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賈帥:文獻與壁畫中骨刷的功能研究
在 2018/7/10 15:45:01 發布

文獻與壁畫中骨刷的功能研究

 

(首發)

 

賈帥

黑龍江大學歷史文化旅游學院考古系碩士

 

考古發掘出土的植毛骨刷,其形制很像今天的牙刷。學術界對骨刷功能的探討已經有了很多嘗試,但仍舊存在爭議,意見還不統一,大體上有以下幾種認識:

一是抿子。20世紀五十年代,明定陵出土了骨刷,發掘者認定為刷頭發的用具即“抿子”[1]。內蒙古巴林左旗滴水壺遼代壁畫墓,北壁壁畫上的梳妝盒里有骨刷和梳子;發掘者認為刷子蘸油輕刷頭發而使其平整光亮固發[2]。江蘇常州懷德南路明墓出土的木柄毛刷,因其兩個尺寸不一,發掘者認為一個是梳理胡須的,一個是刷牙的[3]。湖南桂陽劉家嶺宋代壁畫墓,發掘者認為東壁畫上的刷子是梳洗打扮搽頭油或是刷牙的[4]。項春松在《遼代歷史與考古》中認為骨刷是“梳洗時用于擦拭清水或發油之用”[5],他在赤峰新地遼墓的簡報,“‘唾’器多和銅鏡,骨柄直毛刷、衣架等伴出,是一種較講究的生活用具?!?a href="#_edn6" name="_ednref6" title="">[6]同時期發掘出土的吉林白城豐滿村墓葬,對于出土的骨刷,作者也認為是生活用具[7]。王青煜在《遼代服飾》中也認為是抿子,又補充道“遼代婦女用的發油是杏仁油,使頭發固定在一起而不會浸染衣物”[8],在《梳妝侍奉圖》中他認為滴水壺壁畫中的骨刷是梳妝用品[9]。楊晶在《中華梳篦六千年》和《說說梳篦》中認為骨刷是《三才圖令》中所說的“刡”[10]?!吨袊奈锎筠o典》的“抿子”詞條,認為“是古代刷頭發的刷子”[11]。張國慶在《中國婦女通史·遼金西夏卷》中也認為骨刷是“摸發油的抿子”[12]?!堕L發巧梳理》中提到,“……用骨刷整理發流”[13]?!洞介g的美色》中認為刷子可能是牙刷、抿子、眉刷[14]?!都t妝翠眉》中認為小刷子是抿子,用來掠鬢發的[15]?!吨袊糯|房脂粉文化演變》中認為清代刷子又稱“抿子”,“用于抿發……待頭發梳理光潔后,須用‘抿子’沾浸泡多日‘發粘之刨花水’,邊抿邊梳,使其平整,以符合審美要求?!蜃印杏钟杏糜诿杳即螋W、或用于沾胭脂在兩頰涂紅的,另有刷掃梳發時落于脖子、后背等處污物的”[16]。需要著重說明的是李曉軍的《牙醫史話——中國口腔衛生文史概覽》,該書是目前最為系統論述植毛骨刷功能的專著,作者認為是抹發的抿子,并在書中對學界關于骨刷“形制似牙刷即‘牙刷’”的觀點提出了質疑[17]。

二是牙刷。周大成(周宗岐)是最早指出大營子出土的骨刷是牙刷的[18],除此之外很多人都認同骨刷就是牙刷的觀點,到了二十世紀九十年以來,有大量的醫學、史學和科普文章認為骨刷是牙刷,由于論證類似,不再贅述。此觀點甚至影響到了日本醫學界,日本齒科醫學會的學者將出土骨刷稱為“歯刷子”,也認為是牙刷[19]。但是,也有人在此基礎上提出了新的認識,指出大部分唐宋時期的植毛骨刷的功能是牙刷,而“形制太小或刷頭過寬……植毛太長……太軟者,不適合用于刷牙”的刷子,他認為是抿子[20]。國外學者也有了更多地研究,美國牙醫學會認為最早的牙刷出現于明朝,但現代意義上的牙刷還是1498年有人把短硬的豬鬃插進一支骨柄上于英國發明而成的[21]。

除此之外,還有梳子刷[22]、藥刷[23]、制瓷工具[24]和兩用刷[25]之說。

綜上所述,隨著考古發現的增多,學術界的認識也在不斷地深入,但是還是存在三方面不足。其一,發掘者闡述觀點缺乏足夠的文獻引用,而單純研究功能的學者對發掘的出土情景缺乏利用。其二,學界缺乏國畫的圖像資料引用,對于壁畫資料的認識沒有重視。其三,研究者們文獻引用不足,首先是引用不全面,一方面缺乏文獻的全面搜集與整理,一部分重要文獻還鮮有利用,另一方面,持有不同觀點的學者對于史料選擇性的規避;其次是文獻沒有系統分類地整理和區別考證;再次是沒有觀察到文獻的時代變化;接著是沒有注意到文獻中的器物組合;最后是文獻與考古發現骨刷的實物對照還有不足。本文擬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全面收集相關資料,對宋元明清的植毛骨刷進行系統梳理和分析,系統地將文獻分類與區別。在每一分類中的史料,按照時間順序表現不同時期文獻中骨刷的變化。將文獻中的器物組合單獨分類以觀察其器物組合,通過文獻中的記載的形制線索來印證骨刷的功能,加入國畫和文獻插圖圖像的資料。本文試圖解決骨刷功能問題,為同類器物功能的文獻結合問題提供新思路。

通過對搜集到的100多件骨刷進行類型學[26]考察。根據骨刷柄部形態可分為兩型:圓柱狀細柄型(以下代稱A型,圖1[27])和扁板狀寬柄型(以下代稱B型,圖2[28])。以此,方便后文區別討論。骨刷[29]不僅見于墓葬隨葬品中,也見于壁畫、繪畫、古代文獻插圖中。下面,本文從這些資料的使用情景出發,探討刷子的功能。

一、國畫、壁畫、插畫中的骨刷形象

南宋以來的繪畫材料就見有刷子的形象。包括南宋李嵩的《貨郎圖》、宋代《女孝經圖》[30](圖3)、明代仇英的《清明上河圖》。南宋李嵩的《貨郎圖》(圖4)是以南宋市井生活中挑擔貨郎的形象為主的風俗畫。畫面中有兩處出現了刷子狀器物,第一處是貨郎左側擔子中部有一件帶毛的長柄刷子,第二處是貨郎的左耳、右耳附近插著小刷子各一件,說明刷子是當時的一種生活用具。此外,南宋的《茶具圖贊》[31]、明代《三才會要》、清代日本人青木正兒的《北京風俗圖譜》、清代日本人中川忠英的《清俗紀聞》[32]等文獻中的插圖也見有刷子的形象。需要重點說明的是明仇英版《清明上河圖》[33](圖5),在畫面中部有一處寫著“女工——鋼針、梳具、刷、抿、剪刀、牙尺俱全”字樣的小房子,店內共4人,屋邊有3名男子,屋內一人右手抬舉,其身體前面是開放式的層疊式柜子,最上層擺放著剪刀、刷子、圓柱狀器具;中間一層擺放著罐、帚、盒等;最下面一層擺放著梳子。說明這種刷子可能是一種梳妝器具。

