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王磊平 馬騰:上博八《有皇將起》簡文作者身份小論
在 2018/6/19 10:46:38 發布

上博八《有皇將起》簡文作者身份小論

 

(首發)

 

王磊平  馬 騰

長春理工大學文學院

 

[摘 要]《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八)》中《有皇將起》這部竹簡內容有所缺失,關于這部竹簡的意義和內涵爭議不斷,其中不乏有意義的見解。本文綜合目前諸多學者已經形成定論的關于竹簡字詞的探討成果,組合出含有簡單文意的文本,進而對這一缺損的竹簡進行整體上文本、意蘊的分析探討,對諸多學者認為簡文作者為類似“太傅”身份這一觀點提出異議,論證歸納得出簡文作者實為“保子”父親或至親,且貴為帝王或一方諸侯的結論。

[關鍵詞]《有皇將起》;保子;簡文作者身份

 

一、簡文整理

徐尚巧的碩士論文《<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八)>集釋》著重收集記錄了諸多學者對《有皇將起》竹簡簡文的字詞的討論或爭論點,筆者又依次對不同意見進行選擇和剔除,整理出簡體文,進而對這一簡文大體文意進行疏通。

(一)徐尚巧集釋的簡文

[1]

(二)筆者對簡文的整飭

《有皇將起》

有皇將起今兮1,惟余教保子2今兮。思游3于愛4今兮,能與余相惠5今兮。何期6成夫今兮,能為余拔7楮株8兮。自誨9今兮,有過而能改10今兮。無奉11有諷今兮,同奉異心今兮。有奉大路今兮,戟栽與楮12今兮。

慮余子其速長13今兮,從居14而同欲今兮。周流天下15今兮,將莫皇16今兮。有不善心耳17今兮,莫不變改18今兮,如女子將泣19今兮。

若余子力今兮,奏20必慎瑩今兮,日月昭明今兮。視毋19以三夫20誑也今兮,舍三夫之謗也今兮。膠膰21誘余今兮,囑舍三夫今兮。膠膰之腈也今兮,舍夫三夫之精22也今兮。

 

注釋

1:“有皇將起”,此處即是作者作為君主稱自己后繼有人即“有皇將起”,而并非曹錦炎先生所說:“皇”,鳥名,古代傳說中的瑞鳥,後世字寫作“凰”。古書中,一般不分雌雄,統稱之“鳳皇”,或簡稱“鳳”,單稱“皇”者不多見;“今兮”從高佑仁而棄曹錦炎等。高佑仁(2011718日;“讀書會”第21樓):《有皇將起》等篇所謂的“今兮”原考釋者作“含兮”,先前曹錦炎先生所發表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楚辭〉》一文中也是如此,我已在跟帖中(第3樓)懷疑“含兮”讀“今兮”。(見曹錦炎《上博簡〈楚辭〉》文後評論)

2:“保子”從曹錦炎、子居。曹錦炎:從本篇上下文義來看,簡文之“保子”指未成年的貴族子弟,很有可能是楚國君位的繼承人,即嗣君。(董仲舒《春秋繁露精華》謂“春秋之法,未逾年之君稱子”。詩人擔任“教保子”之事,其職司相當於保傅之職。

3:“思游”從曹錦炎。曹錦炎:“”,,讀為“思”,“思”字從“”得聲,可通。在楚簡占卜類簡中,表示希冀義的“”字,或作“思”,見望山楚簡和包山楚簡。簡文之“”(思),也表示希冀?!斑[”,求學?!赌印す稀罚骸坝羞[於子墨子之門者?!?

