震往,厲;億無喪,有事。

上六,震索索,視矍矍,征兇。震不于其躬,于其鄰,無咎?;殒庞醒?。


可以看到,震卦卦辭及初九爻辭有“震來虩虩”,六二爻辭有“震來”,六五爻辭又有“震往來”——都有一“來”字。由此我們推斷,震卦最初正如高亨先生所言,只有卦象、卦爻辭,沒有卦名,后人在為該卦命名的時候,或取卦爻辭中“常見”的“來”字作為卦名,也就是說,震卦在命名之初曾被命作“來”卦?!皝怼必缘拿Q后來在輯本《歸藏》及《清華簡(四)》中得以保留。但是,顯然這一卦中“震”字出現的最多,卦爻辭均含有“震”字,全卦似乎圍繞“震”字展開,取“震”字作卦名顯然較取“來”字為優,故最終該卦以“震”命名并流傳至今,而另一個名稱“來”卦則逐漸不為人所熟知,以至于后世無法理解造成二者差異的原因了。

類似地,我們再來探討“姤——系”的問題。

同樣,先來考察《周易》姤卦卦爻辭。


43夬姤:女壯,勿用取女。 

初六:于金柅,貞吉。有攸往,見兇。羸豕孚蹢躅。

九二:包有魚,無咎。不利賓。

九三:臀無膚,其行次且。厲,無大咎。

九四:包無魚,起兇。

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隕自天。

上九:其角,吝,無咎。


考察姤卦卦爻辭我們可以發現,姤卦卦名取自上九爻辭“姤其角”之“姤”字,而注意到姤卦初六爻辭中含有“系”字——“系于金柅”,由此我們推斷,姤卦卦名在《清華簡(四)》作“IMG_256(系)”,即是取初六爻辭“系于金柅”之“系”字,[8]“姤”“系”并非單純的通假關系,而是在此卦命名之初,或取上九爻“姤”字為卦名,或取初六爻“系”字為卦名,從而導致了該卦同卦異名的現象。

再來看“豫——介”的問題。

同樣先來考察一下豫卦卦爻辭。


16豫豫:利建侯,行師。

初六:鳴,兇。

六二:于石,不終日,貞吉。

六三:盱,悔。遲有悔。

九四:由,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六五:貞疾,恒不死。

上六:冥,成有渝,無咎。


可以看到,豫卦六二爻辭“介于石”中有一“介”字,由此我們推斷,秦簡《歸藏》、輯本《歸藏》及《清華簡(四)》中豫卦作“介”卦即是取自六二爻辭“介于石”之“介”,并非是單純由于“豫”“介”通假造成的。當然,由于豫卦卦爻辭中“豫”字出現次數較多,更為“常見”,故名“豫”卦為優,而“介”卦的名稱則較少流傳,所幸在《歸藏》和《清華簡(四)》中得以保留。

以上三例說明,易卦卦名中一部分“同卦異名”現象產生的原因是由于該卦最初在命名的時候選取了卦爻辭中不同的字詞而造成的。運用這一結論,我們可以對相關問題有進一步的認識。

如今本《周易》觀卦,秦簡《歸藏》作“灌”,一般認為“灌”“觀”通假,但是如果我們考察觀卦卦爻辭,會發現卦辭中有“盥而不薦”一語,結合這句話的語境,我們知道這里的“盥”是一種祭祀名稱,故馬融注云:“盥,進爵灌地,以降神也?!币虼伺c“灌”通假,指祭祀時以酒澆地,如《論語·八佾》:“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薄抖Y記·郊特牲》:“灌以圭璋?!编嵭ⅲ骸肮嘀^以圭瓚酌鬯,始獻神也?!彼郧睾啞稓w藏》卦名“灌”其實是源于觀卦卦辭“盥(灌)而不薦”??梢酝茢?,在今本《周易》觀卦命名之初,或取卦辭中“盥而不薦”之“盥”作為卦名,而“盥”又與“灌”通假,因此今本《周易》的觀卦曾經有另外一個“版本”的名稱“灌”卦,而這一名稱在秦簡《歸藏》中得以保留。

再來看一個例子。

今本《周易》大有卦卦名比較特殊,因為其卦爻辭中并未出現“大有”二字。高亨先生認為大有卦“卦名與筮辭無關,莫明其所以名命之故”,懷疑“大有”二字原本是卦辭開頭二字,后轉寫脫去。[9]