更加直接的證據莫過于壁畫,該類資料包括巴林左旗滴水壺遼代墓葬、桂陽劉家嶺M1、巴林右旗遼慶陵東陵壁畫和遼陽石嘴子墓葬壁畫[34],這4座墓葬的壁畫中皆有骨刷的使用情景(圖6)。巴林左旗滴水壺遼代晚期墓葬北壁壁畫,有三名成年女性,她們姿態各異,分別是背著紅色包裹、手持毛巾、跪在木桌前的三個人。其中跪在木桌前的女性,其左手握黑色小盒,右手持盒蓋子,梳妝盤中有1把柱狀細柄型刷子、2件帶蓋瓷盒和1件梳子。這件刷子的形象與前文所說的A型骨刷完全相同。在此壁畫中,刷子與盤、小型容器(盒、罐、盞)、梳子等梳妝器具共同使用。那么,遼代晚期的A型骨刷可能與梳妝有關。無獨有偶,桂陽劉家嶺M1前室東壁壁畫[35],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景。此壁畫中,共4名女性,左側女子雙手托著1件托盤、中間女子右手握1件鏡子于胸前、右側女子手拿1件如意、壁畫下方還有1件桌案、桌旁還有一名跪姿女子。其中左側女性手上的托盤中有盞和刷。從該壁畫可以看出,主要來源于“梳妝圖”,刷子的共生器物主要是盤、小型容器(盒、罐、盞)、梳子。由此可知,宋代的骨刷也可能與梳妝有關。以上兩幅壁畫材料所反映的刷子與其他物品的使用情景,與墓葬中骨刷與梳妝物品共出的情況吻合。由此可知,A型骨刷可能為梳妝用具。

二、文獻中的骨刷

文獻對于刷子的記載并不多,我們將唐代至明清的文獻,依據其稱謂的不同(表1),將其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稱為“抿(刷)子”的文獻,第二類是涉及“牙刷”、“刷牙(子)”的文獻。下面,我們結合文獻上下文中的器物組合、使用方式等來分析其功能。

第一類,稱為“抿(刷)子”的文獻。

文獻中關于“刷子”的記載可見于唐《安祿山事跡》,文中說道“(天寶)十載(751年)正月一曰,是祿山生曰……太真賜……犀角梳篦刷子一”[36]。說明唐代的刷子是與梳篦配合使用的。

明清文獻中,“抿子”與“匣”、“梳”、“篦”、“鏡子”等連用,這與考古所見骨刷的出土情景相似。據《日本考》卷四“內器”類有這樣的記載,“梳匣、鏡、鏡架、梳子、掠頭、邊箕、刷牙、抿子、粉匣、粉、胭脂”[37]?!锻鹗痣s記》記載了明代宛平(今北京西)的社會生活,其中有一段記載了,“剪子四把,抿子四把”[38]。明末《西游補》中描寫了一方梳妝臺,“石子上橫放一只竹節柄小棕刷;東南方擺著玄軟刷四柄,小玄軟刷十柄,人發軟刷六柄”,而且人發軟刷邊還放置了水油半面梳、牙方梳、金鉗子、玉鑲剪刀、潔面刀、綠玉香油、青銅古鏡等[39]。清代“雍正七年九月初六日,賜“梳子、篦子、抿子、刷牙等九件……以備怡親王福晉千秋用”[40]。乾隆《大清會典》中提到乾隆賜予容妃及其家族的東西,有“鏡十二面。牙茶盤二件。十錦梳篦九匣。黃楊木梳十四匣。篦子一匣。抿子一匣”[41]。乾隆八年(1743年)來自于直隸束鹿縣到錦州廣寧縣作買賣的貨郎意外身亡,《明清史料》中搜集了這件事情,并且記錄下貨柜里貨物的情況,即“剪子……簪子……篦子二把、抿子二把”[42]。乾隆五十年(1785年)端郡王永珹此女縣主格格出嫁阿拉善蒙古親王旺沁班巴爾陪嫁的梳妝品,包括“粉……胭脂……象牙梳……黃楊木梳……篦子……抿子十把、鏡”[43]。乾隆五十七年(1792)十二月,內廷撫養乾隆之孫女封郡主,許配給敖漢部扎薩克郡王德親,內務府按“陪給郡主格格妝奩定例”,梳妝器包括,黃楊木梳、篦子、抿子、象牙梳、粉匣、胭脂、包頭、鏡子、鏡套[44]?!秶瘜m史》中有載“十(什)錦抿篦九十匣”[45]。光緒十五年(1898年)二月二十三日“由內交(內務府)出黃單”,“胭脂……灌粉……桂花油……抿子二匣、銀刮舌刷牙二匣”[46]?!抖昴慷弥脂F狀》中寫道,“隨手把小抽屜拉開一看,牙梳、角抿,式式俱全”[47]?!稐冭婚e評》有載,“梳盒內一應抿刷、油粉件件俱全,又有個紙包,包著兩根金花簪兒”[48]?!吨@崖脞說》有云,“忘佩抿發篦刀子”[49]。德國人Mechthild Leutner記錄北京19世紀民間文化寫道,“假如讓小孩當大官,那么就用一把或兩把梳子假裝在他頭上梳幾下,并說:‘一梳子,二抿子,長大了,戴頂子’。對姑娘說……‘一梳子,二抿子,嫁了個女婿戴頂子’”[50]?;谝陨?,可以得知“刷子”、“抿子”是與梳子、篦子等梳妝用具一起使用的并且有的是盛裝于梳妝盒(匣、奩)內,其可能就是發刷。