4:“愛”從曹錦炎、整理者等,筆者認為此處無論是“愛”與“仁”,可以當做大致相同意思來看。曹錦炎:,字見於《說文》,訓為“惠也”。按“”實即“愛”字或體?!独献印贰笆枪噬鯋郾卮筚M”,郭店楚簡本“愛”字皆作“”;魏三體石經《多方》“愛”字古文構形也與之相近。愛,仁惠,仁愛。

5:“惠”字形從曹錦炎等,然筆者認為此處“惠”應作施恩解,引申為惠助、相助等意。曹錦炎:“能”,能夠?!芭c”,和?!坝唷?,我,第一人稱?!?span>”,讀若“惠”?!墩f文》:“惠,仁也。從心,從吏?!睂崬閺摹袄簟钡寐??;?,仁愛?!跋嗷荨?,互相仁愛。簡文本句“惠”與上句“愛”同義對文。

6:城夫今兮,從曹錦炎。曹錦炎:“城”,讀為“成”。在楚簡中,“成”字大都寫作“城”。如《老子》“難易相成”、“功成而弗居”、“大成若缺”等“成”字,郭店簡本皆作“城”;“城”從“成”聲,故可相通。成,成長,長成?!胺颉?,成年男子的通稱?!睹献恿夯萃跸隆罚骸皟葻o怨女,外無曠夫?!?/p>

7:“拔”從讀書會、鄔可晶等。鄔可晶(2011718日;第16樓:簡1“可冀成夫今兮,能爲余拜楮今兮”,讀書會指出“拜”即“勿翦勿拜”之“拜”,甚是?!鞍荨豹q“拔”?!拌笔且环N惡木(前人謂“楮”即“榖”,“榖,惡木也”(《詩·小雅·鶴鳴》疏),“”當與之同類。此句大概是說“我”(即“教保子”之人)希望被教育的對象(可能是胄子、公子一類人)長大成人之後,能爲“我”剪除惡人。簡3“大路今兮,今兮。慮余子其速長今兮”,也提到了惡木“楮”、以及希望“余子”快快長大之事,文義跟簡聯繁十分緊密。(“”大概也是“翦”、“拜”一類意思的詞,“”當即與“楮”同類之惡木。)頗疑簡3實當排在簡1之後。

8:“楮株”從子居。子居(拔,原字為“拜”,從讀書會。株,原字作“”,似當讀為“株”。

9:“自誨”從曹錦炎、讀書會?!?span>”,同“誨”。古從“每”之字或從“母”旁,上海博物館藏楚竹書《凡物流形》“九區出(誨),(孰)為之逆”,“誨”字亦作“”。誨,教導,訓誨。亦指教誨、勸諫的話?!稌f命上》:“朝夕納誨,以輔臺德?!?/p>

10:“有過而能改今兮”從曹錦炎。曹錦炎:“又”,讀為“有”?!?span>”,從“心”,“化”聲,讀為“過”?!独献印罚骸皹放c傅,過客止?!惫瓿喴冶尽斑^”作“怨”,同於本簡。過,過失,錯誤?!岸?,連詞?!澳堋?,能夠?!案摹?,改正?!坝羞^而能改”,見《左傳宣公二年》:“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p>

11:“無奉”字形綜合曹錦炎、讀書會。曹錦炎:“亡”,通“無”’典籍習見?!?span>”,從“邑”,“奉”聲。讀為“奉”。奉,

奉獻,順從。又,此處“鄰”字若謓為“逢”,亦可。馬王堆帛書《經法·四度》“功成而不廢,後不奉(逢)央(狹”,“逢”作“奉”?!胺辍?、“鄰”皆從“奉”聲,故可相通。逢,迎合,奉承?!坝帧?,讀為“有”,典籍習見?!帮L”,通“諷”,諷諫,勸告。然筆者認為,這是君主在假想將小王子列為太子之后與群臣相共對待君上的做法。

12:“戟栽與楮”從曹錦炎“出行儀仗”說法。曹錦炎:“戟栽與楮”,似指大車的木車箱,架上插著戟,當是儀仗?!稘h書韓延賽傳》:“功曹引車,皆駕四馬,載戟?!笨梢詤⒖?。

13:“慮”從曹錦炎。曹錦炎:“”,即“慮”字繁構。慮,憂慮,擔心?!坝唷?,我?!白印?,指上文之“保子”?!柏痢?,讀作“其”?!八佟?,其構形見於望山楚簡、天星觀楚簡、包山楚簡及郭店楚簡等,所從聲旁為“束”字繁構。速,迅速。

