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張羽、王月嬌:清華簡《越公其事》篇研究述論
在 2019/1/31 22:47:15 發布

清華簡《越公其事》篇研究述論

 

張羽 王月嬌 

安徽大學文學院

 

摘要:清華簡《越公其事》問世以來,學術界研究熱烈,在整理工作、古文字釋讀研究以及文學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對于文學價值的探討相對薄弱,有待深入。

關鍵詞:清華簡 《越公其事》 整理工作 文字釋讀 文本性質 文學價值

春秋戰國時期,戰爭頻繁,群雄迭起。在《春秋》、《國語》、《史記》、《吳越春秋》等傳世文獻的記載下,吳越爭霸的歷史故事廣為流傳,影響深遠。20174月出版的《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柒)》中,發布了一篇以“勾踐滅吳”為主題的出土文獻,整理者據篇尾題之為《越公其事》。全篇共七十五支竹簡,經釋讀共有十一章(有分章符號),同傳世文獻的記載相比,內容性質相似,皆屬于記錄勾踐滅吳故事的“語”類文獻,并且首尾部分幾乎雷同,可能有共同的史料來源。

自《越公其事》發布一年以來,學術界已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截至目前,相關論文已有十余篇,而在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以下簡稱簡帛)、復旦大學出土文獻和古文字研究中心(以下簡稱復旦)等網站上也發布了大量以此為論題的討論帖,其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整理工作與篇章結構

整理者馬楠指出《越公其事》在整理過程中發生失誤,混入一支本屬于清華簡《鄭文公問太伯》的竹簡,由程薇老師發現,應予剔除;[1]王輝指出位于篇尾的“越公其事”四字與前文連讀,無間隔,稱勾踐為“越公”的語用習慣以及《國語·越語上》中可與之對應的“越公其次也”也可輔證此四字為吳王所言,應屬正文,不宜擬為篇題(本項目為征引方便,仍從原題);[2]陳劍認為整理過后的簡36可拆分為兩段,而簡18應當插入簡36上半段與簡34之間;[3]王寧對于簡4648的簡文進行了修訂更改;[4]勞曉森則對《越公其事》簡七末尾的殘字進行了補釋。[5]羅云君將《越公其事》和《國語》、《左傳》、《史記》進行綜合對比,以《越公其事》中的兩個核心內容:大夫種向吳王求成和越王勾踐實行“五政”富國強兵為出發點,探究傳世文獻中記載的差異,指出《越公其事》的原始文本與傳世文獻并非同一系統,可能出自越國的國史系統,隨著越國的式微,戰國時以虜器的形式流入楚國,為楚人修改、傳抄和流傳,并根據這一流傳途徑,說明“《越公其事》則成書于公元前 333 年之后的一兩年,也即公元前 332 年左右?!?a href="#_edn6" name="_ednref6" title="">[6]

 

二、古文字釋讀與研究

古文字釋讀研究方面,關于字句釋讀的研究成果最為豐碩,如趙平安認為《越公其事》簡58中的“繼” 應理解為“繼燎”,整理報告中“”讀作“纂”或“纘”的說法是錯誤的,原形字“”從艸寮聲應通“燎”。庭燎是古代早朝時燃燒著的麻秸扎成的火炬,《小雅·庭燎》為贊美周王勤政早朝之詩,“繼燎”應是勤奮工作之意,在根據《東維子集》卷三十中就用作此意。[7]程浩指出《越公其事》第五章的“日?農事以勸勉農夫” 中“?”字被整理報告讀為“靖”并訓解為治理之意并非最恰當,應當同第七章的“?”字相聯系,與“察”聯用,讀為“省察”之“省”;第十章的“吳人昆奴”,整理報告中“人名”或“奴的一種”的解釋都未曾見于古書,聯系包山文書簡中“奴”字的出現和《國語》里關于吳越爭霸故事中兄弟子女被當作議和籌碼的記載,此處“奴”可讀作“弩”,“吳人昆奴”就是吳人之兄弟妻子。[8]范常喜利用《國語》中的對應文獻考釋了《越公其事》部分文句,逐字分析,認為《越公其事》第三章第15下—21號簡中“?”即“踵晨昏”,有晨昏相繼、以晨繼昏之義,與《國語·吳語》中的“日夜相繼”表意完全一致,并以此為憑借,對原文文本進行了斷句、釋讀。[9]

