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胡寧:北大秦簡《教女》補釋九則
在 2017/11/17 16:07:39 發布

北大秦簡《教女》補釋九則

 

(首發)

胡寧

安徽師範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

 

北京大學所藏秦簡中有《教女》一種,寫在15枚竹簡上,內容為“女誡”一類,主體部分是多為四字句的韻文。全篇除一開始以傳說形式交代背景、緣由外,主體可分為兩個部分,即“善女子之方”和“不善女子之方”,前一部分從正面說,後一部分從反面說。作為北大秦簡的主要整理者,朱鳳瀚先生專文介紹並考釋了這篇文獻。[1]筆者擬在朱先生研究的基礎上,參考其他研究者的意見,對簡文尚未有詳細注釋或有疑義的地方作一些補充,共九則,希望能對學界進一步研究這篇珍貴文獻有所裨益。

 

一、疾作就愛,如阰在堂

 

此二句在033簡,內容上屬於“善女子之方”。

朱鳳瀚先生讀“作”為“詐”,認為“疾作(詐)”是“憎惡欺詐”的意思。審良先生認為“疾”當訓為極力、盡力,“疾作”就是竭力勞作。[2]按“疾作”當是敏於事的意思?!稜栄拧め屟浴罚骸凹?,齊壯也?!毙蠒m疏:“急速齊整,皆于事敏速強壯也?!庇美纭俄n非子·姦劫弒臣》“內不急力田疾作”、《顯學》“而欲索民之疾作而節用,不可得也”、《管子·形勢解》“入則務本疾作,以實倉廩”、《輕重乙》“則民疾作而為上虜矣”等。就,能?!蹲髠鳌钒Ч荒辏骸敖贾畱?,季孫曰:‘須也弱?!凶釉唬骸陀妹??!倍蓬A注:“雖少年,能用命也?!睈?,《孝經·諫諍章疏》:“愛者,奉上之通稱?!边@裏當指孝順公婆。

阰,朱鳳瀚先生讀為“陛”,即“登堂之階”。此字疑當讀為“辟”,阰是並母脂部字,辟是幫母錫部字,幫、並皆唇音,脂、錫通轉,主要元音相同?!抖Y記·玉藻》“士緇辟二寸”、“終辟”,馮其庸、鄧安生《通假字彙釋》:“辟,當讀作‘紕’?!稜栄拧め屧b》:‘紕,緣也?!?、紕音近通借?!?a href="#_edn3" name="_ednref3" title="">[3]“紕”也是從比得聲的並母脂部字。辟,《爾雅·釋訓》:“君也?!比缇谔?,形容“善女子”侍奉公婆的恭敬。

 

二、茀然更志,如發幾粱

 

此二句在013簡,內容上屬於“善女子之方”。

茀然,即怫然、茀鬱或怫鬱,發怒的樣子,《莊子·人間世》:“獸死不擇音,氣息茀然?!惫笞ⅲ骸捌┲矮F,蹴之窮地,音急情盡,則和聲不至而氣息不理,茀然暴怒?!背尚⑹瑁骸胺蛞矮F困窘,迫之窮地,性命將死,鳴不擇音,氣息茀鬱?!备?,猶《大戴禮記·四代》“怪物恪命不改志”的“改志”,謂改變心意。

“如發幾粱”,幾讀為機、粱讀為梁?!赌印涑情T》:“去城門五步,大塹之,高地三丈,下地至泉。施賊(按,賊字有誤,諸家或以為當作械,或以為棧,或以為杙)其中,上為發梁,而機巧之,比傅薪土,使可道行,?有溝壘,毋可踰越,而出佻且北,適人遂入,引機發梁,適人可禽?!边@是一種設置機關、誘敵而殲之的戰術,先挖大溝,上面架一座由機關控制的橋(“梁”),用柴薪和土偽裝,佯敗引誘敵人追到橋上,然後“引機發梁”,即用機關觸發橋樑,讓敵人墜入溝中?!鞍l機梁”猶“引機發梁”,用以比喻男子“茀然更志”的迅速、突然。

 

三、撓人淫□

 