14:“從居”從蘇建洲、子居。蘇建洲(2011717日;第4樓:“鹿(麗—離)尻(居)而同欲(俗)今可(兮)”,很有道理。另一種考慮是“鹿”也可讀為“從”(見李家浩:《戰國竹簡〈織衣》中的“逯”》,載荊門郭店楚簡研究(國際)中心編《古墓新知》,香港國際炎黃文化出版社,200311月)?!皬木印?,古籍常見,如《史記淮南衡山列傳》:“令故美人才人得幸者十人從居?!弊泳樱?span>110724):從,原字為“鹿”,今從蘇建洲先生之說。

15:“周流”字形從曹錦炎,曹錦炎:“”,讀為“周”?!对娦⊙糯髺|》:“舟人之子?!编嵭帲骸爸郛斪髦?,聲相近故也?!薄爸芰魈煜隆?,指四面遊蕩,周行各地?!侗阕印仁濉罚骸叭裟艹?span>者,可以周流天下,不拘山河?!比还P者認為此處“周流”應是“使·周流”意,解釋為“周游”不確。

16:“將莫皇”從曹錦炎。曹錦炎:“”,讀為“將”,副詞,相當於“乃”?!澳备痹~,表示勸戒,相當於“不要”?!盎省?,讀為“惶”,“惶”從“皇”得聲,可以相通?;?,惶惑,恐懼?!墩f文》:“惶,恐也?!薄皩⒛獭?,意思是說不需要惶惑。

17:“有不善心耳”從曹錦炎解“有不善”為“有不好的”說法,曹錦炎:“又”,副詞?!吧啤?,擅長,善於?!靶摹?,古人以心為思維器官,故沿用為腦的代稱?!秶Z周語上》:“夫民慮之於心,而宜之於口?!币隇樗枷?、思慮、謀劃?!岸?,聽覺器官,引申為聽,聞?!靶亩?,心與耳,猶言“聞職”。且筆者認為此處“心耳”應看做“心與耳”,引申為自己心中或聽別人而產生的想法、行為習慣等。

18:“奏”字形從曹錦炎,是為“奏”。 曹錦炎:“族”,通“奏”,節奏?!盾髯臃窍唷罚骸笆且晕木枚鴾p,節族久而絕?!薄肮澴濉奔础肮澴唷?。古然筆者認為意為“奏折、奏章”延伸為處理奏案等。

19:“視毋”從曹錦炎。曹錦炎:“視”,原篆構形與“見”字略同。按楚簡“視”字與“見”字構形之區別,在於下部“人”旁。兩字上部均從“目”,“視”下部作立人,“見”下部作跪人,偶爾有混淆。視,看待,對待?!拔恪?,表禁止副詞?!?span>”,從“言”,“”聲,當爲“誑”字或體。誑,欺騙?!墩f文》:“誑,欺也?!?

20:“三夫”,筆者認為應指令尹、柱國或太傅等等二級統治階層,泛指君王周邊常常會面的那些蓄意諂媚蒙蔽主上的高官或近臣。

21:“膠膰”,學者們解為學校,也正因此解釋作者為“太傅”一類,筆者認為這是作者身為君主回想當初自己就是被這些“膠膰”代指的人蒙騙或引入歧途過,故而在此特意“囑”——從曹錦炎——強調、囑咐給小王子不要受太傅的片面誤導,一定要舍去這類人的蓄意蒙蔽或不懷好意。

22:“腈”,從曹錦炎,釋為“精”,這是一種污稱也是雙關,對小王子來說,祭肉那么精細是可以想見的,故而稱那些“膠膰”“精細”,形象地意指出太傅一類的人很精明,故而最后又一次交代千萬要舍棄這類人。

 

)疏通文意

文章起句其實就已明確表述了作者對小王子的憐愛和看重?!坝谢蕦⑵鸾褓狻?,作者對小王子寄托君位或者小王子將來會繼承君位的表示。于是“惟余教保子今兮”,開始交代以后的事情。首先表示了期望他成為仁愛惠心之人,進而就急切表示出希望他快快長大,與自己勠力同心。而后又轉向正常語氣,希望他成長為一個有自我反省、有過即改的人,接下來兩句“無奉有諷今兮,同奉異心今兮”,作者交代太子以后和群臣共同對待君上的態度,希望小王子將來能夠不奉承自己、要有所諷諫,如果必須同群臣一起表面上奉承自己,那么也要保持與他們異心,心里想著君上。至于言何至此,作者是深有體會的:“有奉大路今兮,戟栽與楮今兮?!北匾獣r同群臣一起做做表面功夫,才能夠大路通途,保證自己的勢力穩步發展——能有自己的儀仗亦或有實力鏟除那些異己。