翁倩對“(寡)人不忍武礪(勵)兵甲之鬼(威)”及“天賜中(忠)于吳”兩句進行字詞釋讀和文義梳理,集合這番對話發生的歷史情境、外交辭令的特點,提出《越公其事》第一章之“礪”讀為“勵”,意為勤勉,而“中”應該讀作“衷”,釋為善。[10]胡敕瑞提出《越公其事》簡17的“徒遽”之“遽”為其本意“傳車”的一種借代用法,表示乘坐車馬的使者,非同整理者所言與其后的“趣”同義連用,而是與其前的“徒”構成近義連用;簡32-33的“足見”應當屬下讀,與上文“亓見”相承;簡53-54的“賞?”讀為“賞購”;并通過簡48-49的“波往”一詞探討作為奔跑意義的“波”的詞源。[11]郭洗凡在學界研究的基礎上上,收集可見的研究成果,排入原簡字形,附屬釋文和各家觀點,并給出評判、加以補充,對其中文字進行了全面的梳理,特別提出《越公其事》具有明顯的楚系風格,形體多樣且保留了一定古體特征,對于研究戰國時期楚國演變規律具有重要作用,[12]石小力的研究同樣涉及了幾乎所有的有爭議字詞,[13]他的另一篇論文則說明通過《越公其事》和《國語》的異文比較,可以解決兩者文本研究中的一些疑難問題。利用《越公其事》校讀今本《國語》,可證明《國語》中“挾經秉枹”之“經”為假借字,同簡本“弳”皆表示某一種兵器,而非韋昭注中的“兵書”之意;“昔不谷先委制于越君,君告孤請成,男女服從”的“委質”為“秉利”之形近訛字;“寡人其達王于甬勾東”和“吾請達王甬勾東,吾與君為二君乎”的“達”為“將”作“”時的訛變;“男女服為臣御”當點斷為“男女服,為臣御”,意為“國中男女都去服事,作大王的仆御”?;蛘摺盀槌加比衷恰胺弊值淖⒄Z,后來誤入正文;“越君其次也”應與簡本“越公其事”對應,“次”和“事”對應,皆讀作“使”,意為“越王你驅使我吧”,為夫差之語。反之根據《國語》考釋《越公其事》,石小力則提出簡本中“疋戰疋北”即今本《國語》之“三戰三北”的觀點。[14]除此之外,程燕、季寥、魏棟、羅小華、孫合肥、胡敕瑞、劉剛、林少平、陳偉、蔡一峰、劉釗、馮勝君、王磊、黔之菜、許文獻、蕭旭、侯瑞華、葛希谷、滕勝霖、翁倩等人的網貼在這一方面也有所討論。[15]

在探究簡本異文的發生原因方面,魏棟在解釋不同文獻中記載越王勾踐困棲會稽兵力時出現的“八千”“五千”異文現象時,認為單從古字字形上看,“五”之省體和“八”字別體有混訛可能[16]。

利用本篇文字校定其它文獻疑難方面,吳祺指出《越公其事》簡21的“冒”之“” 應從門豕聲,讀為“抵”,有防御之意;簡26的“復吳”之“復”不可單獨表達復仇之意,而更應當讀為“覆”,表示傾敗顛覆,更通過《越公其事》簡75“孤余”這樣的同位語結構,認為清華簡六《管仲》簡2930中的“不?余”為兩個第一人稱構成的同位語結構,是為齊桓公自稱,而不可拆開,由此指正簡2930之間文理順暢,未有缺失。[17]石小力利用《越公其事》中“茲”的用法,分析確認傳世古書和出土文獻中舊時難以解釋的一些“茲”字應該用作為“使”,為以后我們閱讀古書和解讀新的簡帛文獻提供了新的用字方法。[18]王寧提出《越公其事》簡74http://www.gwz.fudan.edu.cn/Content/ewebeditor/uploadfile/2018/06/20180629141617315001.png字非整理者所擴讀的“役”字,由此對甲骨文中被釋為“役”字的兩字進行探討,最終回到簡文,總結其字的字形與甲骨文“疾漸”之“漸”形同,應當釋為“漸”而讀作“斬”;[19]張惟捷、陳劍等人在網帖中皆使用了《越公其事》中的字形寫法作為輔證。[20]

 

