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路國權:歷史與評述:文獻史學關於春秋史的分期和斷代研究——考古學和文獻史學“二重證據”視角下的春秋史分期斷代研究(一)
在 2017/11/2 21:22:11 發布

歷史與評述:文獻史學關于春秋史的分期和斷代研究

——考古學和文獻史學“二重證據”視角下的春秋史分期斷代研究(一)

 

路國權

(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

 

摘要:春秋時期是中國歷史上極其重要的過渡時期,夏商西周以來傳統的政治、經濟、軍事、思想、文化在這一時期都發生了十分劇烈的變化。為了了解變化的具體過程,學者們對春秋進行分期斷代研究,提出了數十種不同的觀點,造成目前一種混亂的局面。本文對文獻史學界關于春秋史分期研究的成果和相關文獻資料進行系統梳理、分類和歸納以了解研究歷史、現狀、存在的問題和解決方法,總結文獻史料反映的春秋史分期和特征,提出將春秋史分為初期(前770—前680)、早期(前680—前597)、中期(前597—前530)、晚期(前530—前453),并概括了各期的特點。

關鍵詞:東周;春秋;分期;斷代

 

春秋前承商代和西周,后啟戰國和秦漢,是中國歷史上重要的過渡時期。自商和西周以來傳統的政治、經濟、思想、文化在這一時期都發生劇烈變化,使中國發生脫胎換骨的轉變,影響至深至遠。因而春秋史在中國歷史研究中居于重要地位,也取得了豐碩成果。但是成果背后也存在一些重要問題懸而未決?!按呵飼r期和戰國時期的分界”、“春秋時期的分期和各期的分界年代”就是比較突出的兩個問題。關于春秋和戰國的分界,史學界有公元前481、前479、前476、前473、前469、前453、前403年等七種不同觀點;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有二期分、三期分、四期分、五期分、七期分等五種不同觀點。由于史學界未能取得一致意見,在這種情況下很可能同樣說春秋中期(別的期也一樣),各人心目中的起訖年代卻并不相同,甚至可能相差數十年到近百年之久。這對于問題的討論無疑是不便的。在考古學界也存在同樣的問題??脊沤缭诖呵飼r期考古學文化研究中通常用春秋某期表示相對年代,但是由于沒有統一的界說,所謂春秋某期的年代互有差異,給比較研究帶來不便和麻煩,亟需確立一個統一的分期標準[[1]]。

分期是歷史學和考古學研究中最重要的基礎問題之一。歷史是以時間作為主軸記錄與研究人類社會發展演變的斷裂性與延續性,分期本身便是對歷史時空的判斷,只有做出合理有效的歷史分期框架才能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廓清歷史發展的脈絡。本研究擬在以往研究的基礎上全面整合文獻史料與考古學物質文化材料,從“二重證據”視野對春秋時期進行全面系統的分期研究,力圖提出一部資料詳實、結論可靠的春秋時期歷史和考古學物質文化分期標尺。本研究欲解決的幾個核心問題是:文獻史料反映的春秋史分期和特征、青銅器·陶器等物質材料反映的春秋時期考古學文化分期和特征、文獻史料和考古物質材料分期的整合研究(春秋史綜合分期)、春秋時期歷史發展演變過程和特點與各國青銅文化的形成過程及其交流互動關系。從學術發展的客觀歷程來看,春秋的分期斷代首先是一個文獻史學問題。因此本文首先對文獻史學關于春秋分期研究的成果和相關文獻資料進行系統梳理、分類和歸納,以了解研究歷史、現狀、存在的問題和解決方法,總結文獻史料反映的春秋分期和特征。

一、春秋史二分的觀點

    主張將春秋史分為前、后兩期的主要有范文瀾、王玉哲、陳致平等三位學者。

1.范文瀾《中國通史簡編(修訂本)》(第一編)[[2]]以前770—前403年為東周時期、以前722—前481為春秋時期,以前546年為界將“東周時期”分為前后兩期:“前五四六年,是很重要的一年,是東周時期劃分為前后兩期的一年。這一年,向來爭奪霸權的晉楚兩大國在宋國召開了弭(息)兵大會。大會以前,列國形勢主要是諸侯兼并,其次是大夫兼并;大會以后,形勢變為主要是大夫兼并,其次是諸侯兼并。這就是說,弭兵大會是東周時期諸侯兼并轉變為大夫兼并的關鍵?!?/span>P175-176此外范文瀾還使用了“東周初期”P166、P186、“東周末年”P172、173、180、187、216、223、“春秋中葉”P186、“春秋晚期”P186、“春秋末年”P189等五種分期術語,但沒有說明它們的始迄年代。以上內容可表列如下:

表一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東周(前770—前403年)

 

東周前期

770—前546

225

齊晉兩國先后霸諸夏,秦霸西戎,楚霸諸蠻,政令攻戰自諸侯出

春秋(前722—前481年)

東周后期

546—前403

144

政逮于大夫,政自大夫出

 

 

2.王玉哲《中國上古史綱》[[3]]以前403年作為春秋迄年、戰國始年,“把上自平王東遷(前七七〇年)下到韓、趙、魏三家為諸侯(前四〇三年)的一段時期,稱為春秋?!保?/span>P160但他又指出:“直到勾踐卒(筆者按:前467年),霸業始衰。同時春秋時代也告終結?!保?/span>P177前后似不一致。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該書援引范文瀾《中國通史簡編(修訂本)》(第一編)的觀點,以前546年弭兵之會為界劃分為前后兩期,即春秋前期為前770—前546年,積225年;春秋后期為前546—前403年,積144年。此外該書使用了(1“春秋初年”(P164、189、203)、“春秋初期”(P182、184)、“春秋初葉”(P204)、“春秋初”(P174)、“春秋早期”(P170);(2)“春秋中葉”(P198、202、204、239、264、276)、“春秋中期”(P169、183、184);(3)“春秋末年”(P181、184、199、236、252、256、257)、“春秋末期”(P170、176、205)、“春秋末葉”(P189、201、239)、“春秋末”(P185、222)、“春秋晚期”(P182、186、187、188等三組12種分期術語,雖然沒有明確說明它們的年代,但從文中敘述可以推知:(1“春秋中葉”的始年為前600年。書中在介紹兩周時期天文歷法的進步時指出:“至遲在春秋中葉,也就是公元前六百年,我們的祖先已經知道用十九年七閏月的方法?!?/span>P276因此“春秋中葉”應在前600—前546年;(2)書中將齊桓公(前685—前643年)定在“春秋初葉”P204,將晉獻公(前676—前651年)定在“春秋初期”P182,第一組的年代很可能為前770—前600年,第(1)組和第(2)組合起來相當于“春秋前期”(前770—前546年);(3)第(3)組即“春秋后期”(前546—前403年)。以上內容可以表列如下:

表二

   

   

絕對年代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

春秋前期

春秋初葉

770—前600

“諸侯勢力壓倒天子,王室已不被時人所重視”;“戎狄縱橫,諸夏各小國大受威脅”

春秋中葉

600—前546

春秋后期

春秋后期

546—前403

卿大夫強宗崛起,公室衰微;“吳越兩國,相繼強大起來”

戰國時期

403—前221

3.陳致平《中國通史·先秦史》[[4]]以前770—前403年為春秋時期、前403—前221年為戰國時期,將春秋時期分為前、后兩期:“從東周初到秦穆公的霸西戎,包括齊桓、晉文的霸業,這一百幾十年為前期。從楚莊王觀兵周疆,到吳越之戰的一百幾十年,是春秋的后期?!?/span>P271以上內容可表列如下:

表三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春秋前期

770—前621

150

春秋前期的霸政:齊桓、晉文、秦穆的霸業

春秋后期

621—前403

(606—前473)

219134

春秋后期的霸政:從晉楚爭霸到吳越之戰

戰國時期(前403—前221年)

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除了“春秋前期”“春秋后期”外,該書還使用了“春秋初葉”P276、“春秋中葉”P366、372)、“春秋晚葉”P294、295、301、316、356、“春秋末葉”P300、420、“春秋之末”P3665種分期術語。

二、春秋史三分的觀點

    主張將春秋史分為三期的主要有章嶔、錢穆、黎東方、張其昀、詹子慶、劉寶才、齊濤、楊東晨等九位學者。

1.章嶔《中華通史》[[5]]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六段,可表列如下:

表四

東周

分期

分段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段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春秋始局

之一(早段)

770—前698

73

東周不振,周基未拔而聲勢已非,諸侯大者漸次稱強

之二(晚段)

697—前643

55

東周內難,齊霸初興

春秋中局

之一(早段)

642—前620

23

宋霸無成,秦晉繼霸

之二(晚段)

620—前572

49

楚霸踵興,晉霸中落

春秋終局

之一(早段)

572—前545

28

晉霸再建,齊勢終衰

之二(晚段)

544—前476

69

楚吳越競爭,世臣專政

戰國時期(前475—前221年)

2.錢穆《國史大綱》[[6]]以《左傳》終年魯哀公二十七年(前468年)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他在《春秋年歷及分期》中指出:“春秋時期可以說是東周史之第一段落。此段落約占三百年?!洞呵铩纷贼旊[公元年迄魯哀公十四年,凡二百四十二年?!蹲髠鳌酚涊d史事較《春秋》為明備,又下續至哀公二十七年終,凡二百五十五年。若自周平王東遷一并計入,共三年零三年。此三百年的歷史,可以稱為霸政時期的歷史,仍可本此分三段落:一、霸前時期  迄魯莊公八年(翌年齊桓公立),凡八十五年(筆者按:公元前770-686年)。二、霸政時期  自魯莊公九年(齊桓公元年),迄魯襄公十五年(晉悼公卒),凡一百二十八年(筆者按:公元前685-558)。三、霸政衰微時期(即大夫執政期),凡九十年(筆者按:公元前557-468年)?!?/span>P52在《戰國年歷及分期》中將戰國時期分為前、后兩期:“第一期是周代宗法封建國家之衰滅”(筆者按:公元前468—前379年),“第二期是新軍國成立以后之相互斗爭時期”(筆者按:公元前379—前221年);在戰國前期即第一期中又劃分出前、后兩段,頗堪回味:“此一時期中,春秋城郭聯盟之舊國際形勢已破壞,以后軍國斗爭之新形勢未完成,在中間成為一個過渡時期。即是春秋末以迄于魏武侯卒年,凡共九十年。前一段亦可說是越國的稱霸期(春秋末乃至戰國初之吳、越稱霸,即是霸政時期之尾聲,軍國時期之先兆,而為其間之過渡也);后一段則是三晉分立,魏國漸盛期?!?/span>P7380。戰國前期前一段“越國的稱霸期”和后一段“三晉分立,魏國漸盛期”的劃分似是以公元前453年韓、趙、魏滅智氏三家分晉為界,前一段既然仍被認為是稱霸期(霸政時期之尾聲”),還是歸為“霸政時期”更為妥帖。以上內容似可表解如下:

表五

東周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68年)

霸前時期

770—前686

85

共主衰微,王命不行;列國內亂,諸侯兼并;戎狄橫行

霸政時期

685—前558

128

 

霸政衰微時期

557—前468

90

霸政衰微,變而為大夫執政

戰國時期(前467—前221

戰國前期

468—前379

90

前段  越國稱霸期(“霸政時期”之尾聲)

后段  三晉分立,魏國漸盛期

戰國后期

378—前221

158

378—前334  梁齊爭強期

334—前286  齊秦爭強期

286—前257  秦趙爭強期

257—前221  秦滅六國

3.黎東方《部定大學用書中國歷史通論(春秋戰國篇)》[[7]]專門討論“春秋戰國之分期與再分期”并以表格清晰列出:

表六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備注(分期起始年)

春秋時期(前770—前477年)

霸前時期

770—前686

85

王室業已衰微,而真正霸主尚未出現

由平王東遷起

霸政時期

685—前573

113

禮樂征伐自諸侯出

由齊桓公元年起

霸后時期

572—前477

96

陪臣執國命

由晉悼公元年起

戰國時期(前476—前221年)

戰國前期

476—前387

90

 

由元王元年起

戰國中期

386—前285

102

 

由田和為侯起

戰國后期

284—前221

64

 

由五國攻齊起

在附錄的《東周大事年表》中,作者提供了另一份分期框架表:

表七

東周

分期(表尾)

分期(表頭)

始迄年代

積年

備注(分期起始年)

春秋時期(前770—前477年)

春秋前期

霸前時期

770—前686

85

由平王東遷起

春秋中期

霸政中期

685—前547

139

由齊桓公元年起

春秋后期

霸后時期

546—前477

70

由向戌弭兵年起

戰國時期(前476—前221年)

戰國前期

戰國前期

476—前387

90

由元王元年起

戰國中期

戰國中期

386—前285

102

由田和為侯起

戰國后期

戰國后期

284—前221

64

由五國攻齊起

此外該書還使用了以下三組5種分期術語:

1“春秋初期”P146“秦在春秋初期已經把邽、冀二地與杜、鄭二地化為郡縣(公元前六八八年與六八七)?!保?/span>,相當于分期表中的“春秋前期”“霸前時期”。

2“春秋初年”P165、166、177“管仲是春秋初年幫助齊桓公稱霸的人?!保?/span>,管仲卒于前645年,似相當于分期表中的“春秋中期”“霸政時期”“霸中時期”。

3“春秋末年”P160、165、181、“春秋時代末期”P146、161、“春秋之末”P177,相當于分期表中的“春秋后期”“霸后時期”。

4.張其昀《中華五千年史·第三冊·春秋史(前編)》[[8]]以周平王至周元王(前770年—前469年)為春秋時期、周貞王至周赧王(前468—前256年)為戰國時期P1,將春秋時代分為初、中、晚三期P5

表八

東周時期

分期

絕對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年—前469年)

春秋初期

770—前682

89

霸政以前時期

春秋中期

681—前586

96

齊楚、晉楚南北爭霸時期

春秋晚期

585—前469

119

吳越崛起時期

戰國時期(前468—前256年)

5.上海重型機械制造公司工人歷史研究小組撰寫的《中國古代史講座》第三講《奴隸制向封建制過渡的大變革時期——春秋、戰國》[[9]]將春秋和戰國時期分為三個階段:“從周平王東遷到魯國三分公室為春秋前期和中期,這時奴隸制日趨崩潰,封建制逐步完成,體現封建制生產關系的新興地主階級開始崛起;從魯國三分公室到商鞅第二次變法為春秋戰國交替時期,這時壯大起來的新興地主階級,利用奴隸的革命斗爭,先后奪取政權并運用政權的力量進行變法,大規模地改變所有制;從商鞅第二次變法到秦始皇統一中國為戰國中期和后期,這時地主階級繼續借助人民群眾的力量,同奴隸主殘余勢力展開激烈的反復辟斗爭,使封建制在全國范圍內取得了勝利?!?/span>P133按,魯國三分公室在前562年,商鞅第二次變法在前350年。關于春秋時期,該文使用的分期術語有“春秋前期”P133、“春秋中期P133、“春秋后期P134、135、“春秋末期”P1394;關于戰國時期,該文使用的分期術語有“戰國初期”P136、137、“戰國中期”P133、138、139、140、“戰國后期”P133、138、1403種。關于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的分界年代,從下面所引文字來看,很可能是以前453年為界:“公元前四五三年,三家聯合瓜分了公室的土地和奴隸,將奴隸制的晉國變成了封建制的魏、趙、韓三國。至此,中原地區的主要國家都實現了封建制。三家分晉標志著我國封建社會的開端?!?/span>P136準此,該文的分期框架可表列如下:

表九

東周

階段

分期

始迄年代

各階段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53年)

春秋前期

770— ?