 “抿(笢)子”是用來澤發抹鬢的梳妝刷。據明末《正字通》有載,“澤發駿刷曰笢”[51]?!睹髅佳孕袖洝酚休d,“持骔抿刷鬢者”[52]?!稏|鷗草堂詞》“重抿牡丹雙鬢”[53]?!赌鹾;ā酚醒?,“理理發,刷刷鬢”[54]。清代《紅樓夢》中有“黛玉……忙開了李紈的妝奩,拿出抿子來,對鏡抿了兩抿”,“寶玉……不該令他抿上鬢去”[55]?!兑话咪洝氛f道,“婦女抿頭有香油”[56]?!督鹪坡N傳》中有“他替我點妝、抿鬢”[57]?!短光謽犯蛳慵分小冻莞琛酚性~曲“移時妝罷,打疊起間,梳抿待掩,卻鏡臺兒”[58]?!督鹌棵贰肪硭牡诙?,“金蓮在旁把拿抿子,與李瓶兒抿頭”;卷六,“只見春梅送了抿鏡梳子來”;卷十五,“鏡臺前,拿過抿、鏡,只抿了頭戴兒狄髻”[59]?!对偕壢珎鳌穼懙?,“抿鬂、梳豆與插環”;“牙梳掠鬂云,環抿勻粉,面口添胭” [60]?!冻跽娼渎伞分?,“不得抿發不避人前”[61]?!斗嚼m集》 中洞仙歌用坡公韻有詞“鑑鸞羞照影,重抿鬟云”[62]。對于故宮清代館藏的象牙描金帶彩什錦梳具,有人認為其中的縱向長刷用于蘸胭脂涂抹腮紅, 橫向長刷用于抹頭油、清理梳子篦子[63]。觀察以上文獻,可以得知“抿子”可能是抹發、理鬢角的用具。

“抿子”在使用時,需要蘸著香膏(油)、刨花水[64]等來抹發?!冻o通釋》中提及用小刷蘸著“芳澤香膏,以涂發”[65]?!断銑Y潤色》中掠頭油水方提到“甘松、青黛、訶子、零陵香、白及上為細末,絹袋盛浸油,或浸水用亦妙”[66]。用以上藥物碾成細末,用絹袋盛好浸泡在油中,或者浸泡在水中,再用器具掠發?!段宸N遺規》中有“婦女抿掠脂粉、女工針線之物”[67]。清末描寫上海妓院生活的《海上花列傳》中有記載,“起身對鏡,照見兩邊鬢角稍微松了些。隨取抿子輕輕刷了幾刷……雙玉收過抿子”;“濃濃的蘸透了一抿子刨花浸的水,順著螺絲旋刷刷進去,又刷過周圍劉海頭”;“把保險臺燈移置梳妝臺上,且不去刷鬢腳,就在床沿坐下”;“大阿金用抿子,蘸刨花水略刷幾刷,漱芳又自去刷出兩邊鬢腳……”;“在梳妝臺前照鏡掠鬢,愛珍趕過去取抿子,替他刷得十分光滑”[68]?!秺Y史》中的梳妝門也提及抿子是理發用的梳妝器具,其中有幾句話這么寫道,“唐元宗時,西蜀有尼,造掠鬢香油,本州進之宮中,謂之錦里油,油音遊乃幸蜀之讖” [69],那么傳說在唐玄宗時期的成都附近地區就可能出現了掠發香油[70]?!稁X南雜記》中也有載,“粵中有香……以三匙,浸熱水半甌。用抿婦人發,香而鮮膻,膏澤中之逸品也”[71]。清末民初呼和浩特新城滿族用抿子抿頭,方法是“用榆木刨花泡成水,用小刷蘸著抿頭發的鬢角,取其水有榆木的膠質,使頭發顯得黑亮而發型規整”[72]。說明當時的“抿”是指一種抹發用具。

基于以上,文獻記載的“刷”、“抿”是與梳子、篦子、鏡子、剪刀、脂粉、發油等梳妝器具一起使用的并且有的是盛裝于梳妝盒(匣、奩)內,這與之前統計梳妝器具中骨刷的出土情境相仿。結合考古發現來看,南宋黃昇墓[73]出土的刷子刷毛上還殘留人的頭發。那么,此類刷子可能就是用來澤發理鬢的梳妝刷。其最早可能起源于唐,發展于宋金,元末明初開始流行,這與我們前文對骨刷的分期研究相吻合。

第二類,稱為“牙刷”、“牙刷子”、“刷牙子”和“刷牙”的文獻。

北宋至明清文獻中,有一種關于“牙刷(子)”或“刷牙”與“括舌(舌括)”連用的現象?!袄ㄉ啵ㄉ嗬ǎ笔锹庸紊囝^的口腔用具,那么“牙刷”、“刷牙”也可能是同類器具。這種現象最早見于北宋的《夢林玄解》,邵雍將“牙刷括舌”[74]兩者放在了一起,清光緒大婚典禮紅檔(1898年),也提到“銀刮舌刷牙二匣”[75]。此外,明代《童癡二弄》中有文,“牙刷子只等你開口……刮舌又介掀嘴撩唇”[76]?!伴_口”二字直接表明,“牙刷子”是作用于口腔的器具。在目前的考古發現中,舌刮與刷子共出的情況,最早可追溯到元末明初的蘇州盤錦小學墓葬[77],該墓葬出土了A、B型銀刷各1件。那么可以說明,至少在元末南方地區的刷子就具有刷牙的功能了。

南宋(金)至明代時期文獻中的“刷牙”,有兩種含義。一種表示清理牙齒的行為。如元代《飲膳正要》(1330年)有文, “凡清旦刷牙,不如夜刷牙,齒疾不生……凡清旦鹽刷牙,平日無齒疾”[78]。而且《普濟方》中的“刷牙”與“擦牙”、“揩齒”等詞[79]相互交叉替換,意思相近。另一種是名詞,如元代《杜蕊娘智賞金線池》有記載,“有幾個打踅客旅輩,丟下些刷牙掠頭”[80]。這說明,“刷牙”也可能是一種用具。據金代《蘭室秘藏》中“獨圣散……上為細末,每用刷牙,以熱漿水漱牙,外用粗末熬漿水刷牙,大有神效”。南宋《魏氏家藏方》的“失笑散治牙疼”中,“先用刷牙,灌漱牙凈,用藥于敷痛處”。明代《醫學正傳》(1515年)也說,“每用刷牙,以熱漿水刷牙”[81]?!镀諠健芬灿杏涊d,“用刷牙子,灌潄[82]?!夺t林瑣語》也有記載,“每晨盥漱后,用牙刷蘸擦,可使齒力堅強”[83]。這里的“用刷牙”多與“漱牙”、“灌漱”等一同出現,是一種刷理牙齒的用具,其使用時,事先用“刷牙”清理牙齒,接著漱口,最后再上藥。但是,我們目前還沒有確切的資料得知該器物的形制,它是否是考古所見的骨刷還是不能確定。在南宋時期還出現了“刷牙鋪”。南宋《夢梁錄》中的“鋪席”,記載了“凌家刷牙鋪和“傅官人刷牙鋪”[84]?!段魃较壬嫖闹夜募芬灿?span>“刷牙鋪的記錄[85]。但是所謂的“刷牙鋪”,由于關于當時該類鋪子的資料極少,其功能是專門銷售的鋪子還是提供清理齒垢服務的鋪子,我們也仍然無法辨析。