考察其他《易》類文獻中大有卦的異名,高亨先生的疑問就可以得到解答。

秦簡《歸藏》中大有卦作“右”,這是一個很有啟發性的現象。今本《周易》大有卦卦爻辭,雖然沒有出現“大有”二字,但是上九爻辭“自天之,吉無不利”卻值得注意,《說文》:“祐,助也?!毙鞛疲骸坝?、祐,古今字?!薄坝摇薄暗v”同源。因此我們推斷,大有卦還是遵循了“依筮辭而題卦名”的一般原則,取上九爻辭中的“祐(右)”字作為卦名,而在轉寫過程中“祐(右)”通假為“有”,成為今本《周易》卦名用字,而“右”的名稱在秦簡《歸藏》中得以保留。

當然這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既然最初命名為“右”卦,那“大”字從何而來?這里涉及到《周易》六十四卦中卦名冠有“大”“小”二字的卦——如大畜、小畜,大過、小過等——這類卦的名稱產生的緣由。

關于卦名中“大”“小”含義,之前的解釋都是聯系卦義加以說明,如大畜、小畜,認為二卦都是和“蓄積”“蓄養”有關,而“大”“小”的區別在于,前者“所畜者大”,后者“所畜者小”。[10]同樣,大過、小過,被解釋為“大有過越”“小有過越”。[11]筆者認為這些解釋不符合事實,冠有“大”“小”的卦名其“核心詞”是后一個字,這個字是取自該卦卦爻辭,而兩卦中皆有該字,且都取了該字作卦名,為避免重復,冠以“大”“小”二字以示區別——這里的“大”“小”并無深意。

以“大過”“小過”為例,大過卦上六爻辭有涉滅頂,故取“過”字為卦名;小過卦六二爻辭“其祖,遇其妣”、九三爻辭“弗防之”、九四爻辭“弗遇之”、上六爻辭“弗遇之”——都有“過”字,故亦取“過”為卦名;但前面已有一個“過”卦,故在前冠“大”“小”以示區別。另外,小過卦爻辭中的“過”也非“過越”義,而是“拜訪”義,古文習見,如《詩·召南·江有汜》:“子之歸,不我過?!薄妒酚洝ぶ倌岬茏恿袀鳌罚骸芭呸嫁饺敫F閻,過謝原憲?!毙∵^卦爻辭“過”多與“遇”對舉連用,根據語境,也是取“探望”“拜訪”義。

以“大”“小”二字作區別字在古代較為普遍,如商王名號,王國維先生云:“其稱大甲、小甲,大乙、小乙……殆后來加之以示別?!?a href="#_edn13" name="_ednref13" title="">[12]再如《詩經》有“大雅”“小雅”之別,雖然這里的“大”“小”具體的所指說法很多,[13]但作為區別字的意義是很明確的。

接下來的問題是,為什么有“大有”卦而沒有“小有”卦,有“大壯”卦而沒有“小壯”卦?

筆者認為,今本《周易》的大有卦,起初應該有一個對應的“小有”卦,由于本來應該叫“小有”卦的這一卦沒有取卦爻辭中的“右(有)”字作卦名,而取了其他字(比如豐卦,其爻辭有“折其肱”),但大有卦的名稱卻得以保留。如此看來,秦簡《歸藏》作“右”卦更為合理。有意思的是,《清華簡(四)》有“”卦,“”為“少又”之合文,“少”讀為“小”,即“小有”卦,而考其卦象卻系《周易》大有卦。無獨有偶,秦簡《歸藏》大過卦,考其簡頭所畫卦象卻是《周易》小過卦。這種混淆卦名“大”“小”的現象不應簡單視為抄寫者疏忽所致,也反映出卦名中的“小”“大”用字僅僅起到區別二卦的作用而已,并無深意。

大壯卦也是如此,既冠以字,推斷應該有一小壯卦?!吨芤住菲渌泽咿o中也不乏有字者,如明夷、渙、夬、姤卦,也許小壯卦就在以上幾卦之中,由于編纂者已選用了筮辭中其他字詞作為卦名了,所以小壯的命名未能施行,而“大壯”則得以保留下來。

 

 