奴隸制日趨崩潰,封建制逐步完成,體現封建制生產關系的新興地主階級開始崛起

春秋中期

?—前562

春秋后期

562—前453

壯大起來的新興地主階級,利用奴隸的革命斗爭,先后奪取政權并運用政權的力量進行變法,大規模地改變所有制

戰國時期(前453—前221年)

戰國初期

453—前350

戰國中期

350— ?

地主階級繼續借助人民群眾的力量,同奴隸主殘余勢力展開激烈的反復辟斗爭,使封建制在全國范圍內取得了勝利

戰國后期

?—前221

6.詹子慶《先秦史》[[10]]將春秋時期定為前770—前476年(P184),但是在講述春秋時期歷史時仍講到前473年越滅吳和前453年三家分晉P221,將幫助勾踐滅吳后退隱經商三致千金的范蠡作為“春秋后期”大商人的代表。該書將春秋時期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682年,即從平王東遷到齊桓公稱霸以前。這一階段的特點是王室逐漸衰微,諸侯日益強大,又有狄人南下和楚人北來,還出現過鄭莊公小霸以及魯鄭匹敵的形勢。第二階段,從公元前681年到公元前547年,即從齊桓公召集諸侯在北杏會盟到宋向戌約諸侯弭兵訂立盟約前。這一階段(一百三十四年)的特點是中原各國互相征伐,霸主迭出,互爭雄長,先是齊桓公首霸中原,后是晉楚之間斷斷續續長達八十多年的爭霸戰爭。第三階段,從公元前546年到公元前403年,即從弭兵之會到三家分晉,此時已進入戰國時期。這一階段的特點是,中原各國諸侯的權利日趨衰弱,各國卿大夫的權利日趨強大,政權逐漸下移。同時,在長江下游興起了吳越兩個國家,它們經濟、文化雖然比較落后,但武力比較強大,先后北上與中原各國爭霸?!?/span>P184185該書使用了1)“春秋初年”P189、190、194、196、200、204、228、241、“春秋初期”P238、“春秋初”P192;2)“春秋前期”P209、“春秋早期”P243;3)“春秋中期”P212、221、226、“春秋中葉”P212、239;4)“春秋后期”P187、193、221、233、238、241、242、245、247、256、286、“春秋晚期”P229、“春秋末期”P224、“春秋末年”P243等四組11種分期術語;其中1、3、4組分別相當于他所劃分的第一、二、三階段,第2組的“春秋前期”P209“秦穆公在春秋前期歷史上對秦的發展和西部古代的民族融合都做出了一定貢獻”,秦穆公前659—前621年在位)相當于第二階段;“春秋早期”P2431956年發掘的河南陜縣虢國墓,其中有一座虢國太子墓約屬春秋早期”,陜縣虢國墓地年代為前770—前655年)相當于第一階段至第二階段。該書將戰國時期(前475—前221年)分為五段P257。以上所論,可表列如下:

表一〇

東周

階段

始迄年代

分期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第一階段

770—前682

春秋初年

王室逐漸衰微,諸侯日益強大

第二階段

681—前547

春秋中期

齊桓公首霸·晉楚爭霸

 

第三階段

546—前476

春秋后期

中原諸國卿大夫專政,吳越爭霸

戰國時期(前475—前221年)

475—前403

402—前370

戰國初年

戰國第一段

魏首先強大時期

 

第二段

369—前334

戰國中期

魏齊爭霸時期

第三段

333—前288

齊秦并尊為帝時期

第四段

287—前260

戰國后期

齊趙削弱時期

第五段

259—前221

秦向東方大發展時期

7.劉寶才等主編《中國歷史·先秦卷》[[11]]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但在講述春秋時期歷史時仍講到前472年越滅吳及其后勾踐北上會諸侯于徐州被命為“侯伯”P149-150,該書將越滅吳后范蠡辭官經商的歷史也作為春秋時期史事敘事P234-235,這些顯然都已經超出該書所定的春秋時期的下限前476年。該書明確地將春秋時期“分為三個階段:從平王元年(前770年)至齊桓公即位前一年(前686年),是霸政形成以前的混亂階段。從齊桓公元年(前685年)至弭兵會議前一年(前547年),是霸主迭興階段。弭兵會議(前546年)至周元王即位前一年(前476年),是吳越爭霸和大夫執政階段?!?/span>P143這一分期框架與黎東方《東周大事年表》的分期框架一致。該書使用了:(1“春秋早期”P167、189、191、201、223、“春秋前期”P166、167、190、“春秋初”P143、145、“春秋初年”P145、201;(2“春秋中期”P148、164、165、167、189、190、191、201、207、212、222、225、“春秋中葉”P189、190;(3“春秋晚期”P178、191、193、194、197、198、201、212、222、“春秋后期”P150、190、205、211、222、“春秋末年”P183、190、217、225、“春秋末期”P183、“春秋末”P152、202等三組11種分期術語,與春秋的三階段相應??杀砹腥缦拢?/span>

表一一

東周

階段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春秋早期

770—前686

 

霸政形成以前的混亂階段

春秋中期

685—前547

 

霸主迭興階段

春秋晚期

546—前476

 

吳越爭霸和大夫執政階段

8.齊濤主編《中國通史教程》 [[12]]以前476年為界將前770—前476年定為春秋時期、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但是書中仍將前473年越滅吳及其后勾踐北上徐州稱霸、范蠡棄官經商作為春秋時期的史事敘述,前后相矛盾。該書將春秋時期分為“三個歷史階段:自平王東遷至齊桓公稱霸前為第一階段,王室勢力不斷衰落,諸侯勢力逐漸增強,狄、楚等周邊部族內擾;齊桓公北杏會盟到向戌弭兵前為第二階段,中原各國相互征討,大國爭霸稱雄。自弭兵條約簽訂起至春秋結束為第三階段,中原各國卿大夫勢力增大,諸侯權力旁落,東南地區吳、越興起,先后北上爭霸,這已是爭霸戰爭的尾聲?!?/span>P39-40將戰國時期也分為三個階段:“自戰國之初至魏齊徐州相王(前334年)是魏國強盛的時期,魏自文侯時開始強盛,惠王時到達頂峰,后與齊兩戰失利,乃走向衰落。自徐州相王后至長平之戰是東西對峙的時期,秦齊對峙,合縱連橫,后齊、趙勢力衰落,秦國勢力轉強。長平之戰后至秦滅齊是秦統一六國的階段,秦的勢力大舉向東發展,次第滅亡山東六國,實現了全國的大統一?!?/span>P108-109可表列如下:

表一二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第一階段

770—前682

89

王室勢力不斷衰落,諸侯勢力逐漸增強,狄、楚等周邊部族內擾

第二階段

681—前547

135

中原各國相互征討,大國爭霸稱雄

第三階段

546—前476

71

中原各國卿大夫勢力增大,諸侯權力旁落,吳、越興起,先北上爭霸

戰國時期(前475—前221年)

第一階段

475—前334

142

魏國強盛的時期

第二階段

333—前260

74

秦齊對峙,合縱連橫,后齊、趙勢力衰落,秦國勢力轉強

第三階段

259—前221

39

秦統一六國的階段

關于春秋時期,該書使用了(1)“春秋初年”P74、83)、“春期初期”P74、116、“春秋早期”P82;(2)“春秋中期”P79、82、91;(3)“春秋晚期”P80、82、85、“春秋后期”P84、90、91、“春秋末期”P89、97、98等三組7種外加“春秋前期”P84、908種分期術語,前三組似和劃分的春秋時期的三個階段相對應,但是書中將前621年秦穆公派兵襲鄭定為“春秋前期”,與此不和。

9.楊東晨《周興亡史》[[13]]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將周平王至周桓王定為春秋初期(前770—前696年)、周莊王至周襄王為春秋中期(前696—前619年)、周頃王至周敬王為春秋晚期(前618—前476年)。

此外,在一些通史或專門史著作中使用了多種分期術語(呂振羽《簡明中國通史》[[14]]、丘陶?!吨袊瞎攀分v義》[[15]]、吳晗主編《中國歷史常識》[[16]]、劉澤華等編《中國上古史》[[17]]、王明閣《先秦史》[[18]]、安作璋主編《中國史簡編》[[19]]、楊檀等編《中國古代史》[[20]]、許兆昌《夏商周簡史》[[21]]、劉澤華主編《中國通史教程·先秦兩漢時期》[[22]]、沈長云《先秦史》[[23]]、趙毅等編《中國古代史》[[24]]、胡凡主編《簡明中國通史》[[25]]、王美鳳等《春秋史與春秋文明》[[26]]等),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但沒有說明各期的分界年代。

三、春秋史四分的觀點

    主張將春秋史分為四期的學者共有十九位。他們的觀點又可以進一步細分為兩小類,其中一小部分學者主張將公元前770—前723年單列出來不納入“春秋時期”(A);另外大部分學者則將前770—前723年一并稱為春秋時期進行分期(B)。

A

    主張將前770—前723年單列出來不納入“春秋時期”的主要有梁啟超、顧頡剛、張蔭麟、白壽彝等四位學者。

1.梁啟超《春秋載記·春秋年表》[[27]]以《春秋》紀事的前722—前481為春秋時期,并分為三期:“孔子因魯史作《春秋》,年自茲始可得而紀,故年表讬始焉。春秋變遷,略分三期:隱桓莊閔王跡喘延,霸政初起。鄭齊為中樞,魯衛宋縈拂之,晉楚始大。蓋自魯隱即位迄齊桓之卒年,可劃為第一期(筆者按:其所編第一表迄于前638年而非齊桓公卒年前643年)。僖文宣成襄霸政全盛。晉楚中分天下,而晉勢常優,齊秦聽命,楚亦精進不已,諸國各有所宗,而鄭常為爭的。蓋自晉文返國以迄晉悼之卒,可劃為第二期。昭定哀之世盟宋弭兵,晉霸日衰,中原諸國皆政在大夫,吳越驟興驟衰,秦浸大。蓋自梁之會訖于獲麟,可劃為第三期?!?/span>P7475在其《戰國載記·戰國年表》中,對戰國的起始年兼采《史記·六國年表》和《資治通鑒》的作法,以前480—前404為戰國前,以前403—前221為戰國時期:“《史記》六國起周元王元年,實獲麟后五年也?!顿Y治通鑒》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實獲麟后七十七年也?!锻ㄨb》於戰國勢成讬始,《史記》於春秋運絕讬始焉。今兩采之,為前紀、本紀二表。前紀史闕有間,故不著國別,如春秋表例;本紀至秦始皇稱帝終焉?!?/span>P7569至于平王東遷至《春秋》紀年前的前770—前723年,則不屬于春秋時代。梁啟超云:“自周室東遷迄齊桓定霸,命之曰霸政前紀?!?/span>P7441指前770—前680年,與《春秋年表》“第一期”有重疊??杀斫馊缦拢?/span>

表一三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特征

 

 

770—前723

48

 

春秋時期(前722—前481年)

第一期

722—前638

85

王跡喘延,霸政初起,鄭齊為中樞,魯衛宋縈拂之,晉楚始大

第二期

637—前558

80

霸政全盛。晉楚中分天下,而晉勢常優,齊秦聽命,楚亦精進不已,諸國各有所宗,而鄭常為爭的

第三期

557—前481

77

盟宋弭兵,晉霸日衰,中原諸國皆政在大夫,吳越驟興驟衰,秦浸大

戰國時期(前480—前221年)

戰國前紀(前480—前404

戰國本紀(前403—前221

在《春秋載記》正文的敘述中,作者似又隱含了兩種不同的分期:

其一,在《春秋載記》正文的敘述中,梁啟超比較頻繁地使用了以下三組6種分期術語:

1“春秋之初”P7428、7430、7434、7437、7438、7445、“春秋初”P7438、7442、“春秋初葉”P7440、“初期”P7442;

2“春秋中葉”P7430、7432、7434、7435、7436、7440;