三、文學研究

李守奎首先將《越公其事》同《系年》對比,指出《越公其事》內容上使用了大量對話,敘述“五政”依照邏輯順序內容詳實,語言上文辭華麗,雙音節詞豐富,屬于語類文獻。其次將《越公其事》與傳世文獻在夫差講和原因、勾踐滅吳過程、“雞父”形象的再現等方面進行比較,提出“語類文獻大都是經過傳聞、改造的故事, 是個人對歷史的理解, 或者是為了表達某種觀點的帶有傾向性的說辭, 這些基本上類同大眾之語, 與形成于史官之手的春秋類文獻有很大不同”的觀點,并認為這類文獻“故事性”勝于“記錄性”,思想活躍、內容豐富,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21]同時李守奎還結合《越公其事》專門研究了“雞父”和歷史上“雞父之戰”的關系,考證在傳世文獻中被遺漏的“雞父”形象,認為他是伍員之弟,在在吳王僚與闔閭時期功勞卓越,于吳人圍困州來戰役、輔佐闔閭伐楚入郢戰役中均發揮了重要作用,因為英年早逝,事跡多疊加在伍子胥身上,史書中不載其人;[22]魏棟則針對《越公其事》和其他傳世文獻之間對于越王勾踐困棲會稽之時兵力描述的不同,闡述了“語類文獻的記事就有故事化的特點”,認為故事口耳相傳的流傳方式往往導致內容上的失真變異,這種“口頭性”和“變動性”使之不可避免地同史實拉開距離;[23]熊賢品認為《越公其事》在越國求和使者、吳國主和者、越王受辱情節、越國圖強之策、越國滅吳過程的記載上都與傳世文獻有所不同,在情節上突出君主淡化臣子,而一些情節的缺失則符合故事演變的規律,內容上具有選編色彩,性質上更近于文學作品;[24]羅云君則總結《越公其事》是“有歷史化傾向的語類文獻,重在對歷史經驗教訓的總結,發揮其垂詢后世的作用?!?/a>[25]范常喜通聯合《越公其事》中吳王夫差對于求成的回復和《國語》中晉吳爭黃長池之會時吳王夫差對晉大夫董褐的回復,指出東周時期外交辭令的含蓄與委婉的特點。并借助外交辭令“鏗鏘有力”的節奏為《越公其事》部分句子進行句讀。[26]翁倩則根據文種求和時既表明誠意又言明利害,達到剛柔并濟效果的行成之辭,指出外交辭令語氣冠冕堂皇,內容虛實不定的特點。并且以此為根據之一分析句義。[27]這兩位學者的觀點,對于理解我國古代外交辭令的內容與形式都很有參考價值。

 

四、小結

綜上所述,目前清華簡《越公其事》的研究,在整理工作方面已經取得了很好的成績,文字釋讀與研究也有所成果,為我們后續的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因為清華簡《越公其事》屬于新近發布的出土文獻,文學研究還未得到充分展開,涉及論文僅有五篇,在主旨傾向、敘述詳略、人物形象、辭藻風格等方面都還缺乏深入研究,這些都需要我們進行進一步的探討。

 

說明:本文首發于《長江叢刊》201832

 

 



[1] 馬楠:《關于〈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陸)〉的一則說明》,《出土文獻》2016年第2期。

[2] 王輝:《說“越公其事”非篇題及其釋讀》,《出土文獻》2017年第2期。

[3] 陳劍:《〈越公其事〉殘簡18的位置及相關的簡序調整問題》,復旦2017514日帖。

[4] 王寧:《清華簡七〈越公其事〉讀札一則》,簡帛2017522日帖。

[5] 勞曉森:《清華簡〈越公其事〉殘字補釋一則》,復旦201751日帖。

[6] 羅云君:《清華簡〈越公其事〉研究》,東北師范大學2018年碩士學位論文。

[7] 趙平安:《清華簡第七輯字詞補釋五則》,《出土文獻》2017年第1期。

[8] 程浩:《清華簡第七輯整理報告拾遺》,《出土文獻》2017年第1期。

[9] 范常喜:《清華簡〈越公其事〉與〈國語〉外交辭令對讀札記一則》,《中國史研究》2018年第1期。

[10] 翁倩:《清華簡越公其事〉篇研讀札記》,《四川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8年第3期。

[11] 胡敕瑞:《〈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柒·越公其事〉札記》,《出土文獻》2018年第1期。