南宋至明清,人們開始用“刷牙子”、“牙刷”直接蘸藥來刷牙。據南宋《雞峰普濟方》“以刷牙子蘸藥,貼病處刷之,有涎吐出不得咽下”[86]。元代《御醫院方》的記載,“毎用刷牙子蘸藥少許,刷上下牙齒,次用溫水潄之,每日早晨臨臥時用一次”[87]。這說明,每天早晨和睡前,用“刷牙子”蘸一點藥物來刷牙,第二天用溫水漱口。據明代《普濟方》的記載,“用刷牙子灌潄”?!皻坝盟⒀雷诱核幧僭S,刷上下牙齒,次用溫水潄之,每日早晨臨臥時用一次”?!霸绯克⒀浪略诒K中,用刷牙刷在頭發上……刷潄之三十日頭白再黑,大有功效”[88]?!缎l生易簡方》有載,“四更以牙刷蘸藥,熟擦牙一遍”[89]?!夺t方類聚》(1443年)也有記載,“牙痛,先刷漱凈,次用牙刷蘸藥,疼處里外刷”[90]。明《衛生寶鑒》(1343)綴文,“遺山牢牙散……早晨用藥刷牙,晚亦如之”[91]。另外,明代《普濟方》[92]、《衛生易簡方》(1410年)[93]、《丹溪心法》(1481年)[94] 、《醫學正傳》[95]、《醫學綱目》(1565年)[96]、《證治準繩》(1602年)[97]等文章都提到了“刷牙藥”或“刷牙散”。清代以后更是出現了專門用來刷牙的“牙粉”,并且市面上出現了“洋牙刷”。據《清經世文三編》有載“用物如……牙刷、牙粉;洋牙刷、洋牙粉”[98]?!栋罔派椒咳酚幸黄霸佈浪ⅰ?a href="#_edn99" name="_ednref99" title="">[99]?!吨猩絺餍配洝贰捌饔谩敝谐霈F了“牙刷”[100]?!妒⑹牢Q孕戮帯酚休d“洋牙刷、洋牙粉”[101]?!渡锨宓燮邥酚休d,“洋布之外,用物如……牙刷、牙粉”[102]。那么,根據以上的文獻不難看出,當時的人們,已經開始蘸著專門刷牙的藥粉來刷牙了。

 “牙刷”不僅僅能夠清理齒垢,還有其他很多種功能。其中一種是用來撬開牙關以送藥。如《經驗丹方匯編》,“倘口閉,用牙刷挖開灌下”[103]。清代《留東外史續集》描寫道,“接了牙刷,將秦珍的牙撬開,灌了姜湯下去”[104]?!督{囊撮要》中“治舌忽硬腫實時氣絕”,用“綠衣散”,“將牙刷腳撬開牙關搽舌上,立愈”[105]。比如明代《普濟方》的記載,“臨睡先洗牙了,再以牙刷蘸刷牙后津,再蘸藥抹鬢,次日洗”;“刷牙藥……早晨刷牙水吐在盞中,用刷牙刷在頭發上……刷牙散……刷潄之三十日頭白再黑,大有功效”[106]。說明當時有人用“刷牙”“灌漱”之后的水蘸藥物抹鬢以烏發?!都t樓夢》中寫道,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氄毛來[107],說明其刷毛質地較硬能夠去除細軟的鳥獸毛?!娥B小錄》有文,揀大黑棗,用牙刷刷凈,入臘酒娘浸,加真燒酒一小杯,瓶貯封固經年不壞[108]。清代袁枚的《隨園食單》中,提到了清洗口蘑時的做法,即“開水泡去砂,用冷水漂,牙刷擦”[109]。也有《香奩潤色》中的“洗墨污衣法”,就是用“黑牽牛一錢,草果、白芷各五分,上為末,牙刷蘸帶濕洗即脫”[110]。還有《尤氏喉科秘書》[111]和《包氏喉證家寶》[112]都提到的“制僵蠶法”,其中有一段文字說道,“將牙刷蘸水刷去鍛石頭”。以上幾篇文章都是利用刷子刷毛清潔的功能。另外,《廣群芳譜》(1708年)記載了一種蘸染花色的方法,就是“用牙刷濺墨剉入蕊心”[113]。也就是說,到了清代以來,“牙刷”還可被使用在清理物體表面和染色等方面。

對于“牙刷”柄部形制的第一次描述,來自于元代《程氏家塾讀書分年日程》,句讀所用‘點子’[114]時提到了刷子,以果齊史先生法,取黑角牙刷柄,一頭作‘點’,一頭作‘圏’,至妙。凡金、竹、木及白角[115]并剛燥不受朱,不可用也。造法:先削成光圓,如所欲‘點’大小,磨平;‘圏子’,先以錐子鉆之,而后刮之,如所欲”[116]。說明元代的牙刷柄是動物角制成的,而且我們可以得知,元代文獻中的“牙刷柄”可能是圓錐體,這與圓柱狀柄錐狀尾的A型骨刷相似(圖7[117]。郭鈺的《靜思集》也提到,“短簪削成玳瑁輕,冰絲綴鎖銀鬃密” [118]?!氨z綴鎖銀鬃密”中的“冰絲”是蠶絲[119],是植毛所用的繩線,“銀鬃”是白色豬鬃即骨刷的刷毛,這句話實際上說的是植毛較密且留有穿毛蠶絲的刷頭?!岸虝合鞒社殍]p”說明這種用具類似于短小的簪子,呈柱狀柄、尾部呈錐狀,這與考古發現的A型骨刷相似。而且清代《女開科傳》中有一段描寫,“髭須長長短短,好象不曾裁就的牙刷”[120]。說明當時“牙刷”的刷毛是較為平整的。明代《隋史遺文》有載,“一個指頭的牙刷[121]。說明明代所謂的“牙刷”,其寬度僅為1厘米左右。而A型骨刷的刷頭寬度大體上為1厘米,與文獻上的記載相仿。鑒于以上,元代以來文獻中的“牙刷”即考古所見的A型骨刷。