3“春秋末葉”P7433。

這三組分期術語將春秋分為三期,但與《春秋年表》的三期不能完全對應。例如:“入春秋之初,(楚)有若敖、蚡冒二君”P7430,若敖前787—前761年在位,蚡冒前756—前740年在位,按《春秋年表》的分期,若敖、蚡冒都不屬于春秋時期。

2.顧頡剛先生在講述“春秋時代歷史重心之分期”[[28]]時將春秋時代分為三期:

“春秋第一期(齊始稱霸、晉國定霸)

  1.召陵之師(僖四年)(筆者按:公元前656年)

  2.泓之戰(僖二十二年)(筆者按:公元前638年)

  3.城濮之戰(僖二十八年)(筆者按:公元前632年)

  4.殽之戰(僖三十二年)(筆者按:公元前628年)

第二期(晉、楚相持)

  1.邲之戰(宣十二年)(筆者按:公元前597年)

  2.鄢陵之戰(成十六年)(筆者按:公元前575年)

  3.向戍弭兵(襄二十七年)(筆者按:公元前546年)

第三期(吳、越突起)

  1.吳入郢(定四年)(筆者按:公元前506年)

2.於越滅吳(哀二十二年)(筆者按:公元前473年)”。

3.張蔭麟《中國史綱》[[29]]以公元前722年至前481年為春秋時代、以公元前403年作為戰國時期的開始。他認為:“史家稱東遷以前的周朝為西周,以后的周朝為東周(現存魯公史記《春秋》包括東周第四十九年以下的二百四十二年,史家稱這時代為春秋時代)P21、“前403年,周威烈王竟把三家的大夫升格為侯。通常以這一年為戰國時代的開場。……戰國的歷史可以分為三期:從三晉建侯(前403)至秦始變法(前359)凡四十四年。是為初期,從秦始變法至秦齊相帝(前288)凡七十一年,是為中期;從秦齊相帝至六國盡滅(前221)凡六十七年,是為末期?!?/span>P95、123至于前779至前722年,可能被他定為“東周的初期”P52;前481至前403年可能被定為“春秋戰國之交”P94、P104或又稱“春秋戰國之際”P106。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使用的分期術語有以下三組5種:(1“春秋初年”P50;(2“春秋中葉”P50;(3“春秋末葉”P39、55、103、104、“春秋末年”P106、115、116、“春秋晚年”P104。其中只有“春秋末(約前562至前482)”P39說明了始迄年代,其余均不詳。以上內容可表解如下:

表一四

東周時期

分期

始迄年代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東周的初期

770—前723

 

春秋時代

春秋初年

722  ?

 

春秋中葉

   ? —前563

 

春秋末頁

562—前482

又稱春秋晚年或末年

春秋戰國之交

481—前404

又稱春秋戰國之際

戰國時代

戰國初期

403—前359

 

戰國中期

358—前288

 

戰國晚期

287—前221

 

4.白壽彝主編《中國通史綱要》和《中國簡明通史》[[30]]以前770—前723年為東周初年、以前722—前481為春秋時期、以前403—前221年為戰國時期,將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之間的七十六年附在春秋時期之內P59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該書沒有明確說明分界點,可以從以下內容推測出來:書中指出:前632年城濮之戰“以后八十多年間,晉楚間的斗爭成為爭霸的主要內容。斗爭中,雙方互有勝負?!?/span>P60隨后有前579年和前546年兩次弭兵會盟,“晉楚平分了霸權,黃河流域的霸權爭奪基本上告一段落。弭兵大會后,春秋的歷史進入了晚期。這一時期的特點,一是晉、齊等國的顯族加緊了對公室(國君)的斗爭,又一是長江下游興起的吳、越,向黃河流域爭奪霸權?!?/span>P61可見前632年和前546年是春秋時期分期的兩個分界點。關于戰國時期的分期該書則明確地說明以前359、前278年為界劃分為戰國初期、中期、晚期P63。以上內容可以表列如下:

表一五

東周

分期

絕對年代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東周初年

770—前723

770—前680年為霸局的準備時期

春秋時期

春秋初

722—前632?

春秋中期

631?—前546

晉楚間的斗爭成為爭霸的主要內容

春秋晚期

545—前481

晉、齊等國的顯族加緊了對公室(國君)的斗爭,長江下游興起的吳、越,向黃河流域爭奪霸權

春秋戰國之間

480—前404

 

戰國時期

戰國初期

403—前359

 

戰國中期

358—前278

 

戰國晚期

277—前221

 

B

    主張將前770—前723年一并稱為春秋時期進行分期的主要有梁啟超、雷海宗、徐喜辰、郭沫若、朱紹侯、傅樂成、金景芳、趙德貴、晁福林、吳榮曾、顧德融·朱順龍、吉本道雅、錢宗范·朱文濤、馬彪、王家范等十五位學者。

1.梁啟超《春秋載記》[[31]]的篇章結構和正文敘述中隱含著春秋史四期分框架:(1“霸政前紀章第三”:前770—前680P7441“自周室東遷迄齊桓定霸,命之曰霸政前紀?!保?/sup>;(2“紀齊桓晉文霸業章第四”:前679—前628年;(3“紀晉霸消長章第五”:前628—前558P7454“此七十年實可稱晉楚爭盟時代”);(4“霸政余紀章第六”:前546—前481P7461“自宋盟以后,迄于獲麟為霸政余紀。其間大事,則晉楚之中衰,一也;吳越之忽興忽亡,二也;各國大夫之專政,三也;小國之亂亡,四也?!保?/sup>此種分期中前558—前546年無所隸屬,似可從上歸入“晉霸消長章”。在“霸政余紀章第六”中紀事的下限不止于前481年獲麟,已經到越滅吳越王勾踐“號稱霸王”。以上內容可表列如下:

表一六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22—前481年)

霸政前紀

770—前680

91

列國篡弒攻伐,兼并盛行,戎狄猖獗

齊桓晉文霸業

679—前628

52

霸政中堅曰齊晉,齊晉霸功,莫大攘楚

晉霸消長

628—前546

83

晉楚爭盟時代

霸政余紀

546—前481

66

晉楚中衰;吳越忽興忽亡;各國大夫專政;小國亂亡

戰國時期(前480—前221年)

戰國前紀(前480—前404

戰國本紀(前403—前221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關于春秋和戰國的分界,在《春秋年表》中是以前481年獲麟絕筆為界,在《春秋載記》中是以前453年三家分晉P7435“及晉裂為三,春秋終焉?!保?/sup>或前473年越滅吳P7432“既而越滅吳,而不能正江淮以北,楚因東侵,廣地至泗上,至是春秋終焉?!保?/sup>為界。造成這種矛盾的原因,正如其所說,是“兩采之”的緣故P7569。

2.雷海宗1934年執教清華大學“中國通史”課程的講義[[32]]以公元前473年越滅吳為界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將春秋時期劃分為“春秋列國之形成(公元前770-670年)、霸政時期(公元前685-612年)、晉楚爭盟(公元前620-505年)、吳越之爭(公元前505-473年)等四個階段??杀斫馊缦拢?/span>

表一七

東周時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73年)

春秋列國之形成

770-670

101

鄭之盛強,四強興起

霸政時期

685-612

74

齊桓公與管仲,宋襄公圖霸,晉文襄霸業

晉楚爭盟

620-505

116

晉楚消長,向戌弭兵,晉楚并衰與吳之興起

吳越之爭

505-473

33

 

戰國時期(前473—前221年)

3.徐喜辰《先秦史》[[33]]以前403年為界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春秋時代,始于公元前七七〇年,終于公元前四〇三年”P136。該書使用了:(1“春秋初年”P136、137、139、140、141、149、157、158、163、169、“春秋初期”P148、154、163、166、“春秋最初期”P139;(2“春秋前期”P158、165、167;(3“春秋中葉”P151、154、157、158、163、165、167、169、170、“春秋中期”P171;(4“春秋后期”P158、165、168、169、“春秋末期”P151、154、163、171、“春秋末年”P157、167、176、“春秋晚期”P170等四組10種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但沒有說明年代;從該書敘述可以蠡測:(1“春秋前期”為前685—前597年:書中指出“諸侯在春秋前期,由于地方經濟發展的不平衡,齊、晉、秦、楚先后稱霸中原。其他諸侯在本國內也擁有絕對權力。終于形成禮樂征伐自諸侯出的局面?!?/span>P158齊、晉、秦、楚先后稱霸中原約始于前685年齊桓公即位至前597年楚在邲之戰中戰勝晉國。(2“春秋中期”約在前597—前546年:書中指出“在晉、楚爭霸開始衰微的春秋中期以后,繼起稱霸的是吳、越?!?/span>P171晉、楚爭霸開始衰微即兩次弭兵時期。(3“春秋初期”始于前770年,終年即“春秋前期”的始年前685年,這與書中記在“春秋初年,齊襄公時,荒淫奢侈,并有內亂,國勢較弱?!?/span>P141、鄭莊公末年“幾乎成為春秋最初期的霸主”相吻合。(4“春秋后期”始于“春秋中期”的終年前546年,迄于前403年,此時“由于戰爭的頻繁,各國大夫掌國事,食采邑,稱公子某,公子之子稱公孫,公孫之子以王父之字為氏,世世不絕,最終各國形成了政自大夫出的局面?!?/span>P158可表列如下:

表一八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03年)

春秋初期

770—前685

86

王室衰微,鄭國獨強

春秋前期

685—前597

89

齊、晉、秦、楚先后稱霸中原,禮樂征伐自諸侯出

春秋中期

597—前546

52

晉楚相持,弭兵會盟

春秋后期

546—前403

144

公室衰微,大夫執政;吳越爭霸

戰國時期(前403—前221年)

4.郭沫若主編《中國史稿》[[34]]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該書指出:“春秋時代取名于魯史《春秋》,本起魯隱公元年(公元前722年),迄魯哀公十四年(前481年)。這里為了敘事方便,改為公元前770-476年,即周平王元年(東周開始)——周元王元年(戰國開始)。P153但是在講述春秋歷史時仍然講到了前473年越滅吳及勾踐北上爭霸P161)、范蠡辭官經商P169,甚至講到韓、趙、魏三家分晉后“兼并和爭霸的結果,最后只剩下了齊、楚、秦、燕、韓、趙、魏七個大國和十幾個小國。這就進入了歷史上所謂的戰國時代”P161,這些都與以前476年作為春秋時期的迄年相違背。該書使用了:(1“春秋初年”P156、163、164、179、181、183;(2“春秋前期”P157;(3“春秋中葉”P159、161、164、178、181、182;(4“春秋末年”P163、164、165、176、“春秋后期”P183、186等四組5種分期術語,將春秋分為四期,但是也沒有說明年代。從書中敘述可蠡測:(1“春秋初年”“春秋前期”以前685年分界:書中記“春秋初年,齊滅紀、郕,多次與鄭聯盟制服其他國家。周莊王十二年(前685年),齊桓公即位,任用管仲,改革內政,國力更加強盛?!?/span>齊滅紀、滅郕分別在前690、前686年,應前685年為界劃分“春秋初期”“春秋前期”。(2“春秋中葉”指前597—前546年:書中介紹前597年邲之戰后指出:“春秋中葉以后,晉楚雙方勢均力敵,不分勝負;楚聯秦,晉聯齊,也是旗鼓相當;加之,爭霸戰爭加速了本國階級矛盾和新舊勢力之間斗爭的發展,各國逐漸無力外顧,于是出現了結束大國爭霸的弭兵局面?!?/span>P159因知春秋中葉始于前597年,迄于前546年第二次弭兵大會。以上內容可表列如下:

表一九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代(前770—前476年)

春秋初年

770—前685

86

 

春秋前期

685—前597

89

 

春秋中葉

597—前546

52

 

春秋后期

546—前476

71

 

5.朱紹侯主編《中國古代史》[[35]]將春秋時期定為前770—前476P132,但在講述春秋時期歷史時仍然講到前473年越滅吳、勾踐北上大會諸侯于徐州,講述戰國時期歷史時還是從魏文侯李悝變法講起。該書使用了:(1“春秋初年”P132、133、143、154、165、“春秋初葉”P153;(2“春秋前期”P162;(3“春秋中期”P145、“春秋中葉”P154、167;(4“春秋后期”P144、155、“春秋晚期”P157、177、“春秋末葉”P146、186、“春秋末期P149、164、169、“春秋末年”P170、172等四組10種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可表列如下:

表二〇

 

分期

絕對年代

備注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春秋初年

770—前685

 

春秋前期

685   ?

衛懿公(前668—前660

春秋中期

?    ?