這幾點已然述說完,作者又有所感慨,氣血回轉,希望小王子快快長大,同時也期望他與自己相伴相隨,同聲同氣,進而長大了好與自己運籌帷幄,君臨天下。又害怕皇子因此而迷?;蚧炭?,故而交代:不要惶惑、迷茫,也不要害怕。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或習慣的時候,不要像女兒家一樣哭著不肯下狠心去改變自己。

接下來又假定皇子將來明俊通理,那么處理奏折一類的公務事件要慎重公明,使日月可鑒,并且所觀所見不要被身邊的臣子或侍從蒙蔽誆騙,必定要舍去這類人(對他人)的惡意毀謗。(我的那些太傅曾經)誘惑蒙蔽過我,(所以我現在特意)囑咐你一定要舍棄這類人。(尤其是你的那些)太傅們,舍棄這類人吧!至此,整篇結束。這其中所蘊含的感情深度和事實細節,都遠非一個“太傅”所能及。

 

二、對簡文作者身份的推測

諸多學者認為《有皇將起》簡文是一位類似太傅身份的人對某貴胄子弟的期盼和教育。這是對“教保子”“膠膰”幾處解釋過分依賴導致的,理解起來比較牽強。另外,將“有皇將起”解釋為起興,或為皇皇將起,亦或鳳凰將起,進而又與文章之后的敘述甚至和另一篇《鶹鷅》相連,解釋為作者對“保子”不成器的不滿或控告。[2]這種說法不合理。

(一)太傅等人不能對王族或貴族子嗣公然表示文中這種程度的期望

文中多次提及希望“保子”能夠與“我”勠力同心,共同鏟除異己或壞人——“能與余相惠今兮”、“從居而同欲今兮”、“何期成夫今兮,能為余拔楮株兮”等。太傅為人臣,將“與余相惠”“從居同欲”“為余拔楮株”這種愿望明白表示給“保子”是否構成僭越?況且這是留在竹簡上的——某種程度上講屬于公開表述。

另外,如果作者只是為表達期望“保子”將來長大能夠庇護自己不受辱沒,那么第一二三四五簡幾乎是無用的,因為他應該多加描述自己對“保子”是如何悉心指導、如父如母,而不應著重描述自己希望“保子”與自己同聲同氣進而實現宏偉抱負。

(二)假定作者身為“保子”太傅,他不應公然稱“保子”為“余子”

文中多次有明確稱謂,將“保子”稱為“余子”:“慮余子其速長今兮”、“若余子力今兮”,且處于不同簡背,當屬貫穿全文的一種稱呼,而不是一時興起的變稱。

第一,假定作者本人是年齡較大的太傅,且與這位“保子”情感深厚,對他寄予厚望進而情感上將他看做“余子”尚無可厚非,那么這位太傅將“保子”公然稱為“余子”時,“保子”的父親置于何地?是否公然構成僭越?

第二,即便一位沒有有血緣關系的“太傅”,情感上將孩子當做“余子”,他也斷然不能生發出“慮余子其速長今兮”這樣真誠動人的期望。若如現在廣大學者所說,這位作者作為“保子”的太傅是如此渴盼這位“保子”迅速成長,同時希望“保子”與自己周游天下,學知識文化,為的只是保護自己不受侮辱的要求,這是否所望過淺?與前文所提到的宏博愿景是否自相矛盾?

