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方勇:讀《五十二病方·白?方》臆札一則
在 2019/2/27 19:34:55 發布

讀《五十二病方·白?方》臆札一則

 

(首發)

 

 

馬王堆帛書《五十二病方》有如下內容:

一,白=?=(白?:白?)者,白毋(無)奏(腠),取丹沙與鱣魚血,若以雞血,皆可。雞涅居二【□】者(煮)之,□ 130/130以蚤(爪)挈(契)虒(?)令赤,以傅之。二日,(洗),以新布孰(熟)暨(摡)之,【復】傅,如此數,丗(三十)日而止?!窳?。131/131

馬王堆帛書中治療“白?方”共有三個,是一組復方。上引文爲第三個方子,有“丹沙、鱣魚血、雞血、雞涅居”等藥物。

我們主要討論一下這個方子中的“雞涅居”,其中“涅”字原被釋為“湮”,其形作(黑白圖版)、(彩色圖版),可見彩色圖版的字跡較為清晰,故此字應該不是“湮”?!堕L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伍)》編著者將之改釋爲“涅”,認為“雞涅居”是對“雞血”的說明,說“雞血”要用“涅居”雞的血,並認為這個詞的具體詞義待考。同時注明“涅”字有學者釋為“淫”?!?span>1】其實認真對比帛書中的“淫”字、諸形以及“涅”字的、、等形,【2】可以看出在帛書中“淫”和“涅”二者字形互訛程度很高。我們傾向於釋“涅”的意見,但“涅居”究竟是不是用來說明“雞血”的詞語,則是值得商榷的。

因帛書文“若以雞血”和“雞涅居”之間有“皆可”一語,故“雞涅居”隔著“皆可”來說明“雞血”,似乎語義不太連貫;且“雞涅居”下面接的詞語是數詞“二”,很明顯這是在說明“雞涅居”的數量,所以基於以上考慮,“雞涅居”應是指單獨的一樣藥物或者東西,我們認爲它可能是指黑色雞距。

“涅”,義指黑色。如《廣雅·釋器》:“涅,黑也?!薄痘茨献印ふf山》:“流言雪汙,譬猶以涅拭素也 ?!备哒T注 :“涅 ,黑也?!庇帧熬印弊?,我們認爲其應讀為“距”,“居”字上古音為見母魚部,“距”字上古音爲群母魚部,二者韻部相同,聲母發音部位亦同,故二者讀音關係密切。又王輝先生編著的《古文字通假字典》載“距”“鋸”可通,並曰:

銀雀山漢簡《孫臏兵法·勢備》:“夫陷齒戴角,前蚤後鋸,喜而合,怒則 ,天之道也,不可止也?!庇氨咀⒁痘茨献印け浴罚骸胺灿醒獨庵x,含牙戴角,前爪後距?!捕鄳?,怒而相害,天之性也?!睆堈饾伞秾O臏兵法校理》引《說文》:“距,雞距也。並謂《三代》所收燕戈,自名為鋸,“戈形本似雞距,故引申其義以為名,而別造鋸字。在雞曰距,在兵曰鋸,音義可通”?!?/span>3

按,“鋸”從“居”得聲,故“居”讀為“距”應無問題。正如上引張震澤先生意見,“距”字本義即《說文》所說“雞距”,《段注》:“鳥距如人與獸之叉?!蓖ㄋ讈碇v,它就是雞、雉的腿後面突出像腳趾的部分?!稘h書·五行志》:“不鳴不將無距?!鳖佔⒃疲骸熬?,雞附足骨,鬥時所用刺之?!薄读鶗省と司拧罚骸熬?,雞爪也。鬥則用距?!笨芍u距是雞的重要打鬥武器。

帛書中的“雞涅居(距)”即是指黑色的雞距。這裡的“雞”可能是指家雞,中國古人馴化家雞的歷史悠久。據學者研究,當下主流觀點認為家雞的祖先是紅原雞,鑒於紅原雞在我國境內分佈情況,我國家雞有可能是在長江流域或者更南的地方首先馴化的?!?span>4】雖然我們現代人沒有見到過秦漢時期家雞爪子的顏色,但從現代家雞爪子的黑色、黃色、淺白色等顏色可以推測,古代家雞爪子的顏色應該是有黑色的。那麼為什麼古人選用黑色的雞距來輔助治病,還是因為治療“白癜風”的需要。我們現在知道,白癜風是一種常見的後天性限局性或泛發性皮膚色素脫失病,由於皮膚的黑素細胞功能消失而引起,據《中國大百科全書·中醫卷》載:“清代《醫宗金鑒》稱為白駁風,指出其病因是風邪使氣血失和。清代《醫林改錯》中有此病因血瘀皮裡的說法?,F多認為白癜風乃是情志內傷、肝氣鬱結、復受風邪、夾濕蘊積皮內,致使氣血失和或氣滯血瘀,不能滋養皮膚而成。白癜風初起常于無意中發現,或在精神刺激後發生,部分患者伴發斑禿或神經性皮炎。皮損初為圓形、橢圓形或不規則形的色素脫失斑,邊界相當清楚,周圍皮色較暗,表面光滑,無萎縮或脫屑?!遵帮L內治宜祛風利濕,理氣活血,用豨薟丸、消風散合逍遙丸加減?!薄?span>5】可見,“黑色”雞距似乎正好暗合“黑素細胞”之顏色,且與 “白?”(白癜風)之“白”顏色相對。

帛書文“雞涅居(距)二”下文有的字字跡殘泐不全,但是通過上下文的聯想,可以看出,帛書文選用丹沙和鱣魚血(或者選用丹沙和雞血)與兩個黑色雞距一併煮熟,文中的“蚤”如指人之手爪是可以的(但如果是指上文煮熟的雞距,似乎亦可行。如此的話,帛書文前後內容正可呼應)。 文中用“蚤(爪)”劃刻“白?”表面,直至令其顏色發紅,然後再將丹沙等藥物敷在患處。二日之後沖洗乾淨患處,再用新布仔細擦拭,然後繼續敷藥,如此反復三十日后停止。本方意思如按此解釋似乎較為通順。

又,關於“白?”的命名問題,我們另有小文專門討論,在此不做說明。因個人目力有限,還不能舉出典籍中用“雞距”治療白癜風的實例,故行文以臆測之,以求教於諸位同好及方家!

 

注釋:

1】裘錫圭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中華書局,2014年,冊貳圖版第74頁;冊伍釋文第239頁。下引此書注釋不另出注。此外,黑白圖版見馬王堆漢墓帛書整理小組編《馬王堆漢墓帛書[]》,文物出版社1985年,第20頁。

2】陳松長編著:《馬王堆簡帛文字編》,文物出版社,2001年,第445、442頁。

3】王輝編著:《古文字通假字典》,中華書局,2008年,第75頁。

4】鄧惠、袁靖等:《中國古代家雞的再探討》,《考古》2013年第6期。

5】傅世垣主編:《中國大百科全書·中醫卷》,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00年,第11頁。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9年2月25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19年2月27日

點擊下載附件: 1990方勇:讀《五十二病方·白?方》臆札一則.docx

下載次數:43

分享到:
學者評論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