從文獻記載來看,至少在元末明初時,牙刷還沒有被廣泛推廣開來,只有極少的人才會使用,這可能跟刷毛質地較硬損齒有關。元末明初時期郭鈺的《靜思集》有詩云,"南州牙刷寄來日, 去膩滌煩一金直”[122]?!稊z生眾妙方》記載,明代人“每清晨鴛鴦手擦牙”[123](即左右手交替揩齒),那么就說明在當時,“牙刷”還沒有被廣泛使用,這可能跟當時的刷毛有關系。因為,“刷牙子”、“牙刷”是馬尾制成的,毛質較硬,用來損齒。南宋時期《養生類纂》中記載,“早起不可用刷牙子,恐根浮兼牙踈易揺,久之患牙疼,蓋刷牙子皆是馬尾為之,極有所損”[124]。元代《三元參贊延壽書》也有相同記載[125]。另據明代《遵生八箋》云“淑齒誤用鬃刷,敗齒”[126]。明代《山居四要》也說,“馬尾做牙刷損齒”[127]。清代《老老恒言》曰“鬃刷不可用,傷輔肉也,是為齒之崇”[128]?!都本葟V生集》也有類似記載,“馬尾硬牙刷亦不可用,俱主損齒”[129]。另一方面,陳自明的《婦人大全良方》(1237年)卻提到產婦“不得刮舌刷齒及就下低頭,皆成血逆、血運”[130]?!懂a書》有云,“揩齒散……產后齒腳尚虛,不宜用牙刷刷齒”[131]。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提到“牙齒稀疏……用爐甘石、石膏等分為末,每次用少許擦牙,忌用牙刷”[132]。因此南宋至清代一直有人認為這種刷子是傷齒的,不宜使用,當時部分中醫還是推薦“擦牙”或者漱口的潔齒方式。

除了以上兩類文獻之外,自南宋至清的文獻中,還有一種“刷牙(子)”(或“牙刷”)與“抿(刷)子”連用的現象。據南宋《夢梁錄》記載了諸色雜貨,“挑擔賣……文具物件……又有撓子、木梳、篦子、刷子、刷牙子”[133]。這里的“撓子”是指笤帚,梳、篦、掃帚與“刷子”、“刷牙子”連用,說明這幾種器具都是梳理清掃的用具。明代《北新關志》 (1636)記載了明代京杭大運河上杭州北新關商品貿易的詳細資料,其中“明代北新關商稅則例”中提到,“刷牙抿子……每千個一分二厘”[134]。清代《廈門志》也有記載,“牙(器)……牙刷、抿子百枝例八厘”[135]?!赌奚牙m譜》(1795年)是北京姑娘們唱的小調,其中有描寫販貨情形的詞有“刷牙抿子”[136]?!冻6愐幚分械摹把李悺币灿小把浪?、刡子”[137]的記載?!痘食浭牢募酚性?,“日商所制造……又刷子及牙刷之類”[138]。另一方面,“抿刷”可能是刷子的通稱。明代《酌中志》有載明代二十四衙門之外的廣惠庫“職掌綵織帕、梳櫳、抿刷、錢貫、錢錠之類”[139],《續文獻通考》[140]、《續通典》[141]、《藝風堂文集》[142]、《(光緒)順天府志》[143]、《日下舊聞考》[144]、張廷玉的《明史》[145]、萬斯同的《明史》[146]、《金鼇退食筆記》[147]也有相同的記載。由此可知,“刷牙”與“抿子”確實是同一類卻具有有細微差別的器物。

最早區分“刷”“抿”而且提到了刷子功能的史料是明代王圻、王思義《三才圖會·器用十二卷·梳皿梳帚說》(圖8)關于“刡”的記載,文中提到,“刷與刡,其制相似,俱以骨為體,以毛物粧其首,刡以掠發,刷以去齒垢,刮以去舌垢,而帚則去梳垢??傊?,為櫛沐之具也”[148] 。說明“刷”和“刡”是形制相似的兩件器物,都為骨質皆有刷毛,但功能是不同的,一種是抹發的、一種是清理齒垢的。從圖中可以看到,有刷毛長短不一、柄部長短不同的兩個刷子。通過對比與文獻同期的明代骨刷[149](圖9),考古發現的刷子頭部較長且占刷體比例大,孔多3-4排孔,每行13-20排孔,柱狀細柄型刷子多以2件大小不一,刷毛長短不一的刷子共出。這與文獻中的“刷”與“刡”的形象相似。說明當時的刷子與考古發現中明墓出土的大小兩支刷子的情形一樣。那么,至少在明代時期,刷子就劃分出了兩種不同的功能,一種是抹發的“刡”、一種是清理齒垢的“刷”。

元末明初以后,還出現了“帽刷”、“鞋刷”、“眉刷”。李氏朝鮮早期(元末明初)刊出的一本以北京話為標準的漢語教材《樸通事》記載,“賣刷子的將來?!@帽刷、鞋刷各一個,刷牙兩個,掠頭兩個,怎么賣?’”[150]。明代《童癡二弄》有一首名叫“梳子”的情歌其中有一句提到,“眉刷弗住介掠來掠去”[151]??梢缘弥?,此時刷子的功能很豐富,不僅包括牙刷、發刷,而且還有其他刷子。

三、總結

鑒于以上,文獻中“刷(子)”來源于唐;“抿(子)”是在明清時期出現且流行的;“刷牙(子)”由南宋時期一直延續到明清;“牙刷(子)”出現于北宋,經南宋至清;“帽刷”和“鞋刷”出現于元末明初,“眉刷”出現于明代??脊潘姷墓撬⒖赡苁俏墨I中提到的“抿子”(“刷”),即抹發油的發刷,其起源于唐,發展于宋元,盛于明清。其中,A型骨刷于元末的南方地區,形成了刷牙的功能,即文獻中提到的“牙刷”。而牙刷并未在明清以后的中國推廣,其原因可能跟當時醫學典籍中提到的牙刷“敗齒”有關。

 

附件

1 各時期文獻關于“刷”的名稱

時期

名稱

刷子

北宋

牙刷

刷牙

南宋

刷牙子、刷牙、刷子

刷牙子、牙刷、豪犀刷

元末明初

刷牙、牙刷、帽刷、鞋刷

刷牙子、刷牙、牙刷、牙刷子、鬃刷、眉刷、軟刷、刷、抿子、抿、笢、刡

刷牙、牙刷、刷、鬃刷、抿子、刡子、骔抿、抿

 



[1] a:長陵發掘委員會工作隊.定陵試掘簡報J.考古,1958,(7).b:長陵發掘委員會工作隊.定陵試掘簡報() J.考古,1959(7).c: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定陵,中國田野考古報告集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 213,圖版三〇四.d:蘇天鈞.定陵.北京考古集成13C.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224.

[2] 巴林左旗博物館.內蒙古巴林左旗滴水壺遼代壁畫墓J.考古,1999(8).

[3] 常州博物館.江蘇常州懷德南路明墓發掘簡報J.文物,2013(1).

[4] a:譚遠輝.桂陽劉家嶺宋墓壁畫的圖像學研究J.湖南省博物館館刊,2013(年刊). b:譚遠輝,譚何易,朱俊明,張雙北,朱俊明.湖南桂陽劉家嶺宋代壁畫墓發掘簡報J.文物.2012(2).

[5] 項春松.遼代歷史與考古M.呼和浩特: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96: 267.

[6] 項春松.內蒙古赤峰郊區新地遼墓J.北方文物,1990(4).

[7] 業鈞,清俊.農安縣平山古墓中出土的五件骨器J.長春文物,1987(1).