“同卦異名”的第三類情況是由于轉寫中的訛誤造成的。

最為典型的,如今本《周易》家人卦,秦簡《歸藏》作“散”卦,輯本《歸藏》作“散家人”,黃宗炎注:“家人為散家人,則義不可考。[14]當代學者已經指出,輯本《歸藏》中的“散家人”本應作“散”,后人注意到《歸藏》“散”卦即《周易》“家人”卦,故在“散”字后注“家人”二字,后在傳抄過程中誤入正文,便成了輯本《歸藏》的“散家人”卦。[15]這一觀點非常正確,解決了輯本與簡本卦名出現差異的問題,也是出土文獻對傳世文獻加以??钡牡湫桶咐?。

至此,問題其實只解決了一半,接下來的問題是——為什么《周易》中的家人卦,在《歸藏》中作散卦?有學者試圖從卦象的角度加以解釋,認為散卦卦象37家人上巽下離,巽為風,有“散”義,故卦名作“散”。[16]還有一種意見認為,“散”很可能是由“家”音轉為“果”,又音轉為“簡”,又形訛或音訛為“散”。[17]以上觀點或顯牽強,或嫌曲折,尚不能令人信服,筆者認為“家人——散”問題是由于文字訛誤造成的。

首先,從整體上對照秦簡《歸藏》與今本《周易》的卦名,會發現絕大部分卦名是一致的,其差別也多為文字通假關系。如“肫——屯”、“少督——小畜”、“亦——頤”、“囷——困”、“毋亡——無妄”、“卒——萃”……如果從文字通假的角度考慮“散”與“家人”,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字數的問題——“散”為單字,“家人”二字,如何通假?

考察秦簡《歸藏》,我們發現《周易》中的二字卦名在《歸藏》中有作一字的,如“大有”作“右”,“噬嗑”作“筮”等,這里的“有”和“右”、“噬”和“筮”顯然是通假關系。我們不妨也考慮“散”與“家人”二字中的某一個字有密切關系,被“省寫”為“散”,筆者認為這個字就是“家人”中的“家”字。

先來探討一下另外一個字——“斝”。

羅振玉先生在研究殷墟甲骨文時發現,“斝”、“散”二字甲骨文字形相近,以致于后世文獻中“斝”多訛為“散”。[18]這一觀點得到了王國維先生的肯定和支持,王撰有《說斝》一文,對羅的觀點加以更進一步的論證,共列出五條證據支持羅說。[19]總的來說,羅、王二人的論述足以證明傳世文獻中作禮器名的“散”當為“斝”之訛。

由此我們得出結論,《歸藏》“散”卦本作“斝”卦。斝,古音見母魚部字;家,古音也是見母魚部字,二字聲同韻同,同音通假?!稓w藏》“家”卦先通假為“斝”,又與“散”形近而訛,最終演變為“散卦”,給后世造成諸多困惑。那么,“家人”卦為何作“家”卦?是不是一種“省寫”或“簡稱”?類似例子還有“噬嗑”卦在秦簡《歸藏》作“筮”等。這個問題還是需要從卦名的來源去探究??疾?/span>《周易》家人卦卦爻辭中“家人”二字僅在九三爻辭中出現一次,而單字“家”總共出現三次,分別在初九、六四、九五爻辭中,因此家人卦也曾被命名為“家”卦,這一名稱被《歸藏》繼承。類似地,《周易》“噬嗑”卦,秦簡《歸藏》作“筮”,《清華簡(四)》作“”,也應作如是觀(“噬”字出現四次,“噬嗑”沒有出現),而不應簡單看作“省寫”或“簡稱”。

至此,我們以《歸藏》“散”卦與《周易》“家人”卦為中心,討論了由于訛誤造成的“同卦名異”的問題。與此密切相關,《歸藏》及《周易》古經文本的一些重要問題逐漸開始浮現。

 

 

我們還是以秦簡《歸藏》散卦為例,根據整理者所做釋文,散卦內容如下:


散曰:昔者禹卜食散實而枚占大明,大明占之曰:不吉。散其[20]


簡文講述了大禹就“食散實”這件事向大明占卜的事情。所存卦辭中作為卦名的“散”字也得到了體現,出現二次。據文意,“散實”當為某種食物,“實”本身有“食物”義,如《周易》頤卦卦辭“自求口實”,鄭玄注:“求可食之物”。那么,“散實”為何種食物?《說文》:“散,雜肉也。從肉,?聲?!彼院單摹笆成崱奔础俺噪s肉”之義,文意明白曉暢,恰好對應了《說文》“散”字的訓釋。有學者認為許慎對“散”字訓釋有誤,如林義光先生《文源》云:“散為雜,無雜肉之義……從月,不從肉。月即夕字,象物形,從攴,林象分散形。本義當為分散之散……經傳皆用散字?!?/span>[21]季旭升先生也持相同意見。[22]由《歸藏》散卦簡文可證,這種觀點是有待商榷的,許慎以“雜肉”釋“散”不誤。另外,王筠《說文句讀》認為:“散字從肉,故說曰雜肉。實是散碎通用之字,故元應取雜而刪肉也?!?/span>[23]