齊靈公(前581—前554

春秋后期

?   —前476

 

    講述“春秋初年的政治形勢”起于前770年平王東遷,迄于前685年齊桓公即位前,可見“春秋初年”是指前770—前685年。但該書講講到“春秋初年,陳國發生內亂,公子完懼禍奔齊,被任命為工正?!?/span>P165但是陳完奔齊在公元前672年,已經入“春秋前期”。可見該書的分期和行文稍欠嚴謹。

6.傅樂成《中國通史》[[36]]中將春秋時代定為前770—前481年,但是講述春秋時代歷史時又將前473年越滅吳勾踐稱霸、前453年三家分晉等事件包括進來。傅樂成贊同雷海宗對前473年越滅吳之戰作為“戰國式戰爭”性質的觀點,認為“前473年,吳滅于越,是東周以來大國被滅亡的第一個,也是戰國式戰爭的首次出現。……越滅吳是一場劃時代的戰爭,因為一舉而滅亡一個頭等大國,在春秋時代是沒有的?!?sup>(P46、59)這是他將前481年作為春秋時代和戰國時代分界年的原因。關于春秋時代的分期,傅樂成使用了:(1“春秋初期”P47、59、75、“春秋初年”P49、95)、“東周初”P45;(2“春秋中期”P59、85;(3“春秋中葉”P56;(4“春秋末年”P46、68、75、86、“春秋末期”P58、75、“春秋末”P58等四組8種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但沒有說明它們的年代,從敘述中可以推求如下:(1“春秋初期”“春秋中期”以前685年齊桓公即位為界:關于“春秋初期”的形勢作者指出:“在周室東遷后最初的一百多年,列國之間還沒有所謂霸主出現”P47,這種形勢迄于齊桓公即位。(2“春秋中期”“春秋中葉”以前600年為界:書中指出“《詩》是民間歌謠和貴族廟堂詩歌的薈集,它的時代大致包括西周初年到春秋中期的五百年(前1100~600年)?!?/span>P85,因知“春秋中期”迄于前600年,“春秋中葉”始于前600年,這與書中所說吳國歷史“直到春秋中葉泰伯的十九世孫壽夢(前585—前561)時,才有確切的年代可尋”相吻合P56。(3“春秋中葉”“春秋末期”以前530年為界:書中記前546“弭兵之盟后,晉國內部問題日趨嚴重,主權從公室移到幾個氏室,它們對內爭的興趣遠過于國際上的爭霸,因此晉乃自爭霸戰中退卻。這自然給楚一個極好機會,十余年后便撕毀盟約。前534年,楚滅陳,三年后又滅蔡,后來楚雖又使它們復國,但晉對這兩件事始終不加聞問。論理楚在中原可以橫沖直撞了,但此后不久,它的東鄰,又崛起一個強敵,給予它莫大的牽制和打擊,那便是吳國?!?/span>P56可表列如下:

表二一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81年)

春秋初期

770—前686

85

列國之間還沒有所謂霸主出現

春秋中期

685—前600

86

 

春秋中葉

599—前530

70

 

春秋末期

529—前481

49

歷史重心轉入吳楚爭戰、吳越爭霸時期

7.金景芳主張“應以韓、趙、魏三家滅智伯而分其地作為春秋戰國的分界,即公元前453年。……春秋時期應從周平王東遷開始(前七七〇年),至韓、趙、魏三家滅智伯而分其地終結(前四五三年)[[37]]。在《中國奴隸社會史》[[38]]中將春秋時期分為四個階段

表二二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53年)

一、序幕階段

770—前720

51

五霸的序幕階段,齊、晉、秦、楚四霸已嶄露頭角

二、高潮階段

719—前632

88

北方先后出現齊、晉、秦三霸,南方出現荊楚一霸

三、持續階段

632—前546

86

晉、楚二強,南北對峙,形成長期爭霸的局面

四、尾聲階段

546—前453

94

吳、越爭霸;禮樂征伐自大夫出

戰國時期(前453—前221年)

8.趙德貴主編《簡明中國古代史》[[39]]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39,但是在講述春秋時期歷史時仍然講到前473年越滅吳P41和前453年三家分晉P47。該書使用了:(1“春秋初年”P39;(2“春秋前期”P41、“春秋早期”P42;(3“春秋中葉”P40、46、50、“春秋中期”P42、43、45;(4“春秋末年”P41、57、60、65、71、77、“春秋晚期”P42等四組7種分期術語,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年代。從書中內容來看,“春秋初年”講齊桓公即位爭霸前的形勢,年代應在前770—前685年;“春秋前期”講齊桓公、管仲時期P41,“春秋中葉”講前579、前546年兩次弭兵之會P40,“春秋中期”講前581—前554年齊靈公時期P42,據此可以推測“春秋前期”應在前685—前597年,“春秋中葉”又可稱為“春秋中期”,應在前597—前546年,進而可知“春秋末年”應在前546—前476年,正是吳越繼起爭霸的時期P41??杀砹腥缦拢?/span>

表二三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春秋初年

770—前685

86

王室衰微

春秋前期

685—前597

89

齊楚爭霸、晉楚爭霸

春秋中期

597—前546

52

弭兵之會

春秋末年

546—前476

71

吳越爭霸

戰國時期(前475—前221年)

9.晁福林《霸權迭興——春秋霸主論》[[40]]以公元前453年為界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他指出:“春秋時代因魯國史書《春秋》而得名。這部書記載了從魯隱公元年(前722年)到魯哀公十六年(前479年)共計240余年的列國史事。相傳孔子曾對《春秋》加以整理和刪訂。后人所說的春秋時代概念和《春秋》這部書的起訖年代并不相同,一般是把周平王東遷的公元前770年作為開始,將三家分晉的公元前453年作為結束的?!?/span>P3他指出:“趙、魏、韓三家雖然在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年)才被周天子承認為諸侯,但在此50年以前三家滅掉知氏的時候,就已經奠定了三家分晉的基本格局,并且在周承認之前三家早已是實際上的諸侯。在周代的歷史上,如果說平王東遷是一個分水嶺的話,那么三家分晉就是另一個分水嶺。平王東遷是西周與東周的界標;三家分晉則是春秋與戰國的界標?!?/span>P289該書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并指出各期的特點:(1)春秋初期:“諸侯爭霸的醞釀和準備時期,東周王朝和列國力量的對比發生了不少變化……周王朝尚有一定實力……晉、楚等國尚未勃興……周王朝在這種形勢下尚能保持較大影響P4348;(2)春秋前期:“齊桓公稱霸可謂霸權的第一個巔峰,演出了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的輝煌一幕”P12;(3春秋中期:“晉、楚兩大強國長期占據了爭霸的歷史舞臺,晉文公和楚莊王都以其顯赫霸業而彪炳史冊”P12;(4春秋后期:“從東南地區崛起的吳、越兩國猶如直刺青天的兩柄利劍,造成了霸權迭興歷史的最后一個高潮。P12可表解如下:

表二四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53年)

春秋初期

770—前681

90

諸侯爭霸的醞釀期,周王朝尚能保持較大影響

春秋前期

680—前643

38

齊桓公稱霸

春秋中期

642—前546

97

晉、楚兩大強國長期爭霸

春秋后期

545—前453

93

吳、越爭霸

書中有幾處與上表相沖突,例如:將晉獻公(前676—前651)定在“春秋初期”P11,將秦穆公(前660—前621)定在“春秋中期”P11,不合于上表。此外,使用的分期術語“春秋初年”P43等)“春秋末期”P286、“春秋末年”(P276)等似分別相當于上表中“春秋初期的偏早階段和“春秋后期”的偏晚階段。

10.吳榮曾《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春秋》[[41]]將春秋時期定為前770—前476年,但在講述春秋時期歷史時又講到前473年越滅吳之后勾踐北上爭霸和“春秋末年,智氏最強,趙聯合韓、魏而消滅智氏。晉長期的卿大夫兼并斗爭到此告一段落,晉國也被這勢均力敵的三家所瓜分。到戰國初年,三家得到周天子的認可,晉國乃分成趙、魏、韓三國?!?/span>P78其時已在前453年,超出他所定的春秋時期。至于春秋時期的分期,吳榮曾使用了:(1“春秋初”P76、“春秋初年”P76;(2“春秋早期”P75、76、78、“春秋前期”P77;(3“春秋中期”P78;(4“春秋晚期”P75、76、77、78、“春秋末”P74、75、76、77、78、79、“春秋末年”P75四組8種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但沒有說明分界年代。從文中敘述推測來看:

1“春秋初”大約相當于前770—前685年齊桓公即位之前,其時鄭國“在春秋初中原的小國中,堪稱佼佼者。特別到莊公時,鄭的武力較強”、“齊內亂迭起,無暇對外?!?/span>P76

2“春秋中期”“春秋晚期”大約以前550年為界,“春秋晚期”大約相當于前550—前453年:因為書中講到晉國在“春秋中期以后,卿大夫之間兼并激烈。從厲公時起,郤氏、胥氏、欒氏被剪除,到春秋晚期只剩下最強的趙、魏、韓、范、中行氏。后來趙又滅范、中行氏。春秋末年,智氏最強,趙聯合韓、魏而消滅智氏?!?/span>550年欒氏被滅,才只剩下六卿專政。三家分晉在前453年,為春秋末年??杀砹腥缦拢?/span>

表二五

     

 

始迄年代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春秋初

770—前685

春秋早期

685—?

春秋中期

? —前550

春秋晚期

550—前453

戰國時期(前475—前221年)

11.顧德融和朱順龍《春秋史》[[42]]取金景芳的觀點以前453年作為春秋、戰國分界,將春秋時代定為前770—前453P3。該書使用了:(1“春秋初”P44、45、51、65、68、69、71、171、204、207、229、239、296、313、324、341、377、“春秋初期”P45、53、69、166、244、260、263、264、265、266、277、294、366、493、“春秋初年”P73、273、298、“東周初期”P42、43;(2“春秋早期”P21、166、174、187、201、264、293、304、321、323、325、326、408、417、424、430、433、“春秋前期”P22、236、270、271、295、296、351、492;(3“春秋中期”P21、23、166、187、201、236、239、254、262、264、265、267、270、272、273、275、277、293、304、308、313、314、320、321、323、325、329、351、367、368、369、417、424、492、493、502、“春秋中葉”P256、280、304、439;(4“春秋后期”P19、21、22、24、25、71、163、188、198、236、253、254、269、270、273、275、277、280、281、283、290、293、295、298、300、304、312、317、319、327、329、337、338、341、343、348、351、352、353、367、370、387、438、440、471、492、502、506、“春秋晚期”P21、23、167、178、188、203、241、242、259、266、273、313、315、321、322、323、324、326、409、410、415、417、419、424、430、495、“春秋末年”P259、264、265、268、294、297、298、312、314、325、326、329、331、374、379、398、408、410、420、“春秋末期”P262、331、367、378、435、“春秋末”P313、420等四組13種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但沒有說明各期的始迄年代,從書中敘述可以推求如下:

(1)“春秋初期”“春秋早期”以前685年齊桓公即位為界:書中講到“春秋初期,周平王東遷之后有一個階段沒有一個諸侯國對王室構成威懾力量,各國勢力大體處在相對平衡的狀態,致使東周王朝的統治能茍安下去”P45,“在春秋前期,齊桓公打著尊王、攘夷的口號稱霸”P22;

2)春秋早期和春秋中期以前621年晉襄公、秦穆公之卒年為界:書中記前621年晉靈公卒后,“晉國君幼小,大夫掌權,內亂不斷,霸業已中衰”P107,“早在春秋中期三良為秦穆公殉葬”P502,秦穆公之卒亦在前621年;

3)春秋中期和春秋晚期以前548年為界:“至春秋后期(公元前548年),設右相、左相,掌握國政”P295??杀砹腥缦拢?/span>

表二六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春秋時期

春秋初期(又稱春秋初、春秋初年、東周初期)

770—前686

85

春秋早期(又稱春秋前期)

685—前622

64

春秋中期(又稱春秋中葉)

621—前549

73

春秋晚期(又稱春秋后期、春秋末年、春秋末期、春秋末)

548—前453

96

需要指出的是,書中有兩條關于“春秋初期”的記載不合于上表:其一,“春秋初期,晉獻公建都于絳(今山西翼城),開始了對外兼并的戰爭”P260,晉獻公前676—前651年在位,按上表應屬于“春秋早期”;其二,“楚在春秋初晉楚城濮之戰時只有三軍”P313,城濮之戰在前632年,按上表也應屬于 “春秋早期”??梢娫摃姆制诤托形囊膊粔驀乐?。

12.吉本道雅將前453年作為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的分界,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43]]

表二七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53年)

東遷期·春秋初期

770—前722

49

周王朝的東遷

春秋前期

722—前632

91

齊的霸權

春秋中期

632—前506

127

晉的霸者體制

春秋后期

①前506—前490

54

晉霸的解體

②前489—前473

吳的霸權的構筑和滅亡

③前473—前453

越的霸權構筑

戰國時期(前453—前221年)

13.錢宗范和朱文濤《先秦史十二講》[[44]]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92,但是仍將前473年越滅吳后越王勾踐稱霸作為春秋霸業的尾聲P116。該書使用了:(1“東周初年”P92、93、“東周初”P93;(2“春秋前期”P67、101、104、105、107、124、135、187、230;(3“春秋中期”P105、124、127、132、135、237、238;(4“春秋后期”P108、111、124、127、182、216、230、233、“春秋晚期”P132、138、241、“春秋末年”P128、232、“春秋末”P233等四組8種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其中:(1)第一組(期)與第二組(期)以前707P95“鄭國軍隊偷割周的莊稼,周鄭交質,鄭軍射傷周王,表明平王東遷以后,周王室已徹底衰微,大的諸侯已不把周王放在眼里,歷史已進入諸侯爭霸時期?!保?/sup>或前685P96“春秋時首先稱霸,在歷史上發生了重要影響的大國霸主是齊桓公?!保?/sup>為界;(2)第二組(期)與第三組(期)以前632年城濮之戰為界P105“城濮之戰的勝利,是晉文公登位后改革內政,加強軍隊建設,上下團結,使用正確戰略戰術的必然結果。從此晉文公完成了霸業,也開始了春秋中期晉楚長期爭霸的局面?!保?/sup>(3)第三組(期)與第四組(期)以前546年為界P111“向戌弭兵的結果是晉、楚平分霸權……吳越爭霸成為春秋后期諸侯國間政治軍事活動的中心?!?、P124“除了南方后期的吳、越等以外,可以公元前546年向戌弭兵為界,在此以前的列國形勢主要是諸侯稱霸和兼并小國;在此以后的列國形勢主要是卿、大夫在各國的擅政、奪權和大夫之間的兼并;有的國家也出現了陪臣(卿大夫封邑內的士身份的家臣)執國命的現象。這標志著周代宗法統治秩序的進一步瓦解,標志著舊制度的崩潰和新勢力的崛起。所以從卿、大夫的專政、奪權和相互兼并,到戰國七雄(秦、楚、齊、魏、趙、韓、燕)的形成,是春秋后期、戰國早期非常重要的政治事件?!保?/sup>??杀砹腥缦拢?/span>

表二八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70—前476年)