031簡,內容上屬於“不善女子之方”。

依據上下文,缺字與裏、枲、之押之部韻,疑是“意”字?!耙狻奔匆鶃y放縱之意,用例如《列女傳·賢明·宋鮑女宗》:“若其以淫意為心,而扼夫室之好,吾未知其善也?!庇帧赌蹑浴ぺw靈吳女》:“孟姚數微言後有淫意,太子無慈孝之行?!薄皳稀弊种禅P瀚先生依《說文》訓為“擾”,並因缺字對句意存疑。按“撓”可讀為“招”,皆宵部字,一泥母一章母,皆舌音,音近可通?!对娊洝ね躏L·君子陽陽》“右招我由房”,阜陽漢簡《詩經》作“右撓我?房”。[4]《文選·班固<公孫弘傳贊>》“招選茂異”李周翰注:“招,引也?!?a href="#_edn5" name="_ednref5" title="">[5]招人淫意,即誘引人的淫縱之想。

 

四、文奇人忌

 

030簡,內容上屬於“不善女子之方”。

“文”指文辭、辭令,《國語·晉語四》“吾不如衰之文也”韋昭注:“文,文辭也?!薄盾髯印し窍唷贰拔亩聦崱睏顐娮ⅲ骸拔闹^辯說之辭也?!薄捌妗弊x為“期”,《論衡·遣告》:“冀二人之見異,以奇自覺悟也?!贝恕捌妗弊旨礊椤捌凇弊种??!凹伞弊x為“惎”,《尚書·秦誓》:“惟古之謀人,則曰未就予忌?!薄墩f文·心部》引作“未就予惎”?!稄V雅·釋詁三》:“惎,志也?!薄都崱ぶ崱罚骸皭?,意也?!薄拔钠谌藧?,即說話時揣摩人的心意。故下句言“甘語益之”,即用甜言蜜語迎合別人。

 

五、□者意之,父母良子

 

缺字在030簡,後7字在029簡,內容上屬於“不善女子之方”。

“□者意之”當為一句?!耙狻庇袦y度、預料的意思,也有記的意思?!墩f文·心部》:“意,志也?!倍斡癫米ⅲ骸爸緟u識,心所識也。意之訓爲測度、爲記。訓測者,如論語‘毋意毋必’‘不逆詐,不億不信’‘億則屢中’,其字俗作億。訓記者,如今人云記憶是也,其字俗作憶。大學曰‘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謂實其心之所識也?!?a href="#_edn6" name="_ednref6" title="">[6]缺字可能是“賢”或“智”,此句謂賢明的人能預料到上文所說“不善女子”的種種情況,或者謂賢明的人能牢記上文所言。

“父母良子”當為一句?!傲甲印奔础昂脙鹤印?,典籍中有其用例:《國語·晉語一》:“若紂有良子,而先喪紂,無章其惡而厚其敗?!薄蹲髠鳌氛压荒辏骸八抉R以吾故,亡其良子,死亡有命,吾不可以再亡之?!薄渡髯印ぶ摇罚骸案赣辛甲佣捶蓬?,桀有忠臣而過盈天下?!薄墩f苑·談叢》:“庶人將昌,必有良子?!?/p>

 

六、拫惡兮

 

029簡,內容上屬於“不善女子之方”。

此句難解,王寧先生說:“即“附”之省文,依附?!畳嫄骸斪x為‘很(狠)惡’?!?a href="#_edn7" name="_ednref7" title="">[7]此句在簡文中當是“不善女子”所說的話中一句,不可能說自己“依附狠惡”。

字不見《說文》,此字從“寸”得聲,“排”字從“非”得聲,“寸”文部字,“非”微部字,主要元音相同,對轉?!妒酚洝の浩湮浒埠盍袀鳌罚骸凹拔浩浜钍?,亦欲倚灌夫引繩批根生平慕之後棄之者?!薄稘h書·竇田灌韓傳》:“及竇嬰失勢,亦欲倚夫引繩排根生平慕之後棄者?!鳖亷煿抛ⅲ骸懊峡翟唬骸?,根格,引繩以彈排擯根格之也?!瘞煿旁唬好险f近之。根音下恩反,格音下各反?!薄堆a注》:“宋祁曰:‘根、格二字,疑皆從手?!戎t曰……案《玉篇》:‘拫,鞔也?!稄V雅》:‘拫,引也?!⑽母?、格當如宋說。正文及《史記》根並從木,蓋結拫為根?!?a href="#_edn8" name="_ednref8" title="">[8]“排拫”即抵拒排斥。惡,極、甚。句意謂一般人甚排斥我。

此句上一句“不級(及)凡(盍)”,朱鳳瀚先生說:“《爾雅·釋詁》:‘及,與也?!?,合也?!床慌c常道相合?!鄙跏??!安慌c常道相合”,故受到別人的排擠。這是“不善女子”的自我開解之辭。

 

七、居處次善,從事毋屠(著)

 