)作者是“保子”的親生父親或叔伯至親

本文傾向于這位作者是“保子”的親生父親,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作為至親骨肉的叔侄或爺孫關系。此處為便于討論,單作父親加以論述。

上文已有提及,倘若作者單單只是“太傅”或太傅之職,是難以直稱“保子”為“余子”的。而倘若認為作者是“保子”的父親,那么稱呼“余子”則理所應當,也能夠有效解釋“慮余子其速長今兮”、“惟余教保子今兮”“若余子力今兮”等句子乃至整篇何以有如此的情感深度。同時,“能與余相惠今兮”、“能為余拔楮株兮”等作者作為父親的期許也能獲得更大合理性。

)作者身份并非太傅之職而是國之君主

作者在文中多次表達“保子”與自己共商國是、共謀天下的愿望,并期望他趕緊長大以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同時對“余子”的性格、執政能力也做了期待?!疤怠辈荒芄灰源艘蟆氨W印?。再者,一位太傅在很大程度上不可以也不敢有如此顛覆天命的思想,試圖“何期成夫今兮,能為余拔楮株兮?!薄皯]余子其速長今兮,從居而同欲今兮。周流天下今兮?!贝颂帯爸芰魈煜隆惫P者認為乃是“使天下周流”,也就是運籌帷幄,使天下良好運轉的意思。

“思游于愛今兮,能與余相惠今兮。何期成夫今兮,能為余拔楮株兮”、“周流天下今兮,將莫皇今兮”、“有不善心耳今兮,莫不變改今兮,如女子將泣今兮”、“若余子力今兮,奏必慎瑩今兮,日月昭明今兮”、“視毋以三夫誑也今兮,舍三夫之謗也今兮”“膠膰誘余今兮,囑舍三夫今兮”,這字字句句都表露出這位作者身處君位或王位,因此對身處君位所極有可能面臨的幾種嚴重弊端都清清楚楚,也感慨了自身當前鏟除異己心有余力不足的現實情況,因此深深期望小王子能與自己同吃同住,同心相奏,盡快與自己共同捍衛基業,字里行間情感深度可以想見,并且話語也幾乎句句切中要點,盡力交代給這位“小王子”,顯然是一位王者所具有的風度。

倘若作者是一位“太傅”,他固然可以在政事、成長、性格等方面予以教導,但字里行間透露的那種情感是作為一位太傅無法企及的。至于最后的“膠膰之腈”,筆者認為這正顯出作者并非“太傅”之職,因為這幾句話明顯表示出對“膠膰”的不重視甚或鄙視。前文所述大多都是希望小王子怎么樣,都是希望小王子與自己共同努力,然而這里開始突然抱怨自己被侮辱指責?一位如此高瞻遠矚、有王者之風的“太傅”,竟然期盼小王子趕緊長大幫自己解決一宗“三夫之言”?是不是與太傅身份太不合?相反,如果這作為君王對小王子的教導,叫他別事事聽從太傅,要有自己的意見和主張,是合情理的,也更與文章相統一。

結論

第一,《有皇將起》作者身份并非是貴族子嗣的“太傅”,而是“保子”的親生父親或情感深厚的叔伯,也因此這位父王情感是十分激動的。文中“保子”也并非普通貴族,而是楚國或下轄某分封國的王族,且很大程度上承載父王重托。

第二,文意并非是“太傅”希望這位皇子能盡快長大好與自己共同游學、學習,以便為自己抹除侮辱、壞人,而是身為君王的父親對中年甚或老年得到的這位“皇子”的極大愛憐和深沉囑托,希望他與自己勠力同心,共穩基業。

第三,文中沒有流露出抱屈含冤、有其心不在其位的“屈原”式情調,而是正當其道的國家君主所特有的深刻體會,且當時的國家環境可謂水深火熱,這位君王略略表達了心力不濟的情況,也正因此才顯得這位小王子的出生適逢其時。

第四,本文是自成一體的,無論是表達意思或敘述邏輯,都與《鶹鷅》有很大不同,在邏輯與思想上并不統一,不能看成一篇。

 

 



[1] 徐尚巧:《<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集釋》,安徽大學2013年博士論文。

[2] 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八)》,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日)福田一也:《上博楚簡<有皇將起>小考》,《中國研究集刊》201212月第55號。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8年6月18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18年6月19日

點擊下載附件: 1920王磊平 馬騰:上博八《有皇將起》簡文作者身份小論.docx

下載次數:30

分享到:
學者評論 回去再看看>>>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