東周初年

770—前707/685

64/86

王室衰微,鄭莊公在中原諸侯中逐漸成為霸主

春秋前期

707/685—前632

76/54

齊桓公首霸、晉文公繼霸

春秋中期

632—前546

87

晉楚長期爭霸

春秋后期

546—前476

71

吳越爭霸

戰國時期(前475—前221年)

14.馬彪《中國古代史》[[45]]第三章第一節指出:“魯史《春秋》的記載起自公元前722年,但為了便于記憶,史學界一般把春秋時代的上限,定在周平王遷都到洛邑(今河南洛陽)那一年,即公元前770年。又由于人們通常把戰國的上限定在《史記·六國年表》的起始年份,即公元前476年,因而春秋時代的下限,也就從魯史《春秋》記載的終結年份即公元前481年,延長到前477……于是,春秋時期即指從公元前770年至前477年的近300年,戰國時期則指從公元前476年至前221年間約250年。……以公元前546年,列國召開弭兵盟會為界,可把春秋分為兩個階段。前一階段220余年的歷史,是以統一王權日益衰微、諸侯分裂爭霸為主要特征的。在這一個階段初期,從周平王東遷至齊桓公稱霸的90年間,可說是強國爭霸的準備時期,這是從禮樂征伐自天子出禮樂征伐自諸侯出過渡的90。從齊桓公召集北杏會盟(前681年)而初步奠定霸主地位,直至諸侯訂立弭兵盟約(約546年)的130余年間,中原各國相互征伐,霸主迭出。先是齊桓公首霸中原,后有晉楚之間80多年斷斷續續的爭霸戰爭。從列國弭兵盟會開始,春秋時期進入第二階段。在第二階段的70年間,中原各國諸侯權力逐漸衰弱,各國卿大夫權力日趨強大,政權繼續下移。出現從禮樂征伐自諸侯出進而向禮樂征伐自大夫出,甚至陪臣執國命的局面。同時,在長江下游興起的吳、越兩國,迅速壯大并先后北上與中原各國爭霸。P105在此馬彪先生以公元前546年為界,將春秋時期分為兩大階段,并在前一階段中區分出前770—前681作為初期——“公元前770年平王東遷,自此至齊桓公稱霸的90年間,為列強爭霸的準備時期。王室式微與霸局奠基,是這一時期的主要特征?!?/span>P110。在第二節《春秋戰國時期的政治演變》中,又有“春秋前期”P114“晉國本是汾水下游一個小國,至春秋前期晉獻公(筆者按:前676—前651)兼并周圍小國和戎狄,才逐漸強大”)、“春秋中期”P115敘述前597年邲之戰后言“春秋中期以后,晉、楚之間勢均力敵,疲于攻戰,進入二強相持階段”)、“春秋晚期”P116“弭兵會盟之后,春秋的歷史進入晚期。這一時期東南吳、越之間”的爭斗構成了春秋爭霸的尾聲”)等分期術語。兩相對照,可表解如下:

表二九

東周

第一節

第二節

春秋時期

前一階段

770-546(統一王權日益衰微、諸侯分裂爭霸)

初期

強國爭霸準備時期

770-681

770-681

?春秋初期

 

中原各國相互征伐,霸主迭出

681-546

680-598

春秋前期

597-547

春秋中期

第二階段

546-477(中原各國諸侯權力逐漸衰弱,各國卿大夫權力日趨強大,政權繼續下移;吳、越兩國,迅速壯大并先后北上與中原各國爭霸)

546-477

546-477

春秋晚期

戰國時期(前476—前221年)

15.王家范等編著《大學中國史》[[46]]沒有說明春秋和戰國的分界年代。該書中使用了:(1“春秋初期”P94、97、“春秋初年”P101、“春秋初”P96;(2“春秋早期”P94、100、“春秋前期”P95、97、98;(3“春秋中期”P95、100、101;(4“春秋晚期”P94、100、101、105、“春秋后期”P97、103、“春秋末”P96等四組9種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四期,但是沒有說明各期的年代,只能大致蠡測該書以前546年弭兵盟會作為“春秋中期”“春秋晚期”的分界,因為書中講到:“到春秋中期,晉、楚爭霸進入到相持階段……弭兵盟會是春秋政局的一個轉折點,前此的北方大國爭霸的戰爭暫告結束,而諸侯國的內爭日趨激烈?!?/span>P95

四、春秋史五分的觀點

顧頡剛和童書業《春秋史》[[47]]使用了:(1“東周之初”P92、“東周初年”P137;(2“春秋初年”P91、93、97、103、104、105、106、110、127、138、139、141、156、158、178、243、247、264、279、“春秋最初期”P139、145、147、155、“春秋初期”P155、178、“春秋初期的后半期”P179、“春秋之初”P126、138、139;(3“春秋前期”P66、188、230;(4“春秋中期”P67、127、179、230、237、243、245、“春秋中年”P106、110、129、243、246、247、250、278、“春秋中世”P164;(5“春秋晚期”P91、97、101、105、106、113、238、248、249、250、、254、256、279、“春秋晚年”P105、255、“春秋末年”P103、105、106、127、245、249、262、263、265、276、278、“春秋末期”P267、“春秋之末”P92、278、279、“春秋后半期”P240、“春秋下半期”P244等五組18種分期術語,將春秋分為五期:

表三〇

東周時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東周初年

770—前722

49

王室的地位還很穩固

春秋時代

春秋初期

722—前679

44

鄭國獨強·鄭、齊小霸

春秋前期

679—前620

60

齊桓、晉文襄稱霸

春秋中期

620—前546

75

晉、楚爭霸

春秋晚期

546—前453

94

吳、越爭霸

戰國時代(前453—前221年)

五、春秋史七分的觀點

呂思勉《白話本國史[[48]]以魯隱公元年至孔子卒年(前722—前479年)為春秋時期P72、前478—前222年為戰國時期,將春秋時期分為七個階段P82

表三一

東周

分期

始迄年代

積年

各期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前722—前479年)

679—前643

37

齊桓公稱霸時代

642—前633

10

宋襄公圖霸不成,楚人強盛時代

632—前547

86

晉楚爭霸時代

546—前530

17

楚國獨盛時代

529—前527

3

晉楚皆衰,吳越尚未強盛的時代

528—前476

53

吳國強盛時代

475年以后

?

越國強盛時代

戰國時期(前478—前222年)

    從上表可以看出,該書對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的分界年代存在自相矛盾之處:前475年以后已經超出該書所定的春秋時期的年代下限,進入戰國時期。書中將越王勾踐滅吳及北上徐州大會諸侯稱霸的史事作為春秋時期的歷史事件,也超出了該書所定的春秋時期的年代下限。1941年呂思勉將春秋和戰國的分界年代改訂為周敬王十四年(前481年)[[49]]。

此外,還有很多著作(陳恭祿《中國史(第一冊)》[[50]]、尚鉞主編《中國歷史綱要》[[51]]、蕭璠《先秦史》[[52]]、張傳璽《中國通史講稿》和《中國古代史綱》[[53]]、徐連達等主編《中國通史》[[54]]、王有錄主編《中國通史(第一卷)》[[55]]、鄭寶琦主編《中國古代通史》[[56]]、雷依群等主編《中國古代史》[[57]]、范毓周等著《新編中國通史(第一冊)》[[58]]、朱紹侯等主編《中國古代史》(第5版)[[59]])等沒有明確說明分期觀點。

綜上所述,以往學者們提出和使用的分期術語更是復雜多樣,沒有統一的參照和規定,對于同一個分期術語不同的學者有不同的年代定義,如果不特別注明所依據的分期體系,其他學者幾乎無法準確理解所用分期術語指代的年代。因此很有必要建立一個相對統一、能夠被絕大多數學者接受的分期斷代體系。

六、春秋史的始迄年代

    春秋史和春秋時期是因魯國史書《春秋》得名,《春秋》記事起于公元前722年,但是史學界一般約定俗成將春秋史的上限定在公元前770年,與西周史的下限相銜接。

春秋史的迄年(即春秋與戰國的分界)則是一個聚訟已久的問題,先后提出了公元前481年(或前482年)、前479年、前476年(或前477年)、前473年、前468年(或前469年)、前453年、前403年等七種不同觀點:

表三二

春秋史迄年

依據的歷史事件

1949年以前

1979年以前

1980年至今

481(或前482)年

《春秋》絕筆之年

梁啟超、張蔭麟、范文瀾

 

白壽彝、徐連達等、傅樂成

479

孔子卒年

呂思勉

 

 

476(或前477)年

《史記·六國年表》記事之始,周元王元年

章嶔、黎東方

郭沫若、陳致平、朱紹侯

詹子慶、趙德貴、王有錄、吳榮曾、雷依群、劉寶才、馬彪、錢宗范·朱文濤、齊濤、楊東晨

473

越滅吳之年

顧頡剛、雷海宗

 

 

468(或前469)年

《左傳》記事的下限,周貞定王元年

錢穆

張其昀

 

453

韓、趙、魏滅智氏,三家分晉之年

顧頡剛·童書業、陳恭祿

上海重機廠歷史小組、蕭璠

金景芳、晁福林、鄭寶琦等、吳榮曾、顧德融·朱順龍、吉本道雅

403

韓、趙、魏被周威烈王正式冊命為諸侯之年

 

尚鉞、王玉哲、徐喜辰

張傳璽、范毓周

上述觀點中:1.481(或前482)年不合適。春秋史和春秋時期因魯國史書《春秋》得名,《春秋》記事止于公元前481年,因此不少學者將前481年作為春秋史和春秋時期的下限。這種做法并不妥當。有學者曾指出:春秋之所以成為時代的名稱,是因為孔子《春秋》記事年代與這個時期大體一致,《春秋》記事起于公元前722年。我們今天既然公認公元前770年平王東遷為春秋時代的開端,為什么它的下限卻非要拘執于獲麟絕筆?[[60]]我們若完全為一本書所限未免太過于迂腐[[61]]。

2.479年也不合適。公元前479年是孔子的卒年??鬃与m是我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教育家和思想家,但在當世孔子及其學說的影響還很有限,對列國局勢甚至魯國政局的影響都十分有限,他的辭世還不足以作為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的標志。

3.476(或前477)年也不合適。公元前475年是司馬遷《史記·六國年表》記事之始,后來被不少學者作為戰國時期的起始之年,因而將前476年作為春秋時期的迄止之年。但是對于選擇將前476(或前477)年作為春秋史迄年的學者來說,在他們的著作和文章中都存在兩個自相矛盾的地方:其一,他們一般都將公元前473年越滅吳及越王勾踐北上徐州大會諸侯等事作為春秋時期的史事敘述;其二,他們一般都將前473年范蠡幫助勾踐滅吳后棄官經商、三致千金的事跡作為春秋時期商業發達的例證、將范蠡作為春秋時期大商人的代表;這兩點都與他們將前476年作為春秋時期的迄年、將前475年作為戰國時期的始年自相矛盾。這兩個自相矛盾同樣也存在于選擇前481(或前482)、或前479年作為春秋史迄年的學者的著作中。吳越爭霸是由于晉國扶植吳國以牽制楚、楚國扶植越國以牽制吳所起,所以從本質上來講“吳越爭霸是晉楚爭霸的繼續,也是春秋時期大國爭霸的尾聲?!?/span> [[62]]P69因此春秋時期的下限必須將吳越爭霸的歷史包括進來[[63]],這也就從根本上決定了早于公元前473年的年代都不宜作為春秋史的迄年。

4.473年也不合適。公元前473年是越滅吳之年,雷海宗先生將它作為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的界限,理由是他認為“春秋時代的戰爭是維持均勢的戰爭,大國之間并不想互相吞并。吳越的戰爭,性質不同。吳仍有春秋時代的精神,雖有機會,又有伍子胥的慫恿,但并未極力利用機會去滅越。然而越國一旦得手,就不再客氣,直截了當地把第一等大國的吳一股吞并。這是戰國時代的精神,戰國的戰爭都是以消滅對方為目的的戰爭。所以春秋末期的變化雖多,吳越的苦戰可說是最大的變化,是末次的春秋戰爭,也是初次的戰國戰爭。越滅吳之年是最適當的劃分年代的一年。[[64]]這里雷海宗先生對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戰爭性質的認識并不十分準確,春秋時期齊國兼并十國、晉國滅二十三國、楚國滅四十余國,不少戰爭都是以消滅對方國家為目的;反而是越滅吳后,勾踐大會諸侯、致貢周王、受周王賜胙、被命為侯伯、歸諸侯侵地等舉動[[65]],與齊桓公、晉文公的稱霸活動無異,是標準的霸主行為?!盾髯印?、《墨子》將他列為春秋五霸之一顯然是當之無愧。前473年勾踐滅吳后大會諸侯于徐州號稱霸王,霸業向后延續了一段時間,因此應將春秋史的年代向后順延一段時間,將前473年作為春秋史和戰國史的分界年代并不合適。

5.468(或前469)年也不合適。公元前468年是《左傳》記事的下限。如果我們不必拘泥于《春秋》記事的上限,自然也不必拘泥于《左傳》記事的下限。

6.403年也不合適。公元前403年是韓、趙、魏被周威烈王正式冊命為諸侯之年。司馬光《資治通鑒》記事始于這一年,但是文中記事已經追溯到前453年韓、趙、魏三家滅智氏。在絕大多數學者的著作中,包括選擇將前403年作為戰國時期開始的學者,在講述戰國時期歷史時一般都是從魏文侯即位任用李悝變法圖強魏國率先崛起開始。魏文侯于公元前442年即位,前395年卒,如果將前403年作為春秋史的迄止年代和戰國史的開始年代,那么魏文侯任用李悝變法圖強的運動將屬于春秋史的范疇,這顯然不符合絕大多數學者的認知。因此前403年不適合作為春秋、戰國的分界年代。