既然卦名正字為“斝”,卦辭為何卻作“雜肉”義的“散”?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筆者認為這與《歸藏》卦名的來源以及卦辭的創作、編纂有關。散卦的這一情況說明《歸藏》應該是先有卦名,后有卦辭,卦名和卦辭是不同時代的不同作者創作的。

前文已述,卦名“散”為“斝”之訛,是襲自《周易》“家”卦,這是卦名的來源。但是,散卦卦辭的作者看到的卦名已經由“斝”訛為“散”,于是根據“散”字的“雜肉”義創作了大禹卜食“散實”而向大明占卜的卦辭內容。[24]這一現象能夠反映秦簡《歸藏》成書的一般情況,即首先繼承了《周易》的卦名,然后根據卦名創作了卦辭。李學勤先生認為秦簡《歸藏》“文氣不古”,是流行于戰國末的一種筮書,這是很有道理的。[25]

 

 

最后,有必要對高亨先生提出的“依筮辭而題卦名”的觀點做一些深入討論,以便對《周易》古經文本的創作、編纂有更加清楚的認識。

通過考察“同卦異名”現象,我們認為“依筮辭而題卦名”的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周易》六十四卦中有不少卦,給人直觀的印象卻是卦爻辭似乎是圍繞該卦卦名而創作的。試舉較為典型的二卦:


1)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無咎。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2)艮: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

初六,艮其趾,無咎;利永貞。

六二,艮其腓,不拯其隨;其心不快。

九三,艮其限,列其夤;厲,薰心。

六四,艮其身,無咎。

六五,艮其輔,言有序,悔亡。

上九,敦艮,吉。


類似還有咸、漸、鼎等卦,茲不贅引。

這類卦的共同特點就是爻辭句式排列整齊,顯然是圍繞卦名展開,似乎是先有了卦名,然后根據卦名創作了諸爻辭,所以句式排列才會如此齊整。乃至有學者提出,六十四卦具有“一種相對穩定的爻辭辭例,就是常將卦名系于各爻爻辭之前中后”,“爻辭是作者配合每一卦的主旨、爻位、卦名而作”,“六十四卦之中,扣緊卦名,在爻辭中演繹其意義”。[26]這顯然與“依筮辭而題卦名”的觀點相矛盾。

對此,筆者認為,前文已證,“依筮辭而題卦名”是符合歷史事實的,但是對此還需要有更加深入、細致的分析,尤其是對《周易》古經的編纂、成書要有充分的認識,才能理解“以卦名為中心”的爻辭文本形式。

首先,《周易》古經的編纂者在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系”以卦辭、爻辭的時候,六十四卦只有卦象,沒有卦名。這一點首先需要確定。

其次,編纂者在為每一卦“系辭”的時候一定是有匠心和邏輯的,“以卦名為中心的爻辭文本形式”即是這一匠心和邏輯的內容之一(此外還有按照爻位從低到高次序等等)。具體來說,編纂者在考慮將哪些筮辭系于某卦某爻之時,一定是要考慮這一卦整體上,亦即六條爻之間的聯系所在,而六爻爻辭中皆有一個相同的字詞則是最為直觀、“便捷”的一種聯系。以上文所舉需卦為例,設想編纂者在諸多筮辭中挑選出具備“需于某”句式的筮辭,將其安排在同一卦的各條爻之中,從而形成了圍繞“需”字而形成的爻辭系統。當然,這些包含某個相同字詞的筮辭有可能是既成的、此前經過長期積累而已有的筮辭,也有可能是編纂者在既成的筮辭中找不到合適的內容而根據某一條或某幾條爻辭臨時創作的。

這樣的話,既然編纂者心目中已經選定了筮辭中的某個字詞,并且圍繞該字詞編纂、創作其余爻辭的時候,觀念中的、萌芽狀態的“先天卦名”就已經形成了。

需要注意的一點是,編纂者在圍繞某一“中心詞”編纂卦爻辭時,是非常靈活的,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同一卦的卦爻辭存在的一字多義現象。

