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
字體大?。?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rel='font_resize'>放大 縮小 原始字體
要二峰:上博六《景公瘧》簡序新編
在 2017/8/28 17:11:26 發布

上博六《景公瘧》簡序新編

 

(首發)

 

要二峰

武漢大學歷史學院

 

《景公瘧》是《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六)》中的一篇,講述了齊景公因“疥且瘧”遷延不愈,聽讒言欲誅祝、史,因咨于晏子,晏子勸誡景公修德的故事。該篇用簡13枚,竹簡原長約55厘米,均被折成三段,其長約15厘米的下段全部遺失,另5、11號簡僅存中段,6號簡存上段,文章內容缺損比較嚴重。雖有《左傳》、《晏子春秋》等文獻對照,對于該篇的編聯釋讀仍然讀存在不少困難。簡文公布后,諸多學者對簡文的釋讀、編聯提出見解,推動研究不斷深入。但仍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本文試就其編聯提出新的方案。

目前所見,對《景公瘧》簡簡序,共提出12種意見,列表如下(簡號間沒有框線者表示可以直接連讀):

《景公瘧》編聯方案表

編聯者

編聯方案

備注

濮茅左[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何有祖[2]

1

2

3

4

7

6

8

9

5

10

 

12

13

11簡刪去

何有祖[3]

1

2

3

4

5

8

10

9

11

7

6

12

13

 

李天虹[4]

 

 

 

 

 

6

11

10

 

 

 

 

 

 

  [5]

1

2

3

4

5

6

11

7

8

9

10

12

13

 

何有祖[6]

1

2

3

4

5

6

8

10

9

7

 

12

13

11簡刪去

林志鵬[7]

 

 

 

 

 

9

6

7

8

11

10

 

 

 

李天虹[8]

1

2

3

4

5

7

6

11

10

8/9

9/8

12

13

 

  [9]

1

2

3

4

5

7

9

6

8

11

10

12

13

 

倪薇淳[10]

1

2

3

4

5

7

6

8

9

11

10

12

13

 

  [11]

1

2

3

4

5

7

6

11

8

10

9

12

13

 

  [12]

1

2

3

4

5

7

9

6

8

11

10

12

13

 

此外,程鵬萬提出,上博三《彭祖》4號簡可與本篇簡5綴合,因之可將簡45連讀。[13]

從上表可以看出,對于前五及12、13號簡的位置,各家基本無異議,而這兩組間6支簡的排序,卻言人人殊。這當然與該篇闕文較多以及對文意理解不同有關。

在前人釋讀與編聯工作的基礎上,我們提出新的方案:1、2、3、4、《彭祖》4、5、6、7、8、11、10、9、12、13。下面先以通行文字將釋文寫出,之后簡述文意并略陳編聯理由,篇幅所限,參考諸家意見不能一一列出。

景公虐【2背】

齊景公疥且瘧,逾歲不已。割與梁丘據言于公曰:“吾幣帛甚微(美)于吾先君之量矣,吾珪璧大于吾先君之……【1】公疥且瘧,逾歲不已,是吾無良祝、史也。吾欲誅諸祝、史?!惫e首答之:“甚然,是吾所望于汝也。盍誅之?”二子將……【2正】是言也。高子、國子答曰:“身為新(親),或(又)可(何)愛焉。是信吾亡無良祝、史,公盍誅之?”晏子夕,二大夫退。公內晏子而告之,若其告高子……【3

“……木為成于宋,王命屈木問范武子之行焉。文子答曰:‘夫子使其私吏聽獄于晉邦,(?。┣槎?/span>(遁),使其私祝、史進……’……【4】既只于天,或(又)椎于淵。夫子之德登矣,可(何)其宗!

“古君之忨(愿)、良、【《彭祖》4】慍(溫)、圣,外內不發(廢),可因于民者,其祝、史之為其君祝敚也,正……【5】忘矣,而湯(揚)清者與得萬福焉。今君之貪、昏、苛、慝,幣(辟)違……【6】君祝敓,如敷情忍罪乎,則言不聽、請不獲,如順言答惡乎,則恐后誅于吏者。故其祝、史制蔑端折祝之,多堣言……【7】詛為無傷,祝亦無益。

“今薪蒸思(使)虞守之;澤梁使守之;山林使衡守之。舉邦為欽(禁),約挾諸關,縛諸市。眾……【8】其左右相頌,自善曰:‘盍必死,愈(偷)為樂乎?故死期將至,可(何)仁……’……【11】之臣,出矯于(鄙)。自姑、尤以西,聊、攝以東,其人數多已,是皆貧約病,夫婦皆詛,一丈夫執尋之幣、三布之玉,唯(雖)是夫……