7.453年比較合適。公元前453年是韓、趙、魏三家滅智氏,形成三家分晉之勢的一年。陳恭祿先生在1940年出版的《中國史(第一冊)》一書中指出:“戰國時代起于何年,古人意見不同。著者曾以前453年為戰國之起始。其年,晉四卿相攻,而余韓趙魏三家,三國雛形于是成立。陳氏在齊,握有政權,篡位僅為時間問題。秦、楚、燕為故國,七國形勢具成于斯年也?!?/span>[[66]]P66韓席籌《左傳分國集注》指出:“知亡而晉分,七國之形成,而春秋之局終矣?!?/span>[[67]]金景芳也認為“應以韓、趙、魏三家滅智伯而分其地作為春秋戰國的分界,即公元前453年。因為古書如《左傳》、《國語》的下限和《戰國策》的上限都劃在這里。即便是《史記·六國年表》雖然起周元王,但在序文里,也說三國終之卒分晉,田和亦滅齊而有之,六國之盛自此始。司馬光《資治通鑒》雖用周威烈王二十三年作為該書上限,也是從韓、趙、魏三家滅智伯而分其地敘起??梢娺@是歷史實際,是不以人們的意識和意志為轉移的。只有以此劃界,然后才有七雄的戰國和五霸的春秋。據《荀子·五霸》說,五霸為齊桓、晉文、楚莊、吳闔閭、越勾踐。那么如以周元王元年作為春秋戰國的分界,則五霸缺一,七雄少三,怎能和客觀上的歷史階段性相一致呢?必須指出,《史記·六國年表》起周元王在于踵《春秋》之后(見《六國年表序》),《資治通鑒》始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在于謹名分,都是標榜自己是孔丘的信徒,而與歷史實際無關。我們今天自沒有必要重視這套東西。[[68]]將公元前453年作為春秋史的迄年和春秋時期與戰國時期的分界年代既有重大歷史事件作為依據,又不會產生自相矛盾的問題,在諸說之中是最合適的選擇,因此1980年以來越來越多的中外學者選擇它作為春秋史的迄年。公元前453年是最適當的劃分年代的一年,其余諸說都面臨無法回避的自相矛盾。

七、春秋史四期分成為主流

從春秋史分期研究的歷史來看,二分法、五分法和七分法沒有被大多數學者接受,現在已經基本不再使用;三分法使用人數較多,影響也較大;但是相比而言,四分法出現時間最早并且使用人數最多,尤其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不斷被新的學者所接受,已經遠遠超過其它幾種分法。至于春秋史四期分中各期的界限,學者們也提出了不同的觀點。

表三三

 

1949年以前

1979

1980年至今

二分法

范文瀾

王玉哲、陳致平

 

三分法

章嶔、錢穆、黎東方

張其昀、上海重機廠歷史小組

詹子慶、劉寶才、齊濤、楊東晨

四分法

A

梁啟超、顧頡剛、張蔭麟

 

白壽彝

B

梁啟超、雷海宗

徐喜辰、郭沫若、朱紹侯

傅樂成、金景芳、趙德貴、晁福林、吳榮曾、顧德融·朱順龍、吉本道雅、錢宗范·朱文濤、馬彪、王家范

五分法

顧頡剛·童書業

 

 

七分法

呂思勉

 

 

表三四

期別

年代

依據的歷史事件

1949年以前

1979年以前

1980年至今

/二期

722

《春秋》記事始年

 

 

吉本道雅

720

周平王卒

 

 

金景芳

707

繻葛之戰

 

 

錢宗范·朱文濤

685

齊桓公即位

雷海宗

徐喜辰、郭沫若、朱紹侯

傅樂成、趙德貴、吳榮曾、顧德融·朱順龍、錢宗范·朱文濤

680

齊桓公定霸

梁啟超

 

晁福林

/三期

643

齊桓公卒

 

 

晁福林

632

城濮之戰

 

 

金景芳、吉本道雅、錢宗范·朱文濤

628

晉文公卒

梁啟超

 

 

621

晉襄公卒

 

 

顧德融·朱順龍

620

前年晉襄公卒、晉靈公立

雷海宗

 

 

600

?

 

 

傅樂成

597

邲之戰

 

徐喜辰

趙德貴

/四期

550

晉國欒氏被滅六卿專政

 

 

吳榮曾

548

齊莊公卒、景公立

 

 

顧德融·朱順龍

546

宋之盟(第二次弭兵會議)

梁啟超

徐喜辰、郭沫若

金景芳、趙德貴、晁福林、錢宗范·朱文濤

530

次年楚靈王卒

 

 

傅樂成

506

吳師入郢

 

 

吉本道雅

505

前一年吳師入郢

雷海宗

 

 

八、春秋史四分各期的界限和特點

一般學者都同意春秋史的分期必需充分考慮兩個因素的變化:一是列國爭霸形勢即國際局勢的變化;一是考慮列國國內局勢的變化(即春秋時期政治權力的中心不斷下移的過程)。前者是列國爭霸斗爭的階段性,大體上可以分為四個階段:①霸政前的序幕→②北方的齊桓公創霸·晉文公繼霸戰勝南方的楚國→③晉楚爭霸相持階段→④吳越爭霸;后者大體也可以分為四個階段:①禮樂征伐自天子出→②自諸侯出→③自大夫出→④陪臣執國命。這兩個因素相互依存相互影響。從這兩個因素來看:

1.第一期和第二期的分界年代宜定在公元前680年。公元前680年也是春秋時期歷史變革和分期的一個重要節點?!妒酚洝ぶ鼙炯o》云:“(周)王三年,齊桓公始霸?!?/span>《齊太公世家》云:“(齊桓公)七年,諸侯會桓公于鄄,而桓公于是始霸焉?!?/span>《晉世家》:“晉侯(緡)二十八年,齊桓公始霸?!?/span>《鄭世家》云:“(鄭)厲公突后元年,齊桓公始霸?!?/span>《管蔡世家》云:“(曹)莊公二十三年,齊桓公始霸?!?/span>《秦本紀》云:“(秦武公)十九年,晉曲沃始為諸侯。齊桓公伯于鄄?!?/span>《楚世家》云:“(楚文王)十一年,齊桓公始霸,楚亦始大”。秦武公十九年、楚文王十一年、鄭厲公后元年、曹莊公二十三年為公元前680年,周王三年、齊桓公七年為公元前679年,晉侯緡二十八年為公元前678[[69]],可見大約從公元前680年開始歷史進入“周室衰微,諸侯強并弱,齊、楚、秦、晉始大,政由方伯”[[70]]、“禮樂征伐自諸侯出”[[71]]的新局面,由周王主政的“王政時代”進入到霸主主政的“霸政時期”[[72]]。以往不少學者認為平王東遷后周王室不再有控制諸侯的力量,形成諸侯立政的局面,似乎周王室甫一東遷就馬上虛弱不堪。其實不然。晁福林指出:“平王東遷之后的周王朝總體趨于衰落固然無疑,但這是一個過程,并非甫一東遷就是如此。清儒顧棟高對于春秋初年周王朝的認識比較客觀,他說:東遷以后,政教號令不行于天下。然當春秋初年,聲靈猶未盡泯也。鄭伯、虢公為王左右卿士,鄭據虎牢之險,虢有桃林之塞,左提右挈,儼然三輔雄封。其時賦車萬乘,諸侯猶得假王號令以征伐與國,故鄭以王師伐邾,秦偕王師伐魏,二邾本附庸也,進爵而為子,滕、薛、杞本列侯也,降爵而為子伯。列國之卿猶請命于天子,諸侯之妾猶不敢僭同于夫人?;⒗渭娌⒂卩?,仍奪之還王朝,曲沃以支子篡宗,赫然興師而致討。他所說的春秋初年周王朝余威尚存的情況多為周桓王時事(筆者按:周桓王,前719—前697年),此時之余威與在位長達66年的周平王奠定的基礎當不無關系。周平王在位時期,天下粗定,戰禍消弭,諸侯霸主尚未崛起?!?/span>[[73]]諸侯立政的局面在公元前680年齊桓公始霸才開始成立,因此很有必要將公元前770—前680年的歷史作為單獨的一個歷史時期分立出來,這一時期的突出特征就是王政衰微,但霸政始萌未興。這一階段又可以以公元前720年為界分為偏早和偏晚兩個階段,公元前720年發生兩件大事,一是周鄭交質,一是周平王卒,周鄭交質“既是信任危機,也是上下之禮紊亂的標志,有識者以為這就是春秋之亂的起始?!?/span>[[74]]而周平王的辭世和周桓公的即位也導致周鄭交惡并于前707年爆發繻葛之戰,周王室的權威徹底崩潰,諸侯霸政破土萌芽。因此這兩個階段的特征可以概括為偏早階段是王政式微,偏晚階段是王政衰頹·霸政萌芽。

2.第二期和第三期的分界年代宜定在公元前597年。上表中第二期和第三期的分界年代曾被定在公元前643年齊桓公卒年、或前632年晉楚城濮之戰之年、或前628年晉文公卒年、或前621年晉襄公卒年、或前597年晉楚邲之戰之年。我們認為前597年最合適:其一,國際形勢方面,就列國爭霸斗爭的形勢來看,如果將第二期和第三期的分界年代定在前643年,那么第二期前680—前643年作為一期不足四十年,未免太短;而且齊桓公和晉文公作為中原北方國家前后相繼的兩位霸主成就的霸業都是率領諸夏國家對抗南方的楚國和北方戎狄的侵擾,本質上是一致和前后相繼的。因此我們認為齊桓、晉文的霸業可以納為同一時期的偏早和偏晚兩個階段,早段齊國主霸,晚段晉國主霸,北方都保持對南方的優勢,直到前597年晉在邲之戰中敗于楚國,南北(齊晉·楚)爭霸才進入新的相持階段。前632、前628和前621年都不是晉國霸業的終點,“晉文公死后的20余年間,晉一直保持著中原的霸權?!?span>[[75]]晉國在文公以后,襄公(筆者注:前628—前621),靈公(筆者注:前620—前607),成公(筆者注:前607—前600年),繼續掌握中原的霸權。楚莊王之取得短期霸權,是由于公元前五九七(魯宣公十二年)的邲之戰。[[76]]其二,主要國家政治權力中心下移的過程來看,公元前680年政權中心由周天子轉移到諸侯,但在前620—前607年晉靈公時期趙盾把持晉政,晉靈公被殺后成公即位(前607—前600年),趙盾為削弱公室扶植卿族,進行了一項重大改革,以卿族之子充任公族,從制度上排除了公室宗族參與軍政事務的可能性,是卿族削弱公室的重大步驟;魯國三桓專權始于魯宣公時期(前608—前591年),出現了“公室卑,三桓強的局面”??梢娫诠?span>597年前后不久政權中心開始由諸侯向卿大夫轉移。從這兩個方面的因素來看,第二期和第三期的分界年代宜定在公元前597年。

3.第三期和第四期的分界年代宜定在公元前530年。上表中第三期和第四期的分界年代多被定在公元前546年第二次弭兵會議宋之盟之年。宋之盟確實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重要歷史事件,標志著晉楚爭霸進入均勢狀態,弭兵之后的數十年間,這種均勢一直保持著,戰爭確實大大減少了?!?/span>[[77]]這種均勢到公元前534、前531年楚先后興兵滅陳、蔡,開始被打破;對晉國來說,“盟宋之時,晉霸形未墜也,其后尚數合諸侯”,至前529“平邱會后,晉已不復能宗諸侯,楚新挫于吳,無復北向之志”[[78]]。因此從國際形勢即列國爭霸斗爭的形勢來看,前546年只具有名義上的標志意義,前530年則更具有實質意義。另外,從主要國家政治權力中心下移的過程來看,公元前537年,魯國三桓“舍中軍,卑公室也”,又“四分公室,季氏擇二,二子各一,皆盡征之,而貢于公”(《左傳》昭公五年)。公元前532年齊國田氏與鮑氏聯合滅掉專權的欒氏和高氏,將流亡在外的公子公孫招回撫慰以取得公族的支持,田氏因此獲得公室獎賞的高唐之邑,“陳氏始大”(《左傳》昭公十年)。從這兩個方面的因素來看,第三期和第四期的分界年代宜定在公元前530年。

上述第一、二、三、四期,可以分別稱為春秋初期、早期、中期、晚期。各期的年代和特征可概括為下表:

表三五

東周

分期

分段

始迄年代

歷史事件

各期、段政治局面的特點

春秋時期(770—前453)

春秋初期

早段

770—前720

平王東遷—周鄭交質·周平王卒

王政式微

晚段

720—前680

周鄭交質—齊桓公稱霸

王政衰頹,霸政萌芽,鄭莊、齊僖小霸

春秋早期

早段

680—前643

齊桓公稱霸—齊桓公卒

南北爭霸齊晉勝楚

齊楚爭霸,齊桓公主霸

晚段

643—前597

齊桓公卒—晉楚邲之戰

晉楚爭霸,晉文襄主霸

春秋中期

 

597—前530

晉楚邲之戰—平邱之會

南北爭霸,晉楚相持

春秋晚期

早段

530—前482

平邱之會—黃池之會

吳楚爭霸

晚段

482—前453

黃池之會—三家分晉

吳越爭霸

 

 

 



[[1]] 劉緒:《晉與晉文化的年代問題》,《文物季刊》1993年第4期。

[[2]] 范文瀾:《中國通史簡編(修訂本)》(第一編),人民出版社,1964年第4版。

[[3]] 王玉哲:《中國上古史綱》,上海人民出版社,1959年。

[[4]] 陳致平:《中華通史》,臺灣黎明文化事業出版社,1974年。2013年貴州教育出版社將該書以《中國通史》為名出版。本文據后者。書中指出:“自東周王室沒落,周、鄭交惡,諸侯稱雄,繼之齊桓、晉文之霸,到秦穆公開辟西戎,這前后約一百五十年間……可以說是春秋時代的前期?!保?span>P281-282)“從楚莊王之稱霸,中經晉、楚爭霸,吳、楚交戰到吳、越繼霸,這一百幾十年間是春秋時代的后期?!保?span>P300)