[8] 王青煜.遼代服飾M.沈陽:遼寧畫報出版社,2002: 126.

[9] 王青煜.梳妝侍奉圖.中國出土壁畫全集 3 內蒙古C.北京:科學出版社,2012:136.

[10] a:楊晶.中華梳篦六千年M.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7: 205.b:楊晶.說說梳篦J.中華文化畫報,2012(08).

[11] 中國文物學會專家委員會.中國文物大辭典(上冊)Z.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08:641.

[12] 張國慶.中國婦女通史 遼金西夏卷M.杭州:杭州出版社,2011:70.

[13] 南楠.長發巧梳理M.南昌:江西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2.

[14] 孟暉.唇間的美色M.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12:108-116,236-237.

[15] 馬大勇.紅妝翠眉·第八章妝具M.重慶:重慶大學出版社,2012:156,182.

[16] 知緣村.聞香識玉——中國古代閨房脂粉文化演變M.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12:598.

[17] 李曉軍.牙醫史話——中國口腔衛生文史概覽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14:56-157.

[18] a:周大成.植毛牙刷是中國發明的J.中華口腔科學雜志,19564(1).b:周大成.遼代植毛牙刷考J.中華口腔科學雜志,19564(3).c:周大成.中國是最早使用和發明牙刷的國家N.健康報,19640314.d:周大成.中國口腔醫學發展簡史J.日本齒科醫史學會會志,1981(8).e:周大成.祖國醫學在口腔科方面的四項重要發明J.中西醫結合雜志,1983(3).f:周大成.中國口腔醫學史略J.口腔醫學研究,1985(1).

[19] a:/中中原泉.陶粟嫻.歯刷子ロードを辿る:楊枝歯刷子と植毛歯刷子J日本歯科醫史學會會誌,1992,18(3):249-261.b:日金城喜代美,吉田和子,渡辺有子,谷津三雄."骨製歯刷子を特に主張する學理的根拠"について(日本歯科醫史學會第18(平成2年度)學術大會講演事後抄録)J.日本歯科醫史學會會誌,1991,17(3):200-201.c: 日下総高次.歯刷子の変遷(日本歯科醫史學會第12回學術大會講演抄録)J.日本歯科醫史學會會誌,1984,11(1):8-9.

[20] 伍秋鵬.中國古代牙刷形制演變考J.中華醫史雜志,2012(3).

[21] James Dyson,Robert Uhlig.The Mammoth Book Of Great InventionsM.Robinson Publishing,2004.

[22] a:福建省博物館.福州市北郊南宋墓清理簡報J.文物,1977(7).b:福建省博物館.福州南宋黃昇墓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2: 77~79,圖版一〇三.c:黃榮春.福州市郊區文物志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9:402.

[23] 江陰縣文化館.江陰縣出土的明代醫療器具J.文物,1977(2).

[24] a:趙青云.宋代汝窯M.鄭州:河南美術出版社,2003:39-42,75-80. b:歐陽希君.窯業工具考——瓷刀N.中國文物報,20050715日第007. c:歐陽希君.歐陽希君古陶瓷研究文集C.北京:世界美術文庫出版社,2005:319-320. d:趙青云,趙文軍.汝瓷珍賞 民間收藏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7:22. e:孫彥春.中國鈞窯志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11:163-164. f:許紹銀,許可.中國陶瓷辭典Z.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3:388.-- g:單曄.北宋汝窯研究D.鄭州大學,2012.h: 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寶豐清涼寺汝窯址的調查與試掘J.文物,1989(11). i楊佩,楊貴金.古代剔刻劃花瓷制作解謎——河南當陽峪古窯址發現剔刻劃花工具J.文物春秋,2007(4). j: 焦作市文物工作隊,沁陽市文物工作隊.焦作沁陽南外環路宋墓M1發掘簡報J.中原文物,2012(4).

[25] 于寶東,武雅琴.科左后旗衙門營子出土的清代文物,內蒙古文物考古文集·第一輯C.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4: 689~696.

[26] 篇幅受限,僅列舉分類成果不展示分期成果。

[27] 劉震偉.洛陽澗西金墓清理記J.考古,1959,(12).

[28] 唐縣文物保管所.唐縣發現金代墓葬J.文物春秋,2012(6).

[29] 其材質大部分是骨質,還有少量的角刷、銀刷、木刷、紙刷、錫刷、竹刷等。另外,史料和圖像材料中的骨刷形象不明材質,為方便討論,以“骨刷”作代稱。

[30] 《女孝經圖》根據唐代鄭氏的《女孝經》中女性遵禮場景的長幅畫,其中“三才章”有一名女童左手持七撮長毛的長柄刷子狀器物,因此這種器物是跟生活相關的用具(小孩子也能使用,或者說伺奉女童也能協助成年人使用該器物)。

[31] 南宋審安老人.茶具圖贊. 審安老人的茶具圖贊(成書于南宋咸淳己已年即1269年)中有一篇宗從事,其功能是清掃茶屑、茶末的。從圖中可以看到其形狀與刷子大體相似,雖然使用原理都是擦、刷,但是其制作有一點區別,其是用繩線將毛系在細棒子上,并不用鉆孔穿毛。

[32] 《清俗紀聞》是日本寬正17年(1799)刊印的記述清朝乾隆時代中國福建、浙江、江蘇一帶民間風俗、傳統習慣、社會習尚等的一本調查紀錄。全書共13 卷,其中卷七的冠禮”中分別記載了剃頭、男女發型、冠禮、頭飾、梳妝具等,對于刷子的記錄如下,“抿子毛淡褐色……柄皆黃色”。從圖中的抿子與明代《三才圖會》相對比,可以看到長柄的刷子形制相同,兩者皆是同一類器物??赡苁浅浻凇度艌D會》。

[33] 現存張擇端版的《清明上河圖》并沒有發現刷子的形象,但是明代仇英版卻有發現,這也是兩版的區別之一,該畫原本是北宋張擇端繪制的當時東京城的風俗畫,明代仇英以此為藍本,究其原因可能是仇英改繪的社會風貌區別前者,而是將明代江南城市生活融入其中。

[34] 巴林右旗遼慶陵東陵壁畫和遼陽石嘴子墓葬壁畫,目前沒有找到確切的影像資料。

[35] 很可惜的是部分畫面都已經斑駁不清,只能通過發掘者的記錄來看。

[36] 唐姚汝能.安祿山事跡·卷上.清宣統三年葉氏刻本.

[37] 明李言恭.日本考·卷四.明萬歷刻本.

[38] 明沉榜.宛署雜記·經費下.

[39] 明董說.西游補·第七回.

[40] 朱家溍選編.養心殿造辦處史料輯覽(1)雍正朝M.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3.