“……【10】明德觀行,勿而祟者也,非為美玉肴牲也。今內寵有割,外寵有梁丘據,縈(熒)忹(誑)公退武夫惡圣人,番浧臧亯,吏……【9】二夫可不受皇,嬰則未得與聞?!?/span>

公強起,違席曰:“善哉,吾子晏子是襄桓之言也。祭正不獲祟,以至于此,神見吾淫暴……【12】請祭與正?!标套愚o。公或(又)謂之,晏子許諾。命割不敢監祭,梁丘據不敢監正。旬又五,公乃出見折?!?/span>13

前三支簡講齊景公“疥且瘧,逾歲不已”,寵臣割與梁丘據歸咎于祝、史不稱職,勸景公誅此二人。景公問于國、高,國、高并無異議。晏子傍晚夕見齊侯,景公因詢問晏子的意見。

依《左傳》昭公二十年、《晏子春秋·外篇》“景公有疾梁丘據裔款請誅祝史晏子諫”章等文獻記載,晏子對景公問,首先講述的是“日宋之盟,屈建問范會之徳于趙武”的故事,[14]故簡3后接簡4。程鵬萬將彭祖4與簡5綴合,對于整篇簡文的編聯都有重要意義。彭祖4“夫子之德”與簡4的“夫子”對應,均指范武子,可證綴合后的簡5確實應位于簡4之后。

綴合后簡文所謂“愿良溫圣”的古君,因其“外內不廢”故祝史為其祝敚而“與得萬?!?,恰可與簡6、7、8對應。這三支簡首先講“貪昏苛慝”的今君,因其“辟違□□”,故祝史祝敚之時,如不言實情,則神鬼不聽,如言君惡,則有被殺的危險,所以只能說一些可以做多種解釋的“堣言”(即《左傳》等所謂“進退無辭,則虛以求媚”),因之“詛為無傷,祝亦無益”,導致詛祝沒有效果。這里的“古君”、“今君”,相當于上引文獻中的“有德之君”和“淫君”,故“今君”并不特指景公。將“今君”解為景公,以至不能與后文專講景公政事的內容區別開來,是以往編聯出現偏差的重要原因。

8將話題轉到齊國,景公專山林梁澤之利不與民共,并且賦斂無度。該簡后接哪支簡,是一個比較關鍵的問題。簡12、13位于本篇最后基本可以確定,故只能從剩下的簡9、1011中選擇一支。

董珊指出,簡11中的“其左右相頌自善曰:‘蓋必死,愈為樂乎?’故死期將至,何仁……”正好可與《晏子春秋·內篇諫上·景公信用讒佞賞罰失中晏子諫》中的“今與左右相說頌也,曰:‘比死者勉為樂乎!吾安能為仁而愈黥民耳矣!’”對讀。[15]吳則虞(19622930)認為“比死者勉為樂乎!吾安能為仁而愈黥民耳矣”乃“讒佞之人極言之辭,比死者且勉為喜樂,我何能依為仁義之行,僅勝于刑人也哉”?!蛾套印泛笪臑椋骸肮蕛葘欀?,迫奪于國;外寵之臣,矯奪于鄙,執法之吏,并荷百姓。民愁苦約病……”。[16]這正可與簡10中的“之臣,出矯于鄙……是皆貧約病”對讀。所以,李天虹提出將簡1011,是正確的。

9的內容未能與文獻直接對應,所以它與上兩簡孰先孰后,值得考量。我們認為簡9應排在此兩簡之后。理由如下:一,《左傳》等文獻在陳述景公賦斂無度后,講內外臣妾欺壓百姓,以至國人皆詛,這和簡11、10的內容對應;二,8、11、10三支簡可以作為同一意群,對應上文“詛為無傷,祝亦無益”,講若“祝有益也”,則“詛亦有損”,將導致祝史之祝不能勝全國怨民之詛;三,簡9“明德觀行,勿而祟者也,非為美玉肴牲也”,為總結性陳述,其后不宜再接簡10、11內容;四,如簡8、簡9可直接連讀,“今薪蒸”與“今內寵”之“今”則略顯重復,二句之間明顯應另有簡文。

8、11、10、9編聯,則簡9“今內寵”至12“嬰則未得與聞”為一意群。通過上面的陳述,晏子得出“明德觀行,勿而祟者也,非為美玉肴牲也”的結論,認為美玉肴牲跟“祟者”并沒有必然關系。在此基礎上,晏子話鋒一轉,將矛頭指向進讒言的割與梁丘據二人,指出了景公親佞遠賢,受二人蠱惑,不能“明德觀行”而移咎于祝史的情況,讓景公有所反思。