[[5]] 章嶔:《中華通史》,北京:商務印書館,1933年。

[[6]] 錢穆:《國史大綱》,北京:商務印書館,1996年,第52頁。

[[7]] 黎東方:《(部定大學用書)中國歷史通論》(春秋戰國篇),商務印書館,1944年。此書后來與《(部定大學用書)中國歷史通論》(遠古篇)合為《中國上古史八論》出版(中國文化大學出版社,1983年)。本文引自《中國上古史八論》。

[[8]] 張其昀:《中華五千年史·第三冊·春秋史(前編)》,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1961年。

[[9]] 上海市重型機械制造公司工人歷史研究小組:《中國古代史講座》第三講《奴隸制向封建制過渡的大變革時期——春秋、戰國》,《歷史研究》1975年第4期。

[[10]] 詹子慶:《先秦史》,遼寧人民出版社,1984年。

[[11]] 劉寶才、錢遜、周蘇平主編:《中國歷史·先秦卷》,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年。

[[12]] 齊濤主編:《中國通史教程》(第2版),山東大學出版社,2001年。該書修訂本曾以《中國史綱》為名,于2012年由泰山出版社出版。

[[13]] 楊東晨:《周興亡史》,陜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

[[14]] 呂振羽:《簡明中國通史》,《呂振羽全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2014年。該書最初于1941年由香港生活書店出版(第一分冊)。呂振羽《簡明中國通史》以前403年為界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將春秋時期定為前770—前403年(P128)、戰國時期定為前403—前221年(P148)。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該書使用了“春秋初”(P128、138、144)、“春秋初期”(P142)、“春秋中期”(P132)、“春秋末期”(P137、145、148、160)、“春秋末”(P134、140)、“春秋后期”(P137)等6種分期術語,似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15]] 丘陶常:《中國上古史講義》,中山大學,1957-58學年度。丘陶常編著《中國上古史講義》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但是仍將前473年越滅吳后勾踐北上稱霸放在春秋時期。對于春秋時期的分期,該書使用了以下三組10種分期術語:(1)“春秋初期”(P94、98、147)、“春秋初年P87、98)、“春秋前期”(P93);(2)“春秋中葉”(P88、89、90、95、129、140、154、156)、“春秋中期”(P87、114、126、144、149);(3)“春秋末年”(P98、103、146、157、161、175)、“春秋末期”(P102、105、106、112、168)、“春秋末葉”(P94、113、167)、“春秋后期”(P145、155、156)、“春秋晚期”(P126、156)。這三組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其中第二組(期)和第三組(期)的分界年代從文中敘述推測可能以前546年弭兵之會為界(P103),第一組(期)和第二組(期)的分界年代該書沒有交代。

[[16]] 吳晗主編:《中國歷史常識》,中國青年出版社,1963年。吳晗主編《中國歷史常識》以前770—前403年為春秋時期(P29)、前403—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30)。該書沒有明確說明對春秋時期的分期,使用了以下三組5種分期術語:(1)“春秋初期”(P33、34、35);(2)“春秋中期”(P72);(3)“春秋末期”(P37、65、72、78、81)、“春秋末年”(P32)、“春秋后期”(P30)。這三組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但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17]] 劉澤華等編:《中國古代史(上)》,人民出版社,1979年。劉澤華等編《中國古代史(上)》“把公元前481年作為春秋和戰國的分界年”(P88),將春秋時期定為前770—前481年;但是該書將前473年越滅吳、勾踐“北上會諸侯于徐州,一時號稱霸主”的歷史作為春秋時期史事(P92-93),將范蠡作為春秋末年經商的代表(P115、123),都晚于前481年,前后自相矛盾。該書中的“春秋時期魯世系表(公元前768—前476年)”(P131)、“戰國時期秦世系表(公元前476—前221年)”(P261)似是又把前476年作為春秋和戰國的分界年,前后又相矛盾。該書使用的分期術語有以下三組9種:(1)“春秋初期”(P93、100、111)、“春秋初年”(P101);(2)“春秋中葉”(P92、93、94、100、114)、“春秋中期”(P106、108、120);(3)“春秋末年”(P93、98、101、115、123)、“春秋末葉”(P100)、“春秋末”(P131)、“春秋后期”(P94、108、120、122)、“春秋晚期”(P100、106)。這三組分期術語似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從內容來看僅知齊桓公(前685—前643年)屬于“春秋初期”(P100)、齊靈公(前582—前554年)屬于“春秋中葉”(P100)等,具體分界年代不可考。

[[18]] 王明閣:《先秦史》,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王明閣《先秦史》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代(P227)、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代(P329),但是仍將前473年范蠡幫助勾踐滅吳之后棄官經商三致千金作為春秋時期商業發達的例證(P286-287),顯然與此相悖。該書講到三家分晉時說:“在公元前四五三年(周貞定王十六年),把晉國瓜分了,出現了三家分晉的局面,正式形成了三個封建國家?!保?span>P303)該書使用的分期術語有以下三組9種:(1)“春秋初”(P237、241、296、298)、“春秋初年”(P281)、“春秋初期”(P310);(2)“春秋中葉”(P251、298、311);(3)“春秋后期”(P292、304、319、325、330、367)、“春秋末”(P285、322)、“春秋末期”(P286)、“春秋末頁”(P313)、“春秋末年”(P321)。這三組分期術語似將春期時代分為三期,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19]] 安作璋主編:《中國史簡編》(第2版),山東教育出版社,1990年。本書第1版于19869月出版。安作璋主編《中國史簡編》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但是仍將前473年越滅吳及其后勾踐北上會諸侯于徐州號稱霸王、范蠡退隱經商等作為春秋時期的歷史事件。該書使用了以下三組8種分期術語:(1)“春秋前期”(P52)、“春秋初期”(P56)、“春秋初年”(P57);(2)“春秋中期”(P55);(3)“春秋后期”(P52、67)、“春秋末期”(P57、64、76)、“春秋末年”(P65)、“春秋晚期”(P55)。這三組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成三期,其中除第三組(期)的年代可以從書中所述“弭兵運動以后,春秋的歷史進入晚期”(P55)推斷為前546—前476年外,其余兩組(期)的分界年代不詳。

[[20]] 楊檀、蔣福亞、田培棟:《中國古代史》,光明日報出版社,1988年。楊檀、蔣福亞、田培棟主編的《中國古代史》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也講到前473年越滅吳。書中使用的分期術語有以下三組8種:(1)“春秋初期”(P64)、“春秋初年”(P69);(2)“春秋中葉”(P58)、“春秋中期”(P79);(3)“春秋晚期”(P61、64、74)、“春秋后期”(P79)、“春秋末期”(P65)、“春秋末年”(P66)。其中除了第三組“春秋晚期”可以從“至遲在前五世紀中葉,即春秋晚期”(P64)推斷出約在前550—前476年外,其余均不知所指的絕對年代。

[[21]] 許兆昌:《夏商周簡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許兆昌《夏商周簡史》以前770—前477年為春秋時期(P197)、前476—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284),但是在講述春秋時期歷史時仍講到前473年越王勾踐滅吳后北上徐州爭霸:“勾踐稱霸時歷史已經進入戰國早期,但是他的這些征戰事跡,都是春秋時期諸侯霸業的延續,還算不得是戰國兼并戰爭的序曲?!保?span>P227)前后相矛盾。對于春秋時期,該書沒有明確說明分期及各期的年代,使用了以下三組10種分期術語:(1)“春秋早期”(P232、239、244、247、252254、256、261)、“春秋初期”(P201、204、210、256)、“東周初年”(P202、267)、“春秋初年”(P258)、“春秋前期”(P255);(2)“春秋中期”(P201、224、233、237239、244、247、249、253、254、256、258、261、264、265、274、332、344、355);(3)“春秋晚期”(P201、202、224、231、234、236239、241、242、244、246249、253、254、255、256、257、259、261、263、264、265、270、272、274、289、332、340、344、352、366、389、404、412)、“春秋后期”(P200、256、258、264、277、331、347、361、375、385)、“春秋末年”(P253、256、257、258、264、368)、“春秋末期”(P252、268)。這三組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成三期,但沒有說明它們的年代。

[[22]] 劉澤華主編:《中國通史教程·第一卷·先秦兩漢時期》,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年。劉澤華主編《中國通史教程·第一卷·先秦兩漢時期》 “取司馬遷《史記·六國年表》,權將公元前475年視為戰國時代的開始”(P191),將春秋時期定為前770—前476年、戰國時期為前475—前221年。但是也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例如該書講到“越王勾踐滅吳稱霸,已是戰國以后的事了”(P193),合于上述春秋和戰國的劃分;但是該書又講到“越國曾在春秋末年稱霸”(P204),將前473年越滅吳后勾踐北上會諸侯于徐州稱霸附于春秋時期講述(P199)。該書“根據當時政治形勢以及各國之間力量對比的變化”明確地將戰國時期(前475—前221年)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戰國開始到逢澤之會,是魏國稱霸的時期(筆者按:指前475—前344年);第二階段到樂毅破齊,是秦齊對峙的時期(筆者按:指前343—前284年);此后為第三階段,是秦滅六國時期(筆者按:指前283—前221年)?!保?span>P208-209)這三階段亦被分別稱為戰國前期、中期、后期(P209-212)。對于春秋時期,該書沒有明確說明分期及各期的年代,使用了以下三組11種分期術語:(1)“春秋早期”(P191、194、239、242、247、259、260)、“春秋初期”(P215、238)、“春秋初”(P226)、“春秋前期”(P220、263);(2)“春秋中期”(P198、201、215、231、238、239、247)、“春秋中葉”(P217、222、251);(3)“春秋晚期”(P202、214、215、220、222、231、233、240、248)、“春秋后期”(P216、229、230、238、242、246、251、341)、“春秋末期”(P198、218、231、237、249、256、265)、“春秋末年”(P194、204、238)、“春秋末葉”(P260)。這三組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但是沒有說明分界年代,從書中內容亦不可詳考。

[[23]] 沈長云:《中國歷史·先秦史》,人民出版社,2006年。沈長云《中國歷史·先秦史》以前476年為界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將前770—前476年定為春秋時期(P233)、前475—前221年定為戰國時期(P293),但是在講述春秋時期的歷史時,仍指出“吳、越的武力擴張及其圖霸斗爭,構成了春秋后期國際政治斗爭的又一道主要的風景線”(P254),將前473年越滅吳以及其后勾踐北上徐州稱霸納入春秋時期(P256),前后自相矛盾。該書明確地將戰國時期分為三期:“統觀戰國七雄的兼并戰爭及秦統一六國的戰爭,其進程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即戰國前期:從魏霸中原到霸權向齊國的轉移;戰國中期:從齊、秦對峙到齊、楚的削弱;戰國后期:從秦破趙到秦統一六國?!保?span>P343)按各期的絕對年代,戰國前期為前475—前334年,戰國中期為前334—前279年,戰國后期為前279—前221年。對于春秋時期,該書使用了以下三組17種分期術語:(1)“東周初年”(P233、239、244)、“東周之初”(P240)、“春秋初年”(P235、236、237、240、245、266、270、272、274、277、279、282、283、284、285、286、361)、“春秋初期”(P256、285)、“春秋之初”(P258)、“春秋初”(P257)、“春秋前期”(P242、245、246、265、274、278、281)、“春秋早期”(P290、291);(2)“春秋中期”(P243、244、257、260、262、265、267、269、270、273、274、277、278、279、281、289、290、291、292、305、321、322、339、392)、“春秋中期的前半葉”(P265)、“春秋中期后段”(P290)、“春秋中葉”(P241、267、279、286);(3)“春秋后期”(P243、254、257、260、262、265、267、269、273、274、275、278、279、280、283、289、292、301、305、309、321、322、379、392)、“春秋晚期”(P244、258、289、320、339、342、392、393)、“春秋末年”(P245、260、275、277、289、357、360、384、386、394)、“春秋末”(P256、274、288)、“春秋末期”(P280)。上述分期術語中,除“東周初年”指前770—前723年被說明之外(P233),其余都沒有說明絕對年代。從書中敘述推測可知第二組和第三組的分界年代不晚于前536年鄭子產鑄刑鼎(P280),而“春秋初期”的下限不早于前641年宋襄公會諸侯于曹南(P361),其余不可詳考。