025簡,內容上屬於“不善女子之方”。

此二句實為“居處”“從事”兩種狀態時的對比。次,比?!吨芏Y·考工記·弓人》“長者以次需”孫詒讓《正義》:“次,亦言相比次也?!?a href="#_edn9" name="_ednref9" title="">[9]《文選·張衡<東京賦>》“決拾既次”,呂向注:“次,比也?!崩钌谱⒁睹姟粪嵭唬骸按?,謂手指相比也?!薄按紊啤奔幢壬?,以善相比?!巴馈睉缰鞄熕越铻椤爸?,明白顯著也。兩句意為:平居以善相比附,做事卻沒有表現。

 

八、夫道行來,客在於後。不給食,出入行語。家室戶賦,日奉起撟

 

025簡,內容上屬於“不善女子之方”。

前二句言丈夫帶著客人一起回來,後四句說“不善女子”對客人的態度。難解之處在於後三句。

“出入行語”的“行”,當依《爾雅·釋詁下》訓為“言”,郝懿行《義疏》:“行,訓為道,道亦言也?!?a href="#_edn10" name="_ednref10" title="">[10]《詩經·小雅·巧言》“往來行言”,馬瑞辰《通釋》:“行、言二字平列而同義,猶云語言耳?!?a href="#_edn11" name="_ednref11" title="">[11]“行語”猶“行言”,言語也。所言的,就是下面“家室戶賦,日奉起撟”。

“家室”在這裡猶言“家計”,“戶賦”是賦稅,這是一個家庭的兩方面經濟負擔,既要維持生活,又要向政府繳納賦稅?!蹲髠鳌氛压辍胺钪匀省倍蓬A注:“奉,養也?!薄睹献印じ孀由稀酚小捌捩睢?,即妻妾的供養?!叭辗睢奔慈粘9B、日常開銷。起、撟同義連用,《釋名》:“起,舉也,平舉體也?!薄墩f文·手部》:“撟,舉手也?!倍斡癫米ⅲ骸耙曛?,凡舉皆曰撟?!?a href="#_edn12" name="_ednref12" title="">[12]在這裡是提高的意思。

因此,這幾句意謂“不善女子”不招待丈夫的客人,出來進去的故意抱怨開銷大、負擔重。

 

九、彼沱(池)更澮

 

023簡,內容上屬於“不善女子之方”。

彼,讀為陂?!摆槌亍绷曇婌兜浼??!墩f文》:“陂,阪也。一曰沱也?!倍斡癫米ⅲ骸耙辉怀匾?。池各本作沱,誤。今依《韻會》正?!榈糜柍卣?、陂言其外之障。池言其中所蓄之水。故曰‘劉媼嘗息大澤之陂’,謂大澤之旁也。曰‘叔度汪汪若千頃陂’,卽謂千頃池也。湖訓大陂,卽大池也。陳風‘彼澤之陂’,傳曰:‘陂,澤障也?!铝钭⒃唬骸笏悔??!步泜髟啤槌亍?,兼言其內外?;蚍治鲅灾?,或舉一以互見。許池與陂互訓,渾言之也?!?a href="#_edn13" name="_ednref13" title="">[13]更,受?!蹲髠鳌氛压拍辍耙愿翼f之後”,《史記·夏本紀》“更”作“受”?!秲x禮·燕禮》“更爵”鄭玄注:“古文更為受?!睗?,《爾雅·釋水》:“水注溝曰澮?!薄摆槌馗鼭摇奔蹿槌厥芩⑷?。此句是比喻句,前幾句曰“見人有客,數來數娽。益(埤)為仁”,“仁”是親近之義,“不善女子”見鄰里有客,就跑去套近乎,就像水趨向陂池一樣。

 

為便讀者,茲將《教女》全篇在朱鳳瀚先生已作釋讀的基礎上,個別地方重新釋讀或重新斷句,並依據內容分段,釋文如下(阿拉伯數字為原簡編號):

 

昔者帝降息女殷晦之(野),殷人將亡,以教其女曰:

凡善女子之方,固不敢剛。姻(因)安從事,唯審與良。西東若,色不敢昌(猖)。疾(績)從事,不論(034)□明。善衣(依)夫家,以自為光。百姓賢之,父母盡明。疾作就愛,如阰(辟)在堂。雖與夫治,勿敢疾當。醜言匿之,善言是陽(揚)。中毋妬心,有(又)毋奸腸。亦從臣妾,若□(033)笑詇(殃)。居處安樂,臣妾莫亡。