[41] 清允裪等.乾隆大清會典.(轉引自:于善浦.乾隆皇帝的香妃M.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06:132.)

[42] 劉錚云.中國的城市生活 城鄉的過客:檔案中所見的清代商販C.北京:新星出版社,2006:423-424.

[43] 阿拉善左旗檔案館館藏檔案.101-3-42,25.(轉引自:梁麗霞M.阿拉善蒙古研究.北京:民族出版社,2006:145-146.)

[44] 清乾隆五十年郡主格格下嫁初定成婚檔(藏于東京的東洋文庫).(轉引自:杜家驥.清朝滿蒙聯姻研究()M.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13:344-346. )

[45] 清鄂爾泰,張廷玉等.國朝宮史·卷十八·經費二.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46] 清光緒大婚典禮紅檔.(轉引自:毛立平.清代嫁妝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122.)

[47] 清吳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五十二回.清光緖本.

[48] 清佚名.梼杌閑評·卷四.清刊本.

[49] .章楹.諤崖脞說·卷四.清乾隆三十六年浣雪堂刻本.

[50] Mechthild Leutner.北京的生育、婚姻和喪葬 19世紀至當代的民間文化和上層文化M.北京:中華書局,2001:49. (原文注釋:引自 邱雪,1935:72;參見博根,1928:102;洛伊,1983:f,23).

[51] 明張自烈.正字通.

[52] 清徐開任.明名臣言行錄·卷六十六·尚書陸文定公樹聲.清康熙刻本.

[53] 清周星譽.東鷗草堂詞·卷一.清光緖十二年金武祥刻本.

[54] 清曾樸.孽?;āぞ硎?span>.民國本.

[55] 清曹雪芹.紅樓夢·第四十二回.清乾隆五十六年萃文書屋活字印本(程甲).

[56] 清鄭光祖.一斑錄·雜述三.清道光舟車所至業書本.

[57] 明青心才人.金云翹傳·卷三.清康熙刊本.

[58] 明徐石麒.坦庵樂府黍香集.清順治南湖香書堂刻坦庵詞曲本.

[59] 明蘭陵笑笑生.金瓶梅.明萬歷刻本. 多數人認為這里的“抿子”是指的抿發的刷子(a:王利器.金瓶梅詞典M.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8:209.b:白維國.金瓶梅詞典M.北京:線裝書局,2005:358.c:陳詔,黃霖.金瓶梅詞話梅節校訂本M.西寧:青海人民出版社,2001:237.)。但是魏子云認為書中的“抿子”是梳發的梳子、篦子的統稱,認為抿子是方言(魏子云.金瓶梅詞話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87:137.)。而清河方言中,抿子也有小梳子的意思(許超."抿子"問題,史海遺珍叢書金瓶梅清河方言考C.北京:中國文聯出版社,2006:172-173.)。

[60] 清陳端生.再生緣全傳·卷十三,卷十九.清道光二年刻本.

[61] 清王常月.初真戒律.清光緖刻本.

[62] 清樊增祥.樊山續集·卷二十二·雙紅豆館詞賡.清光緖二十八年西安臬署刻本.

[63] 李朋.話說中國禮儀(1)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266-267.

[64] 刨花水是用梧桐樹、桃樹刨出的木化浸泡三到五天,滲出的粘液,有的還要再加入中藥。比如慈禧和光緒用榧子、核桃仁、側柏葉搗成泥泡在雪水里,再兌上刨花水。光緒五年,慈禧因患溢脂性脫發,喚太醫院御醫李德昌,李開了一個抿發藥方,“香白芷、荊穗、白僵蠶、薄荷、藿香葉、牙皂、凌凌向、菊花”熬煮,再兌上冰片用抿子摸于頭發上。光緒六年,又調整了藥方,去掉了“牙皂、菊花、冰片”,換上“當歸、側柏”。后妃們還使用揚州、蘇州、杭州等地生產的桂花頭油、玫瑰頭油、檀香頭油、薄荷頭油等,另外也有從法國、德國、英國進口的生發頭油、西洋玫瑰頭油等。(引自: 李朋.話說中國禮儀(1)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266-267.)

[65] 明王夫之.楚辭通釋.

[66] 明胡文煥.香奩潤色·掠頭油水方.

[67] 清陳弘謀.五種遺規·教女遺規卷下.清乾隆培遠堂刻匯印本.

[68] 清韓邦慶.海上花列傳·第十回.第十八回.第二十九回.清光緖二十年石印本.

[69] 清王初桐.奩史·卷七十二·梳妝門..卷七十四·脂粉門.清嘉慶刻本.

[70] 這里的“唐元宗”指的是唐玄宗,是清代為了避諱康熙“玄燁”而將李隆基的謚號改成“元宗”,并不是指南唐元宗的李璟。

[71] 清吳震方.嶺南雜記·下卷.清乾隆龍威秘書本.

[72] 富景華.清末民初呼和浩特新城滿族的頭飾.呼和浩特文史資料 第12輯 少數民族與宗教專輯之二M.1998:148.

[73] 福建省博物館.福州南宋黃昇墓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2: 77~79,圖版一〇三.

[74] 北宋邵雍.夢林玄解·卷十四.明崇禎刻本.

[75] 清光緒大婚典禮紅檔.(轉引自:毛立平.清代嫁妝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122.)

[76] 明馮夢龍.童癡二弄·山歌·第八卷·木梳.

[77] 蘇州市文物保管委員會,蘇州博物館J.蘇州吳張士誠母曹氏墓清理簡報J.考古,1965,(5).

[78] 元忽思慧.飲膳正要.

[79] 明朱橚、滕碩、劉醇等.普濟方·卷七十·揩齒.

[80] 元關漢卿.杜蕊娘智賞金線池.

[81] 明虞摶.醫學正傳·卷五·齒病.

[82] 明朱橚.普濟方·卷三百九·折傷門·接骨.卷四十九·頭門.卷七十·牙齒門·揩齒.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83] 清陸懋修.醫林瑣語.

[84] 南宋吳自牧.夢粱錄·卷十三.清學津討原本.

[85] 南宋真德秀.西山文集.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八.四部業刊景明正德刊本.

[86] 南宋孫兆.雞峰普濟方.(文獻時間考證來源于 張宗棟,張薛.《雞峰普濟方》作者考辨J.中華醫史雜志,2004(3).)

[87] 元許國禎.御醫院方·卷九.日本寬正精思堂刻本.

[88] 明朱橚.普濟方·卷三百九·折傷門.卷四十九·頭門.卷七十·牙齒門.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89] 明胡熒.衛生易簡方·卷六·腋氣.

[90] a:朝鮮金禮蒙等.醫方類聚·卷七十二·白牙散,卷七十二·蓽茇散.b:元佚名.居家必用·白牙散.c:元韓仁.煙霞圣效方·蓽茇散.