[[24]] 趙毅、趙軼峰:《中國古代史(第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年。趙毅和趙軼峰主編的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國家級規劃教材《中國古代史(第二版)》將春秋時期定為前770—前476年(P132),但講述春秋時期歷史時又講至前473年越滅吳和滅吳之后勾踐北進稱霸:“從時間上看,勾踐稱霸時已經進入戰國早期,但是他的這些征戰事跡,是春秋時期諸侯霸業的延續?!保?span>P142)這種觀點和安排,似和錢穆一致。此外,關于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的劃分,該書也曾指出“以三家分晉為標志,歷史進入戰國”(P84)。該書使用的春秋史分期術語有以下三組5種:(1)“春秋初期”(P133、137)、“東周初年”(P134);(2)“春秋中期”(P133、141、144、147);(3)“春秋后期”(P132、144)、“春秋晚期”(P133、141、143、144、147、149)。這三組分期術語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但是沒有明確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25]] 胡凡主編:《簡明中國通史》,人民出版社,2012年。胡凡主編的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國家級規劃教材《簡明中國通史》將前770—前476年定為春秋時期(P33)、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108)。該書將商代和西周分別明確地劃分為商代前、后兩期和西周前、中、后三期,但是對于春秋時期的分期卻沒有明確說明。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該書使用的術語有以下三組7種:(1)“春秋初期”(P91、95、96);(2)“春秋中期”(P95);(3)“春秋后期”(P90、91、96)、“春秋末年”(P90、114)、“春秋末期”(P34)、“春秋末”(P103)、“春秋晚期”(P90)。這三組分期術語似將春秋時期分為三期,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26]] 王美鳳、周蘇平、田旭東:《春秋史與春秋文明》,上??茖W技術文獻出版社,2012年。王美鳳、周蘇平、田旭東著《春秋史與春秋文明》以前453年作為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的分界年代,將前770—前453年定為春秋時期(P3)。該書將春秋時期分為早期、中期、晚期(P15-16)或初期、中期、末期等三期(P52)。該書使用的分期術語有以下三組13種:(1)“春秋初年”(P32、41、50、56、57、58、60、61、63、65、78、120、125、141、190、194、195)、“春秋初期”(P52、111、190、218、236、283、289)、“春秋初”(P197、245)、“春秋早期”(P15、36、69、71、72、82、121、125、140、150、151、153、157、170、172、184、193、203、212);(2)“春秋中期”(P15、36、38、43、51、52、53、54、58、74、76、79、81、84、122、125、140、150、151、153、154、157、158、162、165、170、172、173、183、190、195、210、215、236、269、283)、“春秋中葉”(P34);(3)“春秋晚期”(P8、11、16、26、33、35、52、58、65、95、101、118、119、140、150、151、153、154、155、158、162、164、165、168、171、183、213、214、220、236)、“春期后期”(P27、28、34、36、38、40、42、53、54、59、161、162、183、189、192、199、209、240、241、246253、269、283)、“春秋末期”(P25、48、52、128、164、193、199、217、271)、“春秋末年”(P4、5、8、33、223、248、290)、“春秋末世”(P233)、“春秋末”(P197)。此外還有“春秋前期”(P27、38、41、43、82、83、100、129、163、189、220、239)。書中沒有明確說明各期和各分期術語的分界年代。

[[27]] 梁啟超:《春秋載記》,《飲冰室合集》專集第十二冊,中華書局,2015年。

[[28]] 顧頡剛:《顧頡剛古史論文集》(卷十一),中華書局,2011年,第560頁。

[[29]] 張蔭麟:《中國史綱》,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該書最初于1940年由重慶青年書店以《中國史綱》(上古篇)出版。

[[30]] 白壽彝:《中國通史綱要》,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白壽彝:《中國簡明通史》(修訂版),江蘇文藝出版社,2008年。

[[31]] 梁啟超:《春秋載記》,《飲冰室合集》專集第十二冊,中華書局,2015年。

[[32]] 雷海宗:《中國通史選讀》,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年。

[[33]] 徐喜辰:《先秦史》,東北師范大學出版,1955年。

[[34]] 郭沫若:《中國史稿》,人民出版社,1962年。

[[35]] 朱紹侯主編:《中國古代史》,福建人民出版社,1979年。

[[36]] 傅樂成:《中國通史》,臺灣大中國圖書公司出版,1982年。2014年中信出版社引入大陸地區出版。本文據中信版。

[[37]] 金景芳:《中國古代史分期商榷(下)》,《金景芳全集》(第八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第37633764頁(原載《歷史研究》1979年第3期)。

[[38]] 金景芳:《中國奴隸社會史》,《金景芳全集》(第四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第2127頁。

[[39]] 趙德貴主編:《簡明中國古代史》,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

[[40]] 晁福林:《霸權迭興——春秋霸主論》,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2年,第3頁。

[[41]] 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輯委員會《中國歷史》編輯委員會:《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4年。

[[42]] 顧德融、朱順龍:《春秋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

[[43]] 吉本道雅:《中國先秦史の研究》,京都大學學術出版會,2005年;淺原達郎·吉本道雅·江村治樹:《中國歷史研究入門》第1章《先秦》,名古屋大學出版會,2006年。

[[44]] 錢宗范、朱文濤:《先秦史十二講》,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2009年。

[[45]] 晁福林主編:《中國古代史》,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年。

[[46]] 王家范、張耕華、陳江:《大學中國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

[[47]] 童書業:《春秋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

[[48]] 呂思勉:《白話本國史》,商務印書館,1923年。

[[49]] 呂思勉:《先秦史》,上海開明書店,1941年。

[[50]] 陳恭祿:《中國通史》,中國工人出版社,2014年。該書前20篇于1940年以《中國史》(第一冊)為名由商務印書館出版。

[[51]] 尚鉞主編:《中國歷史綱要》(第2版),人民出版社,1980年。該書第1版出版于1955年。該書以前403年為界劃分春秋時期和戰國時期,將春秋時期定為前770—前403年(P20)。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該書使用的分期術語有“春秋初期”(P23、24)、“春秋中葉”(P20)、“春秋后期”(P21、22)、“春秋末期”(P23、27、32)、“春秋末”(P21)、“春秋前半期”(P24)、“春秋后半期”(P20)等7種,但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52]] 蕭璠:《先秦史》,臺灣長橋出版社,1979年。2010年九州出版社引入大陸地區出版。本文據九州版?!耙皂n、趙、魏三家消滅智氏,形成三家分晉之勢的這一年(前453)為春秋戰國間的分界點,春秋起訖于公元前770年到前453年;戰國則為前453年到前221年?!保?span>P130)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該書使用了“東周初年”(P134)、“春秋初期”(P163)、“春秋中期”(P166、173、208)、“春秋末”(P154、155、156、158、159、162、164、167、171、174、176、177、184、186、191、192、195、197、209、213、215、240)、“春秋末年”(P158、163、171、180、246)、“春秋晚期”(P197)等6種分期術語,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53]] 張傳璽:《中國通史講稿(上)》,北京大學出版社,1982年。該書春秋時期的年代“采用的是自平王東遷(前770年)起,至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年)韓、趙、魏三家分晉為止?!保?span>P51)該書使用了“春秋初年”(P60、61)、“春秋初期”(P51)、“春秋前期”(P53、55、63)、“春秋中期”(P51、56、57、60、65、66)、“春秋中葉”(P92)、“春秋晚期”(P60)、“春秋后期”(P62、63、64、94、98)、“春秋末年”(P62)等8種分期術語,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同樣的情況也見于據《中國通史講稿(上)》改寫成的《中國古代史綱》。張傳璽:《中國古代史綱》(上),北京大學出版社,1985年。

[[54]] 徐連達、吳浩坤、趙克堯主編:《中國通史》,復旦大學出版社,1986年。該書以前770—前481年為春秋時期,但是講述春秋時期歷史時仍然講到前473年越滅吳、勾踐北上稱霸。該書使用的分期術語有“東周初年”(P42)、“春秋初年”(P52)、“春秋初期”(P44、)、“春秋初”(P53)、“春秋中期”(P42、49、50)、“春秋中葉”(P48、49)、“春秋晚期”(P50、)、“春秋后期”(P52、53、55)、“春秋末年”(P54)等9種,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55]] 王有錄主編:《中國通史(第一卷)》,中州古籍出版社,1990年。該書將前770—前475年定為春秋時期(P105)、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149),但是將前473年助越王勾踐滅吳后范蠡棄官經商在十九年內三致千金作為春秋時期的事跡(P122),顯然與所定春秋時期相矛盾。該書使用的關于春秋時期的分期術語有“春秋初年”(P106、109、119、134)、“春秋初期”(P121、132)、“春秋早期”(P127)、“春秋前期”(P110、117)、“春秋中期”(P111、118、122、132、146)、“春秋中葉”(P121、130、132)、“春秋后期”(P115、122、130、138)、“春秋晚期”(P118、120、127、146)、“春秋末期”(P136)、“春秋末年”(P112)、“春秋末”(P141)等11種,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56]] 鄭寶琦主編:《中國古代通史》,學林出版社,1993年。該書主張“從周平王元年(前770年)周平王東遷,到周定王十六年(前453年)是春秋時期。此段歷史因與魯史《春秋》所述的年代(前722—前481年)基本相當而得名?!保?span>P124)關于春秋時期分期,該書使用了“春秋初年”(P124、126、134、139、140、157、172、183、191、193、194、200、235)、“春秋前期”(P140)、“春秋中期”(P134、139、140、141、142、177、179、180、183、188、195、239)、“春秋中葉”(P194)、“春秋后期”(P123、140、141、144、150、175、191、229、239)、“春秋末年”(P159、176、182、195、235)、“春秋晚期”(P176、225、238)等7種分期術語,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該書于1998年、2011年出版修訂本,書中春秋時期的始迄年代和分期術語觀點未變。李天石等主編:《中國古代史教程》,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1998年;李天石、王建成主編:《中國古代史教程》,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年。

[[57]] 雷依群、施鐵靖主編:《中國古代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該書以“公元前770年—前476年為春秋時期”、“公元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56),但將前473年越滅吳后勾踐北上大會諸侯于徐州號稱霸主(P62)、范蠡退隱經商(P65)、三家分晉(P70)等放在春秋時期講述。關于春秋時期,該書使用的分期術語有“春秋初年”(P56、58、63、69)、“春秋初期”(P65)、“春秋中期”(P61、63、65、66、68)、“春秋后期”(P63、65、66、68、72)、“春秋晚期”(P63、64)、“春秋末年”(P71)等6種分期術語,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58]] 范毓周、王云度、邱敏、邱樹森:《新編中國通史(第一冊)》(第2版),福建人民出版社,2001年。該書以前403年為界,將前770—前403年定為春秋時期、前403—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111)。該書使用的有關春秋時期的分期術語有“春秋初”(P115、149、152)、“春秋初期”(P116、147)、“春秋初年”(P113、128)、“春秋前期”(P117)、“春秋中葉”(P120、151、181、182)、“春秋中期”(P127、152、187)、“春秋后期”(P119、152、160、161、169、170、172)、“春秋末”(P158、172、177、178)、“春秋末期”(P149)、“春秋晚期”(P166)等10 種,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該書使用的有關戰國時期的分期術語有“戰國初期”(P128、130、132、139)、“戰國初年”(P132、134)、“戰國初”(P153、168、182)、 “戰國中期”(P138、154、167、187)、“戰國中葉”(P172)、“戰國后期”(P158、160、167、170、174、183、187)、“戰國末”(P172)等7種,也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59]] 十?!吨袊糯贰肪帉懡M:《中國古代史》(第5版),福建人民出版社,2010年。該書以前770—前476年為春秋時期(P91)、以前475—前221年為戰國時期(P126),但是仍將前473年越滅吳、勾踐北上會諸侯于徐州稱霸、范蠡退隱經商、三家分晉、前470年衛國工匠暴動等納入春秋時期講述,戰國時期也仍從戰國初年李悝在魏國變法講起。關于春秋時期,該書使用的分期術語有“春秋初年”(P91、92、107、111)、“春期初期”(P106、132、137)、“春秋前期”(P110)、“春秋中葉”(P106、113)、“春秋晚期”(P100、101、103、108、119、142)、“春秋末期”(P102、111、114、132)、“春秋后期”(P99、107、132)、“春秋末”(P122)、“春秋末葉”(P124)等9,但是沒有說明它們的分界年代。

[[60]] 李孟存:《略論春秋與戰國的年代界限》,《山西師大學報》19871期。

[[61]] 雷海宗:《斷代問題與中國歷史的分期》,《歷史·時勢·人心》,天津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71-72頁(原載《社會科學》193621期)。

[[62]] 李天石等主編:《中國古代史教程》,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1998年。

[[63]] 羅勇指出“五霸”應為齊桓公、晉文公、楚莊王、吳王夫差、越王勾踐,他認為最能反映春秋時代特征的當推爭霸戰爭,如果以前476年分期,無法把全部爭霸活動包括進去。羅勇:《春秋戰國史斷代新議》,《中國史研究文集》,陜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

[[64]] 雷海宗:《斷代問題與中國歷史的分期》,《歷史·時勢·人心》,天津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71-72頁(原載《社會科學》193621期)。

[[65]] 《史記·越王勾踐世家》記載:“勾踐已平吳,乃以兵北渡淮,與齊、晉諸侯會于徐州,致貢于周。周元王使人賜勾踐胙,命為伯。勾踐已去,渡淮南,以淮上地與楚,歸吳所侵宋地于宋,與魯泗東方百里。當是時,越兵橫行于江、淮東,諸侯畢賀,號稱霸王?!?/p>

[[66]] 陳恭祿:《中國通史》,中國工人出版社,2014年。該書前20篇于1940年以《中國史》(第一冊)為名由商務印書館出版。

[[67]] 韓席籌:《左傳分國集注》,江蘇人民出版社,1963年。

[[68]] 金景芳:《中國古代史分期商榷(下)》,《金景芳全集》(第八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第37633764頁(原載《歷史研究》1979年第3期)。

[[69]] 平勢隆郎:《新編史記東周年表》,東京大學出版會,1995年。

[[70]] 司馬遷:《史記·周本紀》,中華書局,2010年。

[[71]] 《論語·季氏》。

[[72]] 錢穆:《國史大綱》,商務印書館,1996年。

[[73]] 晁福林:《兩周之際史事新認識》,《春秋戰國史叢考》,蘇州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26-27頁。

[[74]] 蕭璠:《先秦史》,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31頁。

[[75]] 劉澤華主編:《中國通史教程·第一卷·先秦兩漢時期》,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195頁。

[[76]] 黎東方:《中國上古史八論》,中國文化大學出版社,1983年,第83頁。

[[77]] 劉澤華主編:《中國通史教程·第一卷·先秦兩漢時期》,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197頁。

[[78]] 梁啟超:《春秋載記》,《飲冰室合集》專集第十二冊,中華書局,2015年,第7461、7433頁。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7年11月2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17年11月2日

點擊下載附件: 1865路國權:歷史與評述:文獻史學關於春秋史的分期和斷代研究——考古學和文獻史學“二重證據”視角下的春秋史分期斷代研究(一).doc

下載次數:56

分享到:
學者評論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