簡文的末尾,景公終被晏子說服,不誅祝、史,且“命割不敢監祭,梁丘據不敢監正”而命晏子兼之。旬又五日后,景公終于康復。

通過本文疏通,我們復原了《景公瘧》的大致輪廓。本篇也可對傳世文獻類似記載有所補正。比較典型的,《左傳》昭公二十年及《晏子春秋》“景公有疾梁丘據裔款請誅祝史晏子諫”章中“夫子之家事治,言于晉國,竭情無私。其祝史祭祀,陳信不愧。其家事無猜,其祝史不祈”。杜預以為“家無猜疑之事,故祝史無求于鬼神”。[17]通過簡文可知,所謂“家事”,當為“家吏”,即簡文中的“私吏”。[18]該句當作“夫子之家吏治言于晉國,竭情無私;其祝史祭祀,陳信不愧。其家吏無猜,其祝史不祈”。另《左傳》襄公二十七年“夫子之家事治,言于晉國無隱情,其祝史陳信于鬼神無愧辭”,當作“夫子之家吏治言于晉國無隱情,其祝史陳信于鬼神無愧辭”。[19]上述改動后,“家吏”與“祝史”對文,較故訓可謂文從字順。

又如,上引《左傳》昭公二十年及《晏子春秋》文中有“澤之萑蒲,舟鮫守之”句,杜預注“舟鮫”曰“官名”,莊述祖、段玉裁等謂“鮫”為“”。[20]簡文“澤梁使守之”與之對應,“”字可為莊段等人之說提供又一證據。

再者,上引《晏子·景公信用讒佞賞罰失中晏子諫》“比死者”句,向無達詁,簡文與之略有不同,何以如此,其文意到底如何理解,值得考慮。此外,簡文最后“公乃出見折”,《晏子春秋》也云“公疾愈”,而幾乎與之全同的《左傳》則刪去“公疾愈”三字,不承認疾愈與景公施政的關系,可見《左傳》編者高超的史識。

 

 



[1] 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159189頁。

[2] 何有祖:《讀〈上博六〉札記》,簡帛網,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596,200779日。

[3] 何有祖:《上博六〈景公瘧〉初探》,簡帛網,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05,2007711日。

[4] 李天虹:《〈景公瘧〉校讀二則》,簡帛網,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69,2007726日。

[5] 梁靜:《〈景公瘧〉與〈晏子春秋〉的對比研究》,簡帛網,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75,2007728日。

[6] 李天虹:《上博六〈景公虐〉編聯試析》,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編:《新果集——慶祝林沄先生七十華誕論文集》,科學出版社,2009年,第646頁,注1。

[7] 董熠:《先秦簡牘與經部古籍互證研究——以〈左傳〉為例》,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碩士學位論文,2014年,第32頁。

[8] 李天虹:《上博六〈景公虐〉編聯試析》,第643650頁。

[9] 梁靜:《〈上博六?景公瘧〉重編新釋與版本對比》,簡帛網,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901,20081125日,又見《中國歷史文物》2010年第1期。

[10] 倪薇淳:《〈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六)?景公瘧〉硏究》,臺灣師范大學中文系碩士學位論文,2009年,第11頁。

[11] 袁青:《上博簡〈景公瘧〉探析》,《光明日報》20151028日,第15版。

[12] 董熠:《先秦簡牘與經部古籍互證研究——以〈左傳〉為例》,第32頁。

[13] 程鵬萬:《上博三〈彭祖〉第4簡的歸屬與拼合》,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057,2010117日,又見《古籍整理研究學刊》2015年第4期。

[14] 《春秋左傳正義》卷49《昭公二十年》,《十三經注疏》,中華書局,1980年,第2092頁。吳則虞:《晏子春秋集解》卷7《外篇第七》,中華書局,1962年,第446頁。

[15] 董珊:《讀〈上博六〉雜記(續二)》,簡帛網,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08,2007711日。

[16] 吳則虞:《晏子春秋集解》卷1《內篇諫上第一》,第2930頁。

[17] 《春秋左傳正義》卷49《昭公二十年》,第2092頁。

[18] 董珊:《讀〈上博六〉雜記(續一)》,簡帛網,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607,2007711日。

[19] 《春秋左傳正義》卷28《襄公二十七年》,第1996頁。

[20] 楊伯峻:《春秋左傳注》,中華書局,1990年,第1417頁。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7年8月28日

本文發布日期為2017年8月28日

點擊下載附件: 1823要二峰:上博六《景公瘧》簡序新編.doc

下載次數:41

分享到:
學者評論

Copyright 2008-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200433 

 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亚洲AⅤ无码AV男人的天堂_亚洲Aⅴ天堂男人_亚洲Aⅴ天堂Av在线电影网_亚洲Aⅴ天堂Av天堂无码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