[91] 元羅天益.衛生寶鑒·卷十一·咽喉口齒門.

[92] 明朱橚.普濟方·卷三百九·折傷門.卷四十九·頭門.卷七十·牙齒門.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93] 明胡濙約.衛生易簡方·卷七·牙齒,卷十·頤生.

[94] 明程充.丹溪心法·卷四·口齒.

[95] 明虞摶.醫學正傳·卷五·齒病.

[96] 明樓英.醫學綱目·卷二十九.

[97] 明王肯堂.證治準繩·類方·齒·動搖,刷牙.

[98] 清陳忠倚.清經世文三編·卷十六·治體四.卷十七·治體五.卷三十·戶政八.清光緖石印本.

[99] 清梅曾亮.柏枧山房全集·詩集卷十.清咸豐六年刻民國補修本.

[100] 清徐葆光.中山傳信錄·卷六.清康熙六十年刻本.

[101] 清鄭觀應.盛世危言新編·卷三·富國三.清光緖二十三年成都刻本.

[102] 清康有為.上清帝七書.

[103] a:清錢峻.經驗丹方匯編·咽喉諸證. b:明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五·草部下·萬年青.

[104] 清不肖生.留東外史續集·第三十三章.

[105] 清云川道人.絳囊撮要·內科.

[106] 明朱橚.普濟方·卷三百九·折傷門.卷四十九·頭門.卷七十·牙齒門.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107] 清曹雪芹.紅樓夢·第五十二回.清乾隆五十六年萃文書屋活字印本(程甲).

[108] 清顧仲.養小錄·卷中.清學海類編本.

[109] 清袁枚.隨園食單·羽族單·蘑菇煨雞.

[110] 明胡文煥.香奩潤色·洗練部.

[111] 清王士雄.尤氏喉科秘書·制藥法則.

[112] 清包三述.包氏喉證家寶·附方.

[113] 清汪灝等.廣群芳譜·卷五十一·花譜·菊花四.

[114] “圈子”“點子”是“我國古代句讀時使用的一類特殊的標識符號, 它采用在漢字的四角標圈或點的方式來注明漢字的聲調”(引自:李愛國.“圈發”源流考J.湖北社會科學,2008(9).)。 這種符號至晚產生于唐代,宋以后非常盛行,而且一直沿用至今……大小不同的圈點工具,再施以不同的顏色,使得標音的圈點和其他用途的圈點在各自的書中不至于相混(引自:楊建忠,賈芹.談古書中的“點發”J.古漢語研究,2006(3).)。

[115] 黑角即牛、羊、鹿等動物的角,白角即磨光的黑角。

[116] 元程端禮.程氏家塾讀書分年日程·卷二.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117] 宋國棟.蒙古國青陶勒蓋古城研究D,內蒙古大學,2009,3.12-1.

[118] 明郭鈺.郭恒惠牙刷得雪字.靜思集卷三.清文淵閣四庫全書.

[119] 文獻中的冰絲即蠶絲,如“家家當戶繅冰絲”。(清曹寅.望雨謠.)

[120] 清岐山左臣.女開科傳(花案奇聞).

[121] 明袁于令.隋史遺文·卷九.明崇禎刊本.

[122] 明郭鈺.郭恒惠牙刷得雪字.靜思集卷三.清文淵閣四庫全書.

[123] 明張時徹.攝生眾妙方.

[124] 南宋周守中.養生類纂·卷六.明成化刻本.

[125] 元李鵬飛.三元參贊延壽書.

[126] 明高濂.遵生八箋.

[127] 明汪汝懋.山居四要·卷一.胡文煥刻本.

[128] 清曹庭棟.老老恒言.

[129] 清程鵬程.急救廣生集·卷一·慎疾法語勿藥須知·漱口.

[130] 南宋陳自明.婦人大全良方·卷十八·產后門·產后將護法第一.

[131] a:朝鮮金禮蒙等.醫方類聚·卷二三四.b:唐王岳.產書.(年代校正根據:馬大正.王岳與其產書J.山東中醫學院學報,1988(1).)

[132] a:明李時珍.本草綱目·金石部·爐甘石.b:明顧世澄.瘍醫大全·卷十六·齦齒部·齒遲門主論.c: 清吳本立.女科切要·卷八·附婦人雜病諸方·婦女齒疏.

[133] 南宋吳自牧.夢梁錄·卷十三.清學津討原本.

[134] 明王宮臻.北新關志.(轉引自孫忠煥.杭州運河文獻集成 1M.杭州:杭州出版社,2009:3,186,356.)

[135] 清周凱,凌翰,陳榮瑞,孫云鴻,林焜熿等.廈門志.

[136] 清 王廷紹.霓裳續譜·卷八·販貨求財.清乾隆集賢堂刻本.

[137] 清佚名.常稅規例·卷二.清雍正古香齊刻本.

[138] 清賀長齡,魏源.皇朝經世文集.

[139] 明劉若愚.酌中志·卷十六.清海山仙館業書本.

[140] 清嵇璜.續文獻通考·卷五十六·職官考.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141] 清嵇璜.續通典·卷三十一·職官.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142] 清繆荃孫.藝風堂文集·卷二.清光緖二十六年刻本.

[143] 清張之洞.(光緒)順天府志·卷三·京師志三.清光緖十二年刻十五年重印本.

[144] 清于敏中.日下舊聞考·卷四十二.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145] 清張廷玉.明史·卷七十四·志第五十.清乾隆武英殿刻本.

[146] 清萬斯同.明史·卷七十·志四十四.清抄本.

[147] 清高士奇.金鼇退食筆記·卷下.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148] 此書于明代1607年完成編輯,并在1609年出版.

[149] a:無錫市博物館,無錫縣文物管理委員會.江蘇無錫縣華師伊夫婦墓J.文物,1989(7). b: 常州博物館.江蘇常州懷德南路明墓發掘簡報J.文物,2013(1).c: 江陰縣文化館.江陰縣出土的明代醫療器具J.文物,1977(2).d: 何繼英.上海明墓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9: 23-24.59-65. 161-166.

[150] 朝鮮樸通事下.

[151] 明馮夢龍.童癡二弄·山歌·第八卷·木梳.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8年7月9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18年7月10日

點擊下載附件: 1928賈帥:文獻與壁畫中骨刷的功能研究.docx

下載次數:16

分享到:
學者評論 回去再看看>>>
  • shenhao19 在 2018/7/18 14:44:32 評價道:第1樓

    刷子是不是刷牙,其實真正證據不是“刷子”,而是墓葬出土顱骨的牙齒上是否有痕跡,文章最後提到刷牙“敗齒”,長時間以不正確的刷牙方式刷牙,會傷害牙齒,比較典型的是明代萬曆皇帝刷牙明顯損傷了牙齒。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