[12] 郭洗凡:《清華簡越公其事〉集釋》,安徽大學2018年碩士學位論文。

[13] 石小力:《清華簡第七冊字詞釋讀札記》,《出土文獻》2017年第2期。

[14] 石小力:《清華簡〈越公其事〉與〈國語〉合證》,《文獻》2018年第3期。

[15] 程燕:《清華七札記三則》,簡帛2017426日帖;季寥:《清華簡〈越公其事〉“尞(上從艸)”字臆解》,簡帛2017424日帖;魏棟:《清華簡〈越公其事〉“夷吁蠻吳”及相關問題試析》,復旦2017424日帖;羅小華:《清華簡〈越公其事〉簡3“挾弳秉?”臆說》,簡帛2017425日帖;孫合肥:《清華七〈越公其事〉札記二則》,簡帛2017426日帖;《清華七〈越公其事〉札記一則》,簡帛2017425日帖;胡敕瑞:《“太甬”“大同”究竟是誰?》,復旦2017426日帖;劉剛:《試說〈清華柒·越公其事〉中的“??”字》,復旦2017426日帖;林少平:《試說“越公其事”》,復旦2017427日帖;陳偉:《清華簡七〈越公其事〉校讀》,簡帛2017427日帖;蔡一峰:《清華簡〈越公其事〉“繼燎”“易火”解》,簡帛201751日帖;劉釗:《利用清華簡(柒)校正古書一則》,復旦201751日帖;馮勝君:《試說清華七〈越公其事〉篇中的“繼孽”》,復旦201752日帖;黔之菜:《清華簡七〈越公其事〉篇之“冒”試解》,簡帛2017511日帖);《說〈清華簡(七)·越公其事〉之“潛攻”》,復旦20171129日帖;王磊:《清華七〈越公其事.第一章〉札記一則》,簡帛 2017514日帖;蘇建洲:《清華七〈越公其事〉簡三的幾個字》,復旦2017520日帖;許文獻:《清華七〈越公其事〉簡21“彖(從門)”字補說》,簡帛201766日帖;蕭旭:《清華簡(七)校補(二)》,(復旦2017625日帖);蕭旭:《清華簡(七)校補(一)》,復旦2017527日帖;侯瑞華:《〈清華七·越公其事〉“??”字補釋》,復旦2017725日帖;林少平:《清華簡七〈越公其事〉“大??越民”試解》,復旦2017925日帖;葛希谷:《是“刈”還是“穫”》,復旦20171126日帖;滕勝霖:《清華簡〈越公其事〉“幽芒”“幽塗”考》,簡帛2018529日帖;翁倩:《釋清華簡〈越公其事〉的“遊民”》,復旦201866日帖。

[16] 魏棟:《清華簡〈越公其事〉合文“八千”芻議》,《殷都學刊》2017年第3期。

[17] 吳祺:《清華簡〈管仲〉〈越公其事〉校釋三則》,《出土文獻》2018年第1期。

[18] 石小力:《上古漢語“茲”用為“使”說》,《語言科學》2017年第6期。

[19] 王寧:《由清華簡〈越公其事〉的“伇”釋甲骨文的“斬”與“漸”》,復旦2018629日帖。

[20] 張惟捷:《安陽大司空村新出刻辭胛骨補釋》,先秦史工作室201851日貼;陳劍:《簡談對金文“蔑懋”問題的一些新認識》,復旦201755日貼。

[21] 李守奎:《〈越公其事〉與句踐滅吳的歷史事實及故事流傳》,《文物》2017年第6期。

[22] 李守奎:《清華簡中的伍之雞與歷史上的雞父之戰》,《中國高校社會科學》第5期。

[23] 魏棟:《清華簡〈越公其事〉合文“八千”芻議》,《殷都學刊》2017年第3期。

[24] 熊賢品:《論清華簡七〈越公其事〉》,《東吳學術》2018年第1期。

[25] 羅云君:《清華簡〈越公其事〉研究》。

[26] 范常喜:《清華簡〈越公其事〉與〈國語〉外交辭令對讀札記一則》。

[27] 翁倩:《清華簡〈越公其事〉篇研讀札記》。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9年1月29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19年1月31日

點擊下載附件: 1985張羽、王月嬌:清華簡《越公其事》篇研究述論.docx

下載次數:54

分享到:
學者評論 回去再看看>>>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