今夫威公,固有(嚴)剛。與婦子言,弗(肯)善當。今夫聖婦,自教思長。曰:(厓)石在山,尚臨中堂。松柏不落,秋尚反黃。羊矢竝下,或或長。水(最)(032)平矣,尚有潰皇(惶)。老人悲心,雖惡何傷。晨為之鬻,晝為之羹。老人唯怒,戒勿敢謗。

夫與妻,如表與裏,如(陰)與陽。女子不作,愛為死亡。唯愛大至,如日朝光。(027)男子之盧(慮),臧(藏)之心腸。茀然更志,如發幾(機)粱(梁)。莫(暮)臥蚤(早)起,人婦恆常。絜身正行,心貞以良。慎毋剛氣,和弱心腸。茲(慈)愛婦妹,有(友)與弟兄,有妻如此,可與久長。(013

有(又)曰:善女子固自正。夫之義,不敢以定。屈身受令,旁言百(姓)。威公所詔,頃耳以聽。中心自謹,唯端與正。外貌且美,中實沈(沉)清(靜)。莫親於身,莫久於敬。沒(017)身之事,不可曰幸。自古先人,不用往聖。我曰共(恭)敬,尚恐不定。監所不遠,夫在街廷。衣被顏色,不顧子姓。不能自令,毋怨天命。毋訽父母,寧死自屏?!酰?span>035)

告子不善女子之方:既不作務,義(議)不已??谏嗖粚?,失戲男子。(纔)晦而臥,日中不起。不能清居,數之鄰里。抱人嬰兒,嗛人枲。餔人將(漿),撓人淫□。(031)入門戶,文奇人忌。甘語益之,不(知)其久。旦而出鄰,即到於晦。男子視之,益粺(埤)笑喜。曰:我成(誠)好美,(最)吾邑里。澤沐長順,疏(梳)首三之,衣數以之?!酰?span>030)者意之,父母良子。

有(又)曰:女子獨居,淫與猒巫。曰:我有巫事,入益纑。不級(及)凡(盍),拫惡兮。環善父母,言語自舉。臣去亡,妾去之逋。有妻如(029)此,孰能與居處。

不愛禾年,?豬盜之,有猒鳥鼠。居處次善,從事毋屠(著)。居喜規(窺)朢,出喜談語。所與談者,大嫪行賈。賈其畜生,及到牛馬。銭金盡索,不(知)用所。夫道行來,客在於後。不給食,出入行語。家室戶賦,日奉起撟。貣(貸)於人,有未賞(償)者,小器靡亡(忘)。今此去,或焦日,或(朽)雨者,有妻如此,□(025)苛勿去。

今夫不善女子,不肎(肯)自計。夫在宮役,往來必卒。不喜作務,喜日醉。與其夫家,音越越剛氣(氣)。街道之音,發人請察。夫來旦到,□(016)必夕棄。數而不善在前,唯悔可(擇)。衆口銷金,此人所胃(謂),女子之敗。見人有客,數來數娽。益(埤)為仁,彼沱(池)更澮。效人不出,梯以朢外。夫雖教之,口羊(佯)曰若,其□□外。直(值)此人者,不幸成大。有妻如此,蚤(早)死為(匄)。

今夫女子,不肎(肯)自計,以為時命不會。富者不可從,貧者不可去,必聽父母之令,以因天命。

 

 



[1] 見朱鳳瀚《北大藏秦簡<教女>初識》(《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5年第2期),本文引用朱先生觀點,皆出自此文,不再出注。

[2] 審良:《北大秦簡<善女子之方>訓釋小札》,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141212日,網址:http://www.gwz.fudan.edu.cn/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421。

[3] 馮其庸、鄧安生:《通假字彙釋》,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年,第972頁。

[4] 胡平生、韓自強:《阜陽漢簡詩經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10頁。

[5] []蕭統編、[]李善等注:《六臣注文選》卷四十九,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第924頁。

[6] []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卷十九,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502頁。

[7] 王寧:《讀<善女子之方>散札》,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141218日,網址:http://www.gwz.fudan.edu.cn/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449

[8] []王先謙:《漢書補註》卷二十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1109頁。

[9] []孫詒讓:《周禮正義》卷八十六,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第3548頁。

[10] []郝懿行:《爾雅義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213頁。

[11] []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卷二十,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第654頁。

[12] []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卷二十三,第604頁。

[13] []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卷二十八,第731頁。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7年11月17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17年11月17日

點擊下載附件: 1872胡寧:北大秦簡《教女》補釋九則.doc

下載次數:45

分享到:
學者評論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