如明夷卦,初九爻辭說:“明夷于飛,垂其翼”,這里的“明夷”顯然是某種鳥類,或認為通“鳴鴺”;[27]六五爻辭又說:“箕子之明夷”,此“明夷”似作某地名,與前文鳥名沒有語義聯系,僅僅是語音相同。

再如革卦,初九爻辭說:“鞏用黃牛之革”,此“革”顯然作“皮革”義;六二爻辭又說:“巳日乃革之”,上六爻辭又有“小人革面”之辭,后面這兩個“革”顯然又作“變革”義,與黃牛之“革”音同義異。

這一現象顯然是編纂者圍繞“中心詞”創作、編纂筮辭時,由于占卜的靈活性需要等原因,突破“中心詞”固有的詞義,充分利用同音假借現象,編纂或創作出了包含有字音相同、涵義不同的“中心詞”的諸多筮辭。這是《周易》古經文本形成過程中的一大特點,體現了《周易》以及易類文獻的特殊性與復雜性。

最后,就是卦名的最終確定。這也經歷了一個歷史過程。六十四卦先被系以卦爻辭,之后的發展就需要被冠以名稱;如高亨先生所說,古書多無題目,后人追題題目,也是取篇首字詞,多無深意,如《詩》《書》《論語》篇名即是如此。卦名亦是,起初卦名選字也是比較“隨意”,如上文所述震卦也作來卦,觀卦作灌卦等,但隨著編纂者進一步的“用心”,發現既然在編纂過程中有一個“中心詞”——在諸爻辭中出現次數較多,那么這一“中心詞”做卦名顯然是最具先天優勢,最為合適的,這才有了今本《周易》震卦、觀卦的流行于世,而來卦、灌卦則變得陌生起來。

當然,考察今本《周易》,某些卦其卦爻辭雖然有一個多次出現、據于優勢的“中心詞”,但卦名并未以這一“中心詞”命名,最典型的如乾卦,按照上述“慣例”,乾卦似乎應該被命名為“龍”卦更為合適。從這個意義上講,整部《周易》古經還處在“未濟”的文本狀態。




※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歸藏》研究”(15CZX021)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辛亞民(1981—),甘肅康樂人,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易學哲學。

[1] 以上諸文獻,本文所用版本如下:輯本《歸藏》用清代學者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本,載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第一冊,揚州:廣陵書社,2005年;秦簡《歸藏》用王明欽《王家臺秦墓竹簡概述》,載艾蘭、邢文編《新出簡帛研究》,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年;帛書《周易》用裘錫圭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第三冊,北京:中華書局,2014年;上博簡《周易》用濮茅左《楚竹書<周易>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阜陽簡《周易》用韓自強《阜陽漢簡<周易>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清華簡(四)用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四)》,上海:中西書局,2013年。

[2] 王明欽先生、李學勤先生等已指出此問題,參見王明欽《王家臺秦墓竹簡概述》,載艾蘭、邢文編《新出簡帛研究》,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年,第35頁;李學勤《<歸藏>與清華簡<筮法>、<別卦>》,《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14 年,第 1 期。

[3] 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第一冊,揚州:廣陵書社,2005年,第33頁。

[4] 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四)》,上海:中西書局,2013年,第130頁。

[5] 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四)》,上海:中西書局,2013年,第132頁。

[6] 高亨:《周易古經今注》,載《高亨著作集林》,第一卷,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48頁。

[7] 高亨《周易古經今注》,載《高亨著作集林》,第一卷,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48-75頁。

[8] 程浩先生亦持這一觀點,見程浩《清華簡<別卦>卦名補釋》,載《簡帛研究》(二〇一四),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年,第1-4頁。

[9] 高亨:《周易古經今注》,載《高亨著作集林》,第一卷,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74頁。

[10] 如孔穎達《周易正義》云:“但小有所畜,唯畜九三而已?!舸笮蟆笳叽?,故稱‘大畜’?!币姟妒涀⑹琛?,上冊,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第26頁。

[11] 孔穎達《周易正義》釋“大過”云:“‘過’謂過越之‘過’,非經過之‘過’。此衰難之世,唯陽爻乃大能過越常理以拯患難也,故曰‘大過’?!庇轴尅靶∵^”云:“之小事,之小”。見《十三經注疏》,上冊,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第41、71頁。

[12] 王國維:《觀堂集林》,上冊,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432頁。

[13] 其中有一種意見恰好和筆者主張易卦卦名中“大”“小”的區別義一致,如余冠英先生說:“可能原來只有一種雅樂,無所謂大小,后來有新的雅樂產生,便叫舊的為大雅,新的為小雅?!币娛现对娊涍x》,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56年,第2頁。

[14] 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第一冊,揚州:廣陵書社,2005年,第35頁。

[15] 李學勤先生認為:“《家人》卦,簡文作《散》,輯本作《散家人》,這應該是由于《散》即《家人》,后人于卦名下注記,于是混進正文?!崩顚W勤:《王家臺簡<歸藏>小記》,載《周易溯源》,成都:巴蜀書社,2006年,第292頁。王輝先生認為:“可能傳本承簡本之散,又注明此即《周易》之家人,“家人”2字乃注文而誤入正文者?!蓖踺x:《王家臺秦簡<歸藏>校釋》,《江漢考古》,2003年,第1期。王寧先生認為:“秦簡本家人卦只作“散”,則知“家人”二字乃薛貞之注文混為正文者。蓋薛貞于“散”卦下注“家人”二字,謂此卦即《周易》之家人卦也,傳抄誤入卦名?!蓖鯇帲骸秱鞅?/span><歸藏>輯?!?,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003。

[16] 王輝先生認為:“此卦下離上巽,離為火,巽為風,《家人》象曰:“風自火出,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币詢蕊L外火喻家事由內影響至外;《說卦》云:“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以動之,風以散之……”原本可能有風之吹散及家事由內影響至外兩種含義,因名散家人?!蓖踺x:《王家臺秦簡<歸藏>校釋》,《江漢考古》,2003年,第1期。連劭名先生認為:“‘散’者,無禮之義,《荀子·修身》云:‘庸眾駑散?!瘲钭ⅲ骸?,不拘檢者也?!抖Y記·樂記》云:‘馬散之華山之陽?!嵶ⅲ骸?,猶放也?!陨腺銥轱L,下離為分,皆有放散之義?!边B劭名:《江陵王家臺秦簡<歸藏>筮書考》,《中國哲學史》,2001年,第3期。

[17] 王寧:《秦簡<歸藏>幾個卦名補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906。

[18] 羅振玉:《增訂殷虛書契考釋》,載《羅振玉學術論著集·第一集·殷商貞卜文字考(外五種)》,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216、217頁。

[19] 王國維:《觀堂集林》,上冊,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45-147頁。

[20] 參見王明欽《王家臺秦墓竹簡概述》,艾蘭、邢文主編:《新出簡帛研究》,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年,第31頁;及王明欽《試論<歸藏>的幾個問題》,古方、徐良高等編:《一劍集》,北京:中國婦女出版社,1996年,第108頁。

[21] 林義光:《文源》,上海:中西書局,2012年,第144頁。

[22] 季旭升先生認為《說文》誤釋“散”字“從肉,字義也誤釋為‘雜肉’,不可從?!币娛现墩f文新證》,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353頁。

[23] 王筠:《說文句讀》,上海古籍書店,1983年,第521頁。

[24] 王寧先生亦持“散”為“斝”之訛之說,但認為卦辭中的“散”仍作“斝”義,以“散實”為“斝實”,即酒。詳見王寧《讀《清華簡(四)》札記二則》,簡帛研究網,http://www.bamboosilk.org/article.asp?classid=4。這一說法筆者認為有待商榷,散卦卦辭句末“散其……”之“散”顯然作動詞,后文雖因竹簡殘斷缺失,但明顯應接某物作“散”之賓語。如果將卦辭中的“散”字都讀作“斝”,那么這里的“斝其……”是解釋不通的。

[25] 參見李學勤《王家臺秦簡<歸藏>小記》,載氏著《周易溯源》,成都:巴蜀書社,2006年,第296頁。

[26] 鄭吉雄:《論<易經>非占筮記錄》,周鳳五主編《先秦文本及思想之形成、發展與轉化》(上),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3年,第46-48頁。

[27] 李鏡池:《周易探源》,北京:中華書局,1978年,第41-46頁。




本文收稿日期為2020年3月26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20年3月30日

點擊下載附件: 2067辛亞民:卦名差異與古經編纂.docx

下載次數:58

分享到